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孙吴演义 > 第25章 刘琮降曹丢荆州 刘备败逃走荆南

我的书架

第25章 刘琮降曹丢荆州 刘备败逃走荆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却说刘备得诸葛亮相助,其谋略大增。会值刘备接得荆州来书,即与诸葛亮商议行止,诸葛亮答道:“想是因黄祖败死,故请将军,往议抵御孙吴,将军不妨前去,亮愿随行。”刘备闻言甚喜,便偕诸葛亮出城,同诣荆州。

  刘表邀入刘备道:“孙权大破黄祖,其势益凶,如再深入,如何抵御?”果是同议拒孙吴,这诸葛亮早已料着,劝刘备模糊对付。刘备则只言宜详探军情,再图抵敌。

  刘表因使人再探,返报孙权已回军,刘表乃放下了心。即邀刘备与宴,酒至半酣,刘表叹息道:“我年已老,诸子又皆不才,看来我死以后,此州非君莫属了!”

  刘备惊起避席道:“公何出此言?备怎敢当此重任?况公子皆贤,幸勿过忧!”

  刘表再欲有言,听得屏后有环珮声,乃不复出口。

  刘备亦从旁窥透,此时酒宴已毕,即起身告辞,退至客馆。见到诸葛亮,就与诸葛亮述及,诸葛亮笑语道:“将军何不承认下去?”

  刘备摇首道:“景升(刘表字)待我颇厚,我若夺彼位置,岂非薄情?我决不忍此出!”

  诸葛亮喟然道:“将军仁厚过人,但恐将来多费谋力了!”

  正谈论间,外间来了刘表子刘琦,因即延入,刘琦说了几句套话,便请屏人密谈。

  诸葛亮见之,不待刘备命,立即趋出。

  刘琦乃向刘备泣拜,悄悄谈及所遭之事,刘备听后,紧皱眉头,沉吟半晌,计上心来,因与刘琦附耳数言,刘琦这才别去。

  前已有叙,刘琦为刘表长子,少年失恃。刘表娶继室蔡氏,生子名琮,蔡氏因刘琦非己出,常劝刘表舍长立幼,且并娶侄女为刘琮妇。

  刘表溺爱后妻,免不得被他人盅惑,所以立嗣之事,始终未定。

  这位蔡夫人,又硬要干政,每遇刘表会见宾客,往往隔屏偷听,以防不利。所以刘备入宴时,有环珮声,传出外庭,便是蔡氏私听秘言。

  刘琦年已长成,恐为后母所害,日夜危疑,因此向刘备求计。刘备嘱他转问诸葛亮,又知诸葛亮小心慎重,未肯代谋,乃特为设法,令刘琦照行。

  次日,刘琦又至刘备处,刘备佯称未适,使诸葛亮答拜刘琦。刘琦延请诸葛亮入密室,自述苦况,求诸葛亮指教。

  诸葛亮默然不答,刘琦乃邀诸葛亮游览后园,共上高楼,刘琦复长跪求计,诸葛亮尚辞谢道:“这乃公子家事,外人怎敢与谋?”说着便欲下楼,哪知楼梯已经撤去,此非诸葛亮中刘备计,实防外人偷听,故有此举。

  刘琦复哀请道:“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言出君口,但入琦耳,先生奈何尚未赐教?”

  诸葛亮乃低语道:“公子应阅史事,独不闻申生在内而危,重耳在外而安么?”这两语将刘琦提醒,当即拜谢,便取梯接楼,送诸葛亮出去。

  诸葛亮返告刘备,刘备已知秘计,就拟向刘表辞行,凑巧刘表复来邀刘备,刘备闻召即入。

  刘表蹙额道:“江夏重地,必须得人接守,我欲遣长子往镇,未识可否?”

  刘备已知刘琦从中运动,因即怂恿道:“黄祖性暴,所以致祸。长公子宽厚仁恕,必能爱民,况有亲子弟为外藩,更足免虑,又何不可?”

  刘表又说道:“闻曹操在邺中整兵,意将南下,如何是好?”

  刘备即答道:“备愿出屯樊城,幸请免忧!”刘表当然乐允。

  刘备即起辞,回馆整装,顺便接取家眷,甘夫人已生子刘禅,表字公嗣,乳名阿斗,至是已将周岁了。

  刘备见刘禅体质壮伟,恰也心欢,当下使刘禅母子,乘坐一车,又用一车,载着糜夫人,自与诸葛亮跨马同行。至新野召集关羽、张飞等人,一古脑儿移入樊城。

  才阅数旬,忽由荆州来了急使,说是刘荆州病重,请刘将军速临一诀。

  刘备欲召问孔明,偏值孔明外出,迫不及待,只好带了赵云,匆匆至荆州。

  刘备趋入刘表寝室,见刘表病已垂危,不禁泪下。

  刘表亦感动流涕,与语道:“前与君谈及后事,谅君尚未忘怀?”

  刘备接入道:“备当竭力辅佐公子,不敢负托!”

  刘表复道:“我子不才,奈何?奈何?”

  刘备又劝慰道:“公子并能守城,何必多虑?”

  刘表拱手道:“全仗贤弟教导,愚兄就要长别了!”说罢,痰喘不止,刘备不便多坐,当即辞退。

  偏由刘表妻舅蔡瑁,及他将蒯越,邀刘备会议善后事宜,刘备只好暂留外厅,与之议事。

  蔡瑁、蒯越二人,佯与刘备商及立嗣问题,刘备沈吟无语。俄有一人入语道:“曹操已发兵邺中,来取荆州!”说至此,以目视刘备。

  刘备见是山阳人伊籍,素在刘表幕下,相识有年,此时两目相对,料知有异,乃伪起如厕。

  伊籍亦随往,低声语刘备道:“蔡瑁心怀不良,公宜急走。”

  刘备慌忙道:“如何外出?”

  伊籍道:“公可从后园出去,随我来。”伊籍导刘备至后园,开门引刘备出。

  刘备出了后园,又急道:“这又怎得疾走?”刘备尚忧无马。

  伊籍答道:“籍已将公坐骑,牵到此处,请公上马速行。”

  刘备没走几步,确见他马已在等候。刘备又言赵云在外,尚未得知,恐遭毒手,伊籍复道:“籍当往报赵将军,请公先行一步。”

  刘备乃加鞭疾驰,直出西门。再经里许,前面有一檀溪,阔约数丈。檀溪清流激湍,映带潆洄。

  刘备所乘马,叫作的卢,颇甚雄骏,惟额边生有白点,相马家谓不利主人,刘备却听诸命数,仍然乘坐。

  刘备及至檀溪,眼见是不能飞越,回顾后面,又见尘头大起,想有追兵到来,一时情急无奈,只好跃马下溪,马足陷入淤泥,几乎蹶倒,刘备惊惶道:“的卢,的卢,今日果要害我了?”话才说完,那马竟一跃三丈,跳过彼岸。

  殆有神助。刘备惊魂未定,似醉似痴,猛听得对岸大呼道:“刘使君何故遽去?”

  这一声方将刘备叫醒,遥顾对岸,是蔡瑁人马,他也不暇答话,纵马驰去。

  原来蔡瑁等赶到,见刘备乘马已过檀溪,亦暗生诧异,究竟是如何过的檀溪?他们不得而知。莫非真有神助?既天不决刘备,也只能收军自回。途次遇见赵云,问及刘备,蔡瑁答言已经回去。

  赵云已得伊籍通报,故无心详问,策马自行。到了檀溪,没见到刘备,又为刘备吃一大惊。返问守门军士,各言刘使君跃过檀溪,千真万确,赵云乃绕道至樊城,果然刘备已早归,安然无恙。心始宽慰。

  既而伊籍亦至,报称刘表已病殁,刘琦省疾被拒,仍回江夏。蔡瑁、蒯越已立表次子刘琮为主了。

  诸葛亮在旁叹息道:“刘琮竖子,怎能守此荆州?若不早图,必为曹操有。”

  伊籍接口道:“何不借吊丧为名,袭取荆州?”

  诸葛亮拍手赞成,刘备顾及刘表刚去,不宜伐丧,故独不愿,只派吏至荆州吊丧罢了,此为刘备却失之过厚。

  再说曹操乌桓被征服后,时下主剩五地还未完全平服,一是荆州刘表,二是江东孙权,三是依附于刘表的刘备,四有有益州之刘璋,五有西北方之张鲁、马超和韩遂。总而观之,但刘璋、张鲁昏庸,兵弱力寡,地处偏僻,不足为惧;而马超和韩遂已遣锺繇安抚,皆已归服。唯南方急等速平。

  曹操听闻黄祖为孙权所灭,知孙权其势渐盛,欲行南征。从乌桓回到邺城,稍作休整,经心腹一番议论,以为征荆州刘表正为合时。

  欲南取荆州,因恐朝右大臣,从中牵掣,索性奏罢三公,自为丞相。用崔琰为西曹掾,毛玠为东曹掾,司马朗为主簿,司马懿为文学掾。

  司马懿即司马朗弟,系河内温县人,司马朗字伯达,司马懿字仲达。崔琰尝谓司马朗不及司马懿,故曹操特引用。

  司马懿佯称风痹,不肯就职,经曹操察知司马懿诈,欲加收禁,司马懿始出就职。

  曹操安排已定,便拟整军南下,适大中大夫孔融,奏称王畿以内,不宜封建诸侯,又谓天下粗定,疮痍未复,不宜兴师。

  孔融之举明明与曹操反对,曹操当然怀恨。御史大夫郄虑,与孔融有隙,竟诬孔融在北海时,招合徒众,图为不轨,入朝后暗通孙权,讪谤朝廷,且与祢衡互相赞扬,祢衡谓仲尼不死,孔融答颜回复生,大逆不道,应坐诛夷。

  曹操有词可借,便令廷尉系孔融下狱。

  孔融有二子,并在幼年,闻父被收,尚对坐弈棋,左右劝令急走,二子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道言甫毕,缇骑已至,把孔融妻及二子,一并拘去。与孔融同斩东市,暴尸示众。

  京兆人脂习为孔融故友,尝戒孔融刚直太过,恐遭奇祸,孔融终因此遇害。

  脂习往抚孔融尸,嚎啕大哭,有人报知曹操,曹操命人执脂习,脂习长叹道:“文举(融字文举)已死,我亦不愿求生了!”

  曹操闻后,又偏不使脂习死,将他释放。脂习遂将孔融全家尸首,收殓埋葬,曹操亦不复问,便督率大队人马,疾驱南来。

  曹操军才抵宛城,荆州大震。蔡瑁、蒯越慌张失措,掾属傅巽、王粲等,想出一条乞降的末策,入内白刘琮。

  刘琮庸稚无能,有何主见?刘琮母蔡氏,至此也急得没法,不得不顾全性命,情愿将荆州全土,献与曹操。遂命王粲缮好降表,派吏送去。

  刘备留屯樊城,闻得操军南下,亟使人问刘琮如何抵御,刘琮尚忌讳言降曹操,未肯详告。

  直至曹操军已到新野,方遣掾吏宋忠,诣刘备报命,刘备才知刘琮已降曹操,且惊且怒道:“汝曹既欲降曹操,何不早告?今曹操军已至,方来报我,可惜可恨!”

  说着,复拔剑指宋忠道:“今虽断汝首级,尚未足泄恨,但大丈夫已经临别,杀人何为?汝可速去,教刘琮自思罢了。”宋忠抱头出去。

  刘备急与诸葛亮等,会议行止,诸葛亮进言道:“上策莫如取襄阳,下策只好走江陵。若待曹操军大至,区区樊城,如何能保守哩?”

  刘备踌躇半晌,方开口道:“据宋忠言,刘琮已赴襄阳,迎候曹操,今往取襄阳,势必害刘刘琮。刘荆州临殁时,向我托孤,我不能保护彼子,反去加害,他日死后,有何面目再见刘荆州?我意不如径往江陵。”

  刘备乃悉众尽行,路过襄阳,在城下驻马呼刘琮,刘琮惧不敢出。蔡瑁等且登城拒刘备,乱箭射下,刘备不得已,至襄阳城东,拜辞刘表墓,涕泣而去。

  荆襄士民,见备如此仁慈,不愿相舍,竟陆续赶上,随刘备同行,沿途又有人加入。刘备抵当阳,众至十余万,辎重数千辆,不能急走,每日只行十余里,将佐多向备进议道:“此去江陵,程途尚远,急宜倍道疾趋,方能速至,况士民相随,不能争战,虽多无益。若还要兼顾,恐曹操兵到,免不得玉石俱焚了。”

  刘备流涕道:“欲济大事,全赖人心。人愿归我,我何忍心弃去?”

  诸葛亮接道:“将军既不忍弃民,应遣关云长先赴江夏,借得战船数百艘,速来接应,方可无虞。”

  刘备依言遣关羽,关羽即驰去,刘备仍徐行如故。忽有探马走报道:“曹操已亲率大军,长驱追来了!”

  刘备因使张飞断后,赵云保护家小,孙乾、糜竺、伊籍等照顾百姓,自与诸葛亮、徐庶,缓辔同行。

  再说曹操接到刘综降表,趋至襄阳,既而由刘琮迎入。曹操便调刘琮为青州刺史,勒令东往,所有蒯越以下,悉数截留。

  阳封蒯越为光禄勋,韩嵩为大鸿胪,李羲为侍中,刘先为尚书令,王粲为丞相掾等,阴实剪刘琮羽翼,不使相从。又令韩嵩评品荆州士人优劣,给予相应官位。

  就在此时,曹操闻报潜山、六安等地有人反叛,即派张辽、于禁、藏霸等进讨,很快平定,合肥一线渐安。

  曹操在襄阳,听到刘备已南向江陵。江陵地处要地,且有粮储,怕为刘备据有。故使督曹纯和刚投过来的刘表大将文聘弃辎重,率万人骑急追,一日一夜行三百里,终在当阳县长阪追上了刘备。

  刘备正在前进,猝闻曹军从后追到,还想保全百姓,挥令同行,诸葛亮着急道:“祸在眉睫,奈何迟延?”遂促刘备疾驰,自与徐庶护刘备同进。

  哪知曹军已从后掩至,单靠一张飞截击,也是拦阻不住。曹操军冲入前面,曹顿将大众驱散,连甘、糜二夫人,也只好各走各路,不能相顾。

  赵云仗着一干长枪,左挑右拨,杀开一条血路,却已不见甘、糜二夫人,再从乱军中杀入。此时,有人见之,报告刘备道:“子龙已投曹军。”刘备却摇头不信。

  须臾,赵云在乱军中将甘夫人觅着,引回长坂坡。

  正巧张飞已走至坡上,据桥立马,见赵云送到甘夫人,便让令过桥,问及婴儿阿斗,才知由糜夫人抱去。

  赵云不顾死活,再回旧路,一枝枪神出鬼没,无人敢当,好多时杀散曹操军,救出糜夫人。

  糜夫人身已受伤,尚抱住阿斗,不肯释手,见了赵云,方将阿斗交付与赵云,一跃入枯井中,竟至殉难。

  赵云不遑捞尸,即将阿斗裹入怀中,单骑走回。

  张飞尚立在长坂桥上,等候赵云。赵云方至桥畔,后面追兵又至,忙呼张飞求援,张飞应道:“有我在此,请君放心!”遂让开一步,令赵云过桥。

  曹军大至,张飞令手下二十余骑,在桥后伏着,自己横矛桥上,瞋目大呼道:“我是燕人张翼德也,可来与我决一死战!”这声呼喝,好似空中起一霹雳,吓得曹操军纷纷倒退,没一人敢上桥与争。

  却说刘备奔走途中,幸有张飞断后,始得脱难。及见赵云救回甘氏母子,又闻糜夫人伤亡,禁不住百感交萦,潸然泪下。

  到了张飞驰至,报称毁桥拒敌,刘备失声道:“桥梁不断,曹军尚恐有伏,未敢追来,今已拆去,彼料我胆怯,必然追我,不如速走罢!”

  当下招集溃众,次第趋集,刘备等稍稍安心。独徐庶未见老母,很是担忧,刘备欲遣将往寻,有归卒禀报道:“徐母已被曹军拘去了!”

  徐庶不禁流涕,即起身辞刘备道:“本欲与将军共图大业,今失去老母,方寸已乱,不能为谋,请从此别!”

  刘备亦欷歔道:“卿莫非往投曹营么?”

  徐庶泣答道:“欲全老母,不得不尔。但此心仍属将军,决不为曹操设谋!”说至此,又与诸葛亮告辞道:“孔明大才,必能弼成王业,庶虽去,亦得放怀了。”

  于是徐庶舍舟登陆,由刘备亮等送至十里外,始与诀别。

  徐庶径诣曹营,幸母未死,乃留住曹操麾下,后由曹操表为御史中丞。

  刘备军溃败,迫使刘备弃去江陵之念,而曹操直扑江陵,占据了此荆州重镇。

  正所谓:子龙独骑救母子,翼德单立喝曹军。

  云长聚船接刘备,徐庶思母投曹操。

  评:刘表临终之时,尚未立嗣,为蔡氏趁机立又。刘备心仁,不为诸葛亮之见,终因刘宗投曹。刘备心厚,不愿弃荆民百姓独走,以致受曹操追败。可有赵云、张飞、关羽之勇,幸尚保全甘氏母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