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孙吴演义 > 第26章 孙刘联盟共抗曹 曹操恫吓未成效

我的书架

第26章 孙刘联盟共抗曹 曹操恫吓未成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备等人送走徐庶,军中忽有人报:“东吴人鲁肃请见。”刘备等人觉得此时间有江东人来见,颇为蹊跷。

  原来孙权击溃黄祖仅才三个月,竟闻曹操就挥师南下,荆州时局急剧而下。

  孙权恐危及江东,又闻刘表死,与鲁肃议道:“曹操军南下,意欲攻荆州,孤思如曹操军占有荆州,必来江东,如何?”

  鲁肃道:“荆楚与江东邻接,水流顺北,外带汉江,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万里,士民富有,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今刘表新亡,二子又不和,军中诸将各有彼此。如刘备与彼协心,上下齐同,则宜抚安,与结盟好。如有离违,宜别图之,以济大事。江东可借吊刘表,遣人前去荆州,慰劳军中用事者,且说服刘备抚安刘表之众,同心一意,共治曹操,刘备必喜而从命。如能克谐,天下可定。今不速往,恐为曹操报先。”

  孙权道:“子敬所言极是,事已急也。孤就遣汝去荆州,如何?”

  鲁肃答道:“肃愿前往。”

  孙权道:“汝相机而行,察荆州情后速回江东,孤待闻汝息。”鲁肃当即起程,前往荆州。

  鲁肃独来荆地,到达夏口,闻到曹操军已向荆州进军,于是晨夜兼道。

  鲁肃当赶到南郡之时,闻刘琮已投曹操,大为震惊。又闻刘备惶遽奔走,欲南渡江。鲁肃只好改道,径迎向前,与刘备军当阳长阪相遇。当即向刘备军中人说明身份,要求见刘备。

  刘备闻报,即请鲁肃。彼此接见,互道殷勤后。鲁肃不知刘备思想如何,故探试刘备意道:“吾受主公之命本以来吊问刘荆州,不幸有如此局势,只得已在此与刘使君相遇,不知现刘使君欲往何方?”

  刘备一听鲁肃为吊刘表而来,其言不实。只因江东与荆州素无此来往,且江东刚大败刘表部将黄祖,占了要地。现是借吊之名而来,定有他谋。

  因而刘备佯答道:“前吾与苍梧太守吴巨有旧,拟即往投。”

  鲁肃听此,直截了当道:“苍梧僻处岭南,何足为助?愚意不如东投孙氏,孙讨虏聪明仁惠,敬贤礼士,江左英豪,都愿归附。今为君计,最好是与他联络,共御曹军。”

  刘备尚未及答,一旁诸葛亮即从旁插嘴道:“刘使君与孙将军,素未会面,如何轻投?”

  鲁肃笑答道:“令兄子瑜,现为江东长史,与肃友善,肃愿偕君同至江东,既可与令兄聚首,复可与孙将军共议大事。”

  诸葛亮乃语刘备道:“事机已急,愿奉命往见孙将军,合谋拒操。”诸葛亮本有此意,偏待鲁肃相邀,才肯说出,这才独立于东吴,而不被孙权所掣肘。

  刘备点首允诺,诸葛亮便于鲁肃东走夏口。

  路途恰与关羽水军相遇。渡过沔水(汉水),又得到刘琦的接应,一起来到夏口。

  诸葛亮与鲁肃走后,刘备等遂带领残众,从小路斜投汉津,后至行抵淝口。张飞断桥后,果有刘备所料,有追兵驰至。

  刘备正在惊惶,那江中有许多船只,扬帆驶到,船头立一大将,披甲横刀,此人正是关云长。刘备转忧为喜,忙率众人登舟。

  关羽留心审视,独不见糜夫人,便向刘备问明,刘备叹息道:“甘氏母子,尚亏是子龙救回,子龙入围数次,或说他北投曹操,我料子龙必不弃我,果然仗着百战,救回妻孥,糜氏已经殉难了!”

  关羽悲愤道:“往日猎许田时,若从羽言,可不至有今日的困厄!”

  刘备答道:“当时投鼠忌器,所以劝止,若天道辅正,怎知不转祸为福呢?”说着,遥见追兵将到,急命开船。

  关羽说是不妨,江夏太守刘公子,悉众来援,就在后面。道言未绝,果由刘琦引船千艘,顺流来会。

  关羽索性挥兵登岸,要与曹操军决个胜负。就是张飞、赵云,亦跃至岸上,与关羽驱杀过去,曹操军又皆吓退,反被关、张、赵三将,夺取许多甲仗,方才回船。

  时下曹操已据江陵,复拟东下。孙权出屯柴桑,观望成败。

  刘备南走,曹操和他的同属都认为,如刘备至江东,孙权必杀刘备,尤如公孙康杀袁尚、袁熙。惟奋武将军程昱以为孙权不但不会杀刘备,而且必然会之联合。

  而曹操则认为南下顺利,威慑四方,孙权恐惧,程昱多虑。故略作军事部署,使后军都督、征南将军曹仁和军粮督运使夏侯渊驻守江陵,以厉锋将军曹洪驻守襄阳,另以一部分水陆军由襄阳沿汉水南向夏口,且修书一封入吴,以示神威。

  再说诸葛亮与鲁肃共赴江东,来到柴桑,鲁肃引诸葛亮入见,孙权起座相迎,延诸葛亮入座。

  诸葛亮见孙权方颐大口,目有精光,料非庸主可比,因开口向孙权道:“海内大乱,将军起兵据有江东,刘豫州亦收众汉南,与曹操并争天下,两主志趣相同,真所谓无独有偶了。”诸葛亮徐徐引入正题。

  孙权皱眉道:“今曹操拥兵百万,顺流东来,或为我主战,或为我主和,究竟和为是,战为是呢?”

  诸葛亮又答道:“曹操芟夷群雄,平河北,破荆州,威震四海,虽有英雄,无从用武。故刘豫州遁逃至此,将军请自为计!若能举吴越兵众,与中国抗衡,不如早与曹操绝。否则按兵束甲,北面事曹操,尚可偷息苟安。今将军外似服从,内实犹豫,当断不断,祸至无日了。”诸葛亮用反激语。

  孙权不禁作色道:“刘豫州何不降曹操?”

  诸葛亮续道:“田横一青齐壮士,犹守义不辱,况刘豫州为汉室胄裔,英才盖世,众士并皆仰慕。事若不济,也是天命使然,怎肯卑躬屈节,甘心事操呢?”诸葛亮再激再厉。

  孙权至此亦勃然道:“我不能举全吴土地十万甲兵,俯首事人,计已决了!非刘豫州莫与敌曹操,但刘豫州新遭败衄,如何能抵制曹操军?”

  诸葛亮申说道:“刘豫州虽新败当阳,尚有关羽水军,不下万人,刘琦合江夏战士,亦在万人以上,曹操众远来疲敝,闻他追刘豫州,日夜行三百余里,古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就是此意。《兵法》亦垂诫云:‘必蹶上将军。’且北方人士,不习水战,荆州百姓,为曹操所迫,并非心服,可见曹操非真不可敌呢!将军诚能督选猛将,统兵数万,与刘豫州协力同心,必能破曹操。曹操被破亦必北返,荆吴势盛,鼎足形成,就在此举了。”仍是三分天下之策。

  孙权大喜道:“先生伟论,令人敬服,孤当与刘豫州合拒曹军。”遂命鲁肃引诸葛亮出帐,使与诸葛瑾相见。

  诸葛瑾现为江东长史,本为诸葛亮兄,避乱江东,因即臣事孙氏。兄弟重逢,自有一番密谈。

惟孙权既闻诸葛亮言,便召群下,会议出兵。适曹操遣使致书,由孙权展阅,书中略云:

  “近者奉辞伐罪,旌麾南指,刘琮束手。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将军其留意焉!”

  寥寥数语,却有震天骇地之势。由书已察觉,曹操已露骄态。孙权览毕后,并未有言,取示群下,大众统皆失色。

长史张昭道:“曹操挟天子威望,用兵四方,若欲拒绝,名不正,言亦不顺。况将军足以拒曹操,惟赖长江,今曹操得荆州,据有艨艟战舰,沿江东来,是长江天险,已无所用,不如往迎为便。这可上潘汉室,下保民物。”

  余众亦多附和张昭言,独鲁肃不发一语,嗣见孙权入内更衣,当即随入。孙权已知鲁肃意,握手与语道:“卿意如何?”

  鲁肃答道:“众议专欲误将军,众可降曹操,独将军不应迎曹操。”

  孙权便问道:“何哉?”

  鲁肃又答道:“如肃等降曹操,名位未必遽失,就使失位,也得安然还乡,评品等第,可作小吏,而后也可渐升迁至州郡官。而将军降曹操,将归何处?愿早定大计,毋惑众言。”

东汉末年,士人分品做官,似乎已成惯例。

  孙权叹息道:“子敬所言,正合我意。但欲敌曹操军,须用何人督师?”

  鲁肃接口道:“莫如周瑜。”

  孙权从鲁肃议,立即使人至鄱阳,召周瑜入商。

  为凭藉长江天堑,发挥水军优势,也便于同刘备联络,孙权此间特将治所从吴郡移驻京口(今镇江)。

  自孙权击破黄祖后,先是令周瑜驻守江夏。后孙权思知,江东如能长久,水军必强,故又召周瑜专训水军。此次急召周瑜,周瑜正在鄱阳湖督练水军,周瑜奉召即至。

  孙权正与众会议,周瑜来到,言和战情形时,周瑜奋然道:“曹操名为汉相,实是汉贼,将军承父兄遗烈,奄有江东,地方数千里,兵精粮足,当为汉家除残去害,奈何往迎汉贼哩?”

  孙权徐答道:“我并不欲迎操,只恐众寡不敌,故召卿一商。”

  周瑜扬眉道:“曹操今东来,实犯数忌。北土未平,马腾、韩遂,尚在关西,威胁许昌,为曹操后患,曹操乃一意东略,就是一忌。南人善水战,北人善陆战,曹操竟舍鞍马,仗舟楫,弃长用短,与吴越争衡,就是二忌。时值隆冬,天气盛寒,马无藁草,就是三忌。驱中原士众,远涉江湖,不习水土,必生疾病,就是四忌。荆州兵被迫投降,军心动摇,而水战主要依靠的是荆州兵,此为五忌。曹操朝中专权,遭士人反对,南下时杀大名士孔融示威,不得人心,此是六忌。曹操犯此数忌,多兵何益?恰巧刘琮投降,曹操不战大获,已滋骄心,骄兵必败,这正为吾辈所利用。将军擒曹操,正在今日,瑜愿将精兵数万人,出屯夏口,保为将军破贼,将军勿忧。”

  孙权听了周瑜言,投袂起说道:“老贼久欲篡汉,只忌二袁、吕布、刘表与孤数人,今数雄已灭,唯孤尚存,孤与老贼,势不两立,卿言当击,甚合孤意,这是皇天以卿授孤哩。”

  周瑜又说道:“将军可决意否?”

  孙权拔剑斫案,剁去一角,向众宣言道:“诸将吏如再言迎曹操,可视此案!”

  张昭等在侧,并皆失色,周瑜乃辞去。

  曹操既有骄态,江陵停下,没乘胜续追击刘备,迅速东下,这就使刘备得以喘息。

在诸葛亮和鲁肃的促成下,孙刘结盟很快形成。数日之后,曹操才率所部及新附荆州之众顺江东下。

  当下由鲁肃见周瑜,具述诸葛亮求援情事,周瑜即让鲁肃邀诸葛亮一见。

  诸葛亮与周瑜相见,寒暄已毕,谈及军事,诸葛亮笑语道:“一傅众咻,恐孙将军尚有疑虑,应该替他剖解,使知曹操军虚实,了然无疑,方可成事。”周瑜闻言称善。

  待诸葛亮别后,日已垂暮,周瑜吃过夜餐,乃复入见孙权道:“诸人劝将军迎操,无非因操虚张声势,说有八十万众,所以惊惶。其实曹操军断无此数,号军为八十万,实北兵十五六万,且不悉水战,久战成疲。至于荆州降兵,至多不过七八万,尚怀疑贰,不为买力。试想以疲兵疑卒,沿江东来,人数虽多,实不足惧。瑜得精兵五万,便可制操了。”

  孙权起抚周瑜背道:“公瑾所言,足释我疑。张子布等,各顾妻孥,毫无远见,大失孤望,独卿与子敬,与孤同心,孤已选得三万人,备齐粮械,烦卿与子敬、程普,即日先发,孤当再集军马,为卿后应。卿前军倘不如意,便还兵就孤,孤誓与曹操亲决一战,更无他疑。”周瑜乃告退。

  翌日即命周瑜、程普为左右督,鲁肃为赞军校尉,领兵三万,往会刘备,并力敌曹操。

  程普在诸将中,年齿最长,乃反为周瑜副,未免怏怏。及见周瑜调署人马,井井有条,才为叹服。

  周瑜见诸葛亮智出己上,欲招与同事,特向孙权陈明,令诸葛瑾留诸葛亮仕吴。

  孙权当然告诸葛瑾,诸葛瑾奉命留诸葛亮,诸葛亮反邀诸葛瑾同行,诸葛瑾乃返报道:“瑾弟诸葛亮已委质刘氏,义无二心,弟不留吴,亦犹瑾不往刘。且彼此既合力拒曹操,也不必计及亲疏了。”

  孙权因复告周瑜,周瑜便与诸葛亮同行,辞过孙权,联樯西进,行至樊口,刘备已守候多日,既见江东水军,便使糜竺犒军致意。

  周瑜恃才傲物,语糜竺道:“我本欲见刘豫州,共议良策,只因身统大军,不便轻离。若刘豫州肯屈驾来临,深慰所望。”

  糜竺应声还报,刘备只能“屈驾”乘单舸往见周瑜,问周瑜带得若干兵马,周瑜答称三万人,刘备尚嫌太少,周瑜微笑道:“兵不在多,恃在将才。刘豫州但看瑜破曹操便了!”

  刘备听后,赞了数语,以作鼓励,当即辞回。刘备对战胜曹操的信心不足,便不将主力开赴前哨,更不愿将自己的军队归周瑜指挥,留有后路。只是表上以作安排,以助周瑜攻曹操。

  建安十三年十月十日,周瑜统军再进,舟抵赤壁,与曹操军前驱相遇,两下交锋,曹操军败退,周瑜收军结营,屯驻南岸。

  曹操亦驻军北岸,夹岸相持。惟曹操军多系北人,不服南方水土,动辄呕吐,筋疲力软,未堪争锋,所以逗留不战。周瑜亦未得胜算,静觇敌变。

  转眼间已阅旬余,曹操见江中波浪,时作时止,舟军一经颠簸,便患晕眩,因此想出一法,把各舰连环锁住,船锁一起,可免动摇。暂做休整,准备冬尽春来,再谋进战。

  吴将黄盖,探知曹军动静,便向周瑜献计道:“寇众我寡,难与久持,曹操军方钩连船舰,首尾相衔,但教用火一烧,不怕不走。”

  周瑜微笑道:“我亦早有此意,但曹操军沿江巡弋,恐不容我舰过去,如何纵火?”

  黄盖跃起道:“何勿用诈降计?”

  周瑜鼓掌道:“此计非公复(黄盖字)不行,可先使人献书曹操,曹操若中计,便可成功。”

  黄盖奉令修书,交与周瑜阅过,待至夜静,乃派人送去。

  是夜寒月横空,水天一色,曹操对月感怀,与将佐痛饮数杯。乘着三分酒兴,出寨登舰,眺览夜景,忽见乌鹊一丛,向南飞去,不由的取过一槊,横搁船头,信口作歌道: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杜康作酒。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皎皎明月,何时可辍?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宴,心念旧恩。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歌方罢唱,蓦有军吏入报,谓东吴有人献书,曹操即将吴使召见,由吴使呈上书信,就阅灯下。

  这正是:子敬借吊使荆州,孔明受遣来江东。

  孙刘结盟终促成,曹操骄情呤歌诗。

  评:鲁肃出使荆地,引来诸葛亮。曹操出书江东,众人惊骇,都欲迎曹。独鲁肃意欲抗曹,诸葛亮以激将法以提孙权抗曹操决心,后孙权与经鲁肃商定召周瑜,联刘抗曹。此为三分天下之策也。如无此举,三国不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