首页 > 孙吴演义 > 第29章 荆地借出都邑移 士燮归附南越安

我的书架

第29章 荆地借出都邑移 士燮归附南越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瑜得刘备寄孙权书,展阅后,心道:“刘备以匡汉朝为名,为刘璋辩解,以此阻挠西进,实阴含他意,此为诸葛亮之计也。”因此周瑜没肯罢手,仍催孙瑜引兵就道。

  恰会东吴欲取西川之息传入蜀中,刘璋部将袭肃知刘璋昏庸,不能成大事,早想异投,闻到东吴有进蜀之意,当即率部来投。

  周瑜当然接受,当即询问益州情况,更有把握取蜀,仍与孙瑜一起商讨攻克计策。孙瑜颇谙韬略,两人同名,与周瑜又相契合。

  计定,孙瑜当即由丹阳发兵,溯江至夏口,遥见前面排列战舰,阻住去路,不得不向他问明。

  忽有一人遥呼道:“请吴将答话!”

  孙瑜望将过去,乃是荆州牧刘备,便与言奉命取蜀,刘备朗声答道:“备与刘璋为托宗室,冀凭英灵,以匡汉朝。今刘璋得罪左右,备独竦惧,非所敢闻,愿加宽贷。备已贻书孙将军,无故攻刘璋,恐曹操袭于其后,劝他得休便休。君欲取蜀,请从他道。若不获请,备当放发归于山林,决不敢为天下失信哩!”

  孙瑜再欲有言,刘备竟退入船中,累得孙瑜无法再进,又不好与他交战,自伤和气,只得麾舟退回,报知周瑜。

  周瑜正想督军继进,接得此信,不由的忿怒异常,俗语说得好:“怒气伤肝”,周瑜得病未愈,哪禁得一番盛怒?顿致口吐狂血,晕倒地上,经左右舁周瑜至床,已是气息奄奄,延医调治,始终无效。自知病终不能起,因令书记草一遗笺,口授数语道:

  “瑜以凡才,昔受讨逆将军之遇(指孙策),委以腹心,遂荷荣任,统御兵马,志执鞭弭,自效戎行,规定巴蜀,次取襄阳,凭赖威灵,谓若在握。以不谨,道遇暴疾,延医疗治,有加无已,人生有死,修短命也,诚不足惜。但恨微志未展,不得复奉效命耳。方今曹操在北,疆场未静。刘备寄寓,有似养虎。天下事尚未知终始,此朝士旰食之秋,至尊(指孙权)垂虑之日也。鲁肃忠烈,临事不苟,可以代瑜。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倘或可采,瑜虽死不朽矣。”

  又道:“当今天下,方有事役,是瑜乃心夙夜所忧,原至尊先虑未然,然后康乐。今既与曹操为敌,刘备近在公安,边境密迩,百姓未附,宜得良将,以镇抚之。鲁肃智略足任,乞以代瑜,瑜陨踣(死)之日,所怀尽矣。”

  口授至此,已喘急的了不得,复大呼道:“既生瑜,何生亮?”呼罢即亡,寿止三十六岁。毕竟美人薄命,小乔又复丧夫。

  周瑜不拘鲁肃对待刘备与自意见相悖,临终前仍推荐鲁肃代他,实为心胸宽大,但这促使了刘备借荆州成为事实。

  周瑜死后,当由部将替他棺殓,并将遗书飞报孙权。孙权流泪叹惜道:“公瑾有王佐才,今忽短命,孤赖何人?”

  及阅周瑜遗笺,举鲁肃自代,因即命鲁肃为奋武校尉,使至巴丘,代领孙瑜营。

  周瑜有两子一女,奉榇还吴,孙权亲举隆重葬礼,并抚恤遗孀和子女。

  鲁肃往代周瑜任,道出寻阳,晤见寻阳令吕蒙,意尚轻吕蒙。

吕蒙少年好武,不读经书。吕蒙等将佐掌事后,孙权常劝多读书。孙权谓吕蒙及蒋钦道:“卿今并当涂(做官掌事的人)掌事,宜学问以自开益。”

  吕蒙道:“在军中常苦多务,恐不容复读书。”

  孙权道:“孤岂欲卿治经为博士邪!但当涉猎,见往事耳。卿言多务,孰若孤?孤少时历《诗》、《书》、《札记》、《左传》、《国语》惟不读《易》。至统事以来:省三史(《史记》、《汉书》、《东观汉记》)、诸家兵书。孤常读书,自以为大有所益。如卿二人,意性朗悟,学必得之,宁当不为乎?宜急读《孙子》、《六韬》、《左传》、《国语》及三史。孔子言‘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光武(刘秀)当兵之务,手不释卷。猛德亦自谓老而好学,卿何独不自勉勖邪?”

  孙权又对将钦说:“吕蒙以军中事务繁多为借口推辞了,我难道要汝研究经典成为博士吗?只要汝广泛阅读,见识从前的事情罢了,汝说事务繁多,哪里比得上我呢?我常常读书,自己觉得有很大的收获。“

  吕蒙经孙权勖令求学,始就学,笃志不卷,其所览见,旧儒不手。方专心攻习,手不释卷。蒋钦听了孙权之言,也从此用心读书。

  鲁肃途中与吕蒙相见,吕蒙置酒款待,谈论古今时事,各中窍要。谈到鲁肃将赴任,与关羽相边,如何对付关羽时,吕蒙问及鲁肃有何妙策道:“君受重任,与关羽为邻,将何计略,以备不虞?”

  鲁肃毫无准备,一时语哽,仓促回道:“临时施宜。”只是随口说道,即意为“到时相机行事。”

  吕蒙道:“今东西虽为一家,而关羽实熊虎也,计安可不豫定?”随即为鲁肃筹画五(又说有三策)策。

  而吕蒙则陈上三条妙计,鲁肃听后,确为可取,这使他大吃一惊。鲁肃起抚吕蒙背道:“吕子明(吕蒙字子明),我不意卿才如此,竟非复吴下阿蒙了!汝已有这等学问了。”阿蒙仍是吕蒙小名。

  吕蒙笑答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大兄何轻事觑人?”

  鲁肃乃重吕蒙,进拜吕蒙母后,才珍重言别。

  孙权闻后,甚为高兴,常与人感叹道:“人长而进益,如吕蒙、蒋钦,盖不可及也。富贵荣显,更能折节好学,耽悦书传,轻赐尚义,所行可迹,并作国士,不亦休乎!”

  鲁肃及抵江陵就任,仍执定前意,请暂将荆州,借与刘备。

孙权经反复权衡,认为今仍以抗曹为主,将南郡、江陵等地暂借出,使刘备置于曹操前沿,欲借刘备之力,共拒曹操。于是终复书鲁肃依议。

  作为借荆州地的一种补偿,刘备将长沙郡东北地让出,孙权就此立汉昌郡,治所在陆口。鲁肃退至陆口,即把江陵、南郡等地,借予刘备。此举留下孙刘口舌之争,以致后来兵戎相见。

  刘备令诸葛亮守南郡,关羽守江陵,张飞守秭归,自驻潺陵。至此自公安以西之荆州长江沿岸的全部重地,即东自江陵西至夷陵一线为刘备所控。

  孙权也因西进还是北伐犹豫不定。西攻益州,周瑜死后,受到在张昭等众臣的阻谏,宜为取蜀太于过早,不如先固江东,后取蜀。又借荆州于刘备,听从鲁肃之言,落为实处。从而西进攻益州,不可越刘备之阻,只能搁置,于是召孙瑜还守丹阳。

  再说自曹操回就邺中,曹操与孙刘形成对峙,又因扬州域跨越大江南北,江北为曹操所控,江南部分域为孙权所控。而曹操毅然以重臣丞相主簿温恢出为扬州刺史,同时又遣其原扬州别驾、现丹阳太守蒋济还继任扬州别驾。

  曹操深感孙刘之盟之强,如再向南征,急需一支训练有素的强大水军。为此目的,曹操在谯,将赤壁残兵集拢,且作船只,行治水军,不出四个月,即便打造出一支新水军。

  曹操为示军威,特使水军自谯起程,由涡河顺流而下,入淮河,出肥水,声势浩大,驰援合肥守军。

  曹丕作为曹操世子,参与重整军旅,给水军将东征增多色彩。他在情绪高涨之时,兴作《浮淮赋》以述军事之盛。

  东吴闻之,皆有惧色,北边守军更加严防。

  然而曹操忽闻庐江(安徽潜山)人陈兰、梅成据潜(霍山东北)聚众欲反。事还没出,庐江人雷绪首先起兵发难。曹操只得暂止东征,立即派行领军夏侯渊击败雷绪,既而派荡寇将军张辽督张郃、牛盖等攻陈兰,派于禁、臧霸等讨梅成,几经激战,大破雷绪、陈兰、梅成,曹操所控潜、庐江等地仍平。

  曹操平定叛乱,又复提东征,忽闻西凉犯境,故只得令暂固东南边陲,率兵西向,以后图东吴。

  由于孙权仍控扬州部分地域,为对付孙权,曹操令引水军自涡水入合肥,开芍陂屯田和以苍慈屯田淮南,即修治芍陂,茄陂等以溉田,这使屯田扩大,农耕大进,这就不但保证应需军用粮草,而且还使百姓殷足。又为巩固防御,增兵合肥,使张辽、东进、李曲等率七千余人屯合肥。

  孙权见曹操增兵合肥,水军又盛,认定曹操东南边陲已固,不敢冒然北攻。闻曹操领兵西凉,亲征马超、韩遂。知曹操暂不可南下,又闻交州变乱,即思略定岭南。

  岭南多居住越族人,越族人为古越国人之后代,性格彪悍,骁勇善战,是百越的分支,勾践即系他们老祖,故又称之南越。至越国被楚威王所灭,南越就各自独立山头,形成大大小小的多个部落,岭南的山地丛林,随处可见他们的身影。

  岭南设有交州,交州有诸郡,交州中的交趾郡为大。交趾一词,源于当地人觉睡时,头朝外,两脚内相交叉,故曰交趾。或曰其俗男女同川而浴而称之交趾。

  汉兴时,赵佗自立为南越王,传国五世。至汉武帝时,遂灭之,分置九郡,由交阯(趾)刺史管辖。

  东汉初年,锡光为交阯剌史,教其耕稼,制为冠履,初设媒娉,始知姻娶,建立学校,导之礼仪,方始文明。

  东汉末年,士燮为交阯(趾)太守。士燮字威彦,苍悟广信(广西悟州)人,王莽之乱避于交州,六世至士燮父士赐。汉桓帝时,士赐为日南太守,家势日盛。士燮少时游学于京师,父死后,州举茂才,朝廷即授巫(重庆巫山)令,后升迁为交阯太守。

  后交阯剌史改为交州剌史,士燮升迁为交阯太守不久,交州刺史朱符为蛮夷变民所杀,州郡扰乱。

  士燮以交阯太守之任收拾局面,上表弟士壹领合浦(广东雷州)太守,令次弟士黈领九真太守,弟士武领南海太守。士燮性情忠厚、心胸开阔,境内多人皆投于他,蛮夷也全归顺,由此,四兄弟基本掌控交州,然士燮没得到交州刺史之封。时下,士燮兄弟面临孙权和刘表二个近邻,士燮兄弟上奉朝廷,亲孙权而拒刘表。

  朝廷闻交州变故,遣南阳人张津为交州刺史,上任不久,又被部将区景所杀。荆州刺史刘表闻知张津死,即派零陵郡(湖南永州市)人赖恭接任张津空缺。恰时,交州苍梧郡郡太守史璜逝世,刘表又遣吴巨为苍梧郡太守。

  朝廷闻之,特赐士燮玺书曰:“交州绝域,南带江海,上恩不宣,下义壅隔,知逆贼刘表又遣赖恭窥看南土,今以士燮为绥南中郎将,董督七郡,领交交阯(趾)太守如故。”

“董督七郡”就是指将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阯、九真、日南七郡军政交士燮管理,士燮特遣使奉贡诣京都,朝廷特复下诏授士燮为安远将军,封龙度亭侯。此时,士燮虽与孙吴友好,但交州不归孙吴有,仍为朝廷直属州。

  吴巨与赖恭俱至交州,二人均欲接管交州,结果发生冲突。吴巨发兵攻击赖恭,赖恭被迫逃走,奔还零陵。

  孙权闻知,以为略定岭南时机已到,即任命临淮(江苏泗县南)人、番阳郡(江西番阳县)郡太守步骘为交州刺史,立武中郎将。步骘得到命,率军吏挺进岭南,次年又追拜步骘使持节,征南中郎将。

  吴巨见步骘军盛,阴怀异心,外附内违。这为步骘所察,步骘决定杀一儆百,即将吴巨诱出,进而诛杀。这事件威震全州,他人莫敢不服,士燮兄弟相率供命,愿归附孙权。

  孙权得知,为安抚南越士民,擢升士燮当左将军。士燮心存感激,为表忠心,特派子入质。孙权使士燮子为武昌太守,且拜士燮诸兄弟皆为中郎将。士燮兄弟授封拜后,积极效命。

随后孙权又升授士燮为卫将军,封龙编侯。弟士壹为偏将军,都乡侯。从此,士燮不断向孙权贡献,每遣使诣孙权,致杂香细葛,辄以千数,明珠、大贝、流离、翡翠、瑇瑁、犀、象之珍,奇物异果,蕉、邪、龙眼之属,无岁不至,士壹时贡马凡数百匹。孙权辄为书,厚加宠赐,以答慰之。孙权基本以非武方式略定南越,交州宾服。

  曹操西定回邺,闻孙权已略定岭南,也只能无奈,即遣阮瑀至江东。

此时,曹操为其开心,令造一铜雀台,随时游赏,且更迭下令,访求才士,不计名节,只尚有智谋。

  孙权略定岭南后,见曹操赤壁败后,水军恢复如此之快,又见招揽才士,不免有些惊恐。

阮瑀至江东,送来书信,虽述姻構交好,但却均充满敌意,处处威胁,此仍是一份招降书,也是一部宣战书。

  事在眉捷,孙权为防曹操来攻,召全臣会道:“赤壁战后,曹操北归,前又兴水军,耀武江淮,现有来书恫吓,孤思曹军将会南下,报复江东。为此,孤欲移都于秣陵,便于军事,众卿以为如何?”说着,就将曹操书信递出,以示全臣。

  众臣过目,长史张纮首先道:“书虽强横,不足威惧。秣陵,古楚武王所置,时名为金陵。地势冈阜连石头,访问故老,云昔秦始皇东巡会稽经此县,望气者云金陵有王者都邑之气。故掘断连冈,改名秣陵。今处所具存,地有其气,天之所命,宜为都邑。”

  张昭道:“秣陵原山丘陵之外,多为河湖沼泽。然而现随江入海口东移和秦河入江口的变化,水面渐缩小,沼泽渐演为肥沃之平地,可用以耕种。其高爽的台地虽宜为居住,但不能避免水灾。移都邑于秣陵,一旦遭遇洪灾,都邑不保。”

  吕蒙道:“都邑在京口,远离西部,不利西进,移至秣陵更利西进北顾。秣陵山丘较多,可将都邑建于山上,而免于洪灾。”

  张昭又道:“京口位东,曹强兵不易攻伐,而秣陵位于西北,近曹强水军,一日攻来,如何守城?”

  鲁肃道:“吾察秣陵台地周边,它西边有天堑长江和江岸良港,可利与吴后方相联。北有二山为天然屏障,山外便是大湖。秦淮水入湖涌注大江,使大湖与长江相通,湖又可为水军的泊船,且操练和军需。东边则有秦淮水的支流青溪,从青溪南下,可以连接秦淮水两岸民区。如曹操军北来,地势宜守难攻,进可杀敌,退可守城。”

  吕蒙又道:“拒曹还可在濡须水口立坞,以保护秣陵。”

  此时,有人却道:“上岸击贼,洗足上船,坞有何用?”

  吕蒙驳道:“兵有利钝,战无百胜,如有邂逅,敌步骑蹙入,不暇及水,其得入船乎?故为水上堡垒。”众人又作一番议论。

  孙权见全臣之议已倾出,就道:“众卿所议,皆有一定之理,总之移治秣陵有利有弊,然要看利大弊,还是弊大于利。今正处争战之期,主为战争考虑。秣陵是为军事要地,昔兄长曾将军府置于秣陵,是因秣陵有扼江控淮和天生城壁军事之要也。孤居江东,仍以水军为重,水军往来于长江,需适宜的港口作休整,石头山下的天然良港,在成金陵邑之后,一直为民所用。刘备东来,游于秣陵,周观地形,曾与孤言,也以为秣陵宜为都邑,这所谓为‘智者意同。’为避免洪水,可将城建于石头山。为确保新都邑,可作濡须坞。”孙权言出,众议仍止。

  张昭见孙权移都邑心意已决,也不便多言,就道:“既主公有意移都邑,昭也不用再道,然而秣陵之名不吉,可改其名为建业,即建功立业之意也。”

  鲁肃接下道:“应是建帝王之大业。”

  孙权听后挥了挥手,众臣静之,便道:“自今起就将秣陵改名为建业,建业即为孤之都邑。”众人听后,皆喜笑之。

  既是商定徙治秣陵,翌年,孙权令修整石头山上的金陵邑旧址,故又称之为石头城,用来贮存军粮器械。鉴于战争之期,显然更多地着眼于军事,在经济开发上是听其自然,城邑建设也很少动作。孙权仍以孙策曾用之将军府,略加修筑,临时充作宫室。

  不久,都邑由京口迁至建业,为增加建业邑之粮食供给,废江乘、湖熟二县,改设典农都尉。

  为确保都邑建业安全,同年九月,在无为濡须水口筑濡须坞,作为水军军港,以拒曹军。因濡须坞形似偃月,又名偃月坞或偃月城。为使战备军需,孙权还令周泰开始将兵屯岑,经营水利屯田,引岑水灌溉农田,扩大农耕。

  移都邑事刚定成,吴境内又发叛民。吴郡余抗民郎稚合众起反,复数千人,孙权令镇越名将贺齐出讨之,即破郎稚。

  贺齐得胜,孙权闻后,召贺齐到他驻地。贺齐当即还郡,孙权多赞贺齐。临别前,孙权出城饯行,特作乐舞象。赐贺齐軿车骏马,罢坐住驾,使贺齐就车。贺齐辞不敢,孙权使左右扶齐贺上车,令导吏卒兵骑,如在郡仪。孙权送出百余步乃回,并且注目望之,众人乐道:“人当努力,非积行累勤,此誉不可得。”

  这正是:周瑜病亡鲁肃代,治所西移秣陵邑。

  步骘南下交州定,齐贺平叛乐象舞。

  评:刘备借荆州,为后取蜀提供了方便,而为孙权取蜀却造成了障碍,此时孙权只能北向,与曹操抗争。都邑西移秣陵,实为军事考虑。略定岭南,使孙吴成为东南真真主人,后为在海上与各国贸易联络打下了基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