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孙吴演义 > 第22章 曹操平北方南下 刘备至新野访贤

我的书架

第22章 曹操平北方南下 刘备至新野访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曹操既得冀州,且被封为冀州牧,自此曹操治所从许昌移至邺城,邺城就此实为汉朝廷,许都便成摆设,其政实出于此。

  曹操复想并吞幽、并诸州。幽州刺史高干,闻风纳款,自请归降,曹操仍令高干守原职。

  会闻袁尚窜入中山,为袁谭所攻,复走幽州,袁谭收得袁尚众,还屯龙凑,势力增大,有自主意,竟不听曹操命。

  曹操乃遣使贻书责袁谭背约,与他绝婚,当即出兵进击。

  袁谭不能敌曹操,退保南皮。

  曹操追至城下,围攻了一两月,尚未能拔。

  时已为建安十年正月,腊尽春来,残雪初霁,曹操为议郎曹纯所激,亲执桴鼓,促兵登城,兵士并力直上,搴旗斩将,齐集城楼。

  袁谭下城出走,甫离北门,突被曹洪截住,心慌力怯,由曹洪大喝一声,劈落马下。

  郭图、辛评尚在城内,俱为曹操军所擒。曹操命把郭图斩首,但将辛评贷死。

  青州别驾王修,正从乐安运粮回来,得知袁谭已被杀,便下马号哭道:“无主何归?”乃径诣曹操营,乞收葬袁谭尸。

  曹操嘉修忠义,准如所请,仍使王修至乐安运粮。

  乐安太守管统,不肯降曹操,曹操嘱王修取管统首级,王修不忍杀管统,执管统诣曹操,代请赦罪,曹操也即依从,且留王修为司空掾。

  郭嘉劝曹操延揽名士,借孚众望。曹操因随处招致,但有才艺可称,即辟为掾属,独不赦袁绍记室陈琳,悬赏购缉,竟得擒来。

  陈琳被曹操军擒住,解至曹操前,曹操盛怒相待。

  曹操及见陈琳温文尔雅,不禁起了怜才的念头,即霁颜问陈琳道:“卿前为本初作檄,但可罪状孤身,奈何上及祖父呢?”

  陈琳答说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公今罪琳,琳亦知罪了。活琳惟公,杀琳亦惟公。”

  曹操听了陈琳言,怒意益平,遂赦免陈琳罪,使与陈留人阮瑀,同为记室。

  袁氏旧臣崔琰,曾劝袁绍守境述职,不宜用兵,袁绍不肯听,终败官渡。

  后来袁谭、袁尚交争,各欲用崔琰,崔琰托疾并辞,为袁尚所囚,亏得陈琳营救,才释归河东。

  至是陈琳与曹操说及,曹操遂召崔琰为别驾从事。

  崔琰应召到来,曹操与语道:“孤查本州户籍,可得三十万甲兵,故向称大州。”

  崔琰从容道:“今天下分崩,九州幅裂,二袁兄弟,日寻干戈,冀民暴骨原野,未闻王师布德,存问风俗,救民涂炭,乃先估计甲兵,似非敝州士女想望明公的本意,望明公见察!”

  曹操乃改容称谢,视若上宾,使为世子曹丕师傅,留居邺城。

  曹操部署人马,欲往攻幽州。忽由袁熙部将焦触、张南,使人投递降书,内称慕风归义,已将袁尚、袁熙,逐奔乌桓,特此报闻。

  曹操当然大喜,特派吏宣慰,表封焦触、张南为列侯。已而并州刺史高干,举兵守壶口关,复与曹操绝。

  曹操遣部将乐进、李典,率兵往攻,多日不下。河内人张晟,河东掾卫固、范先等,又纠众应干,转寇渑崤间。

  曹操用荀彧计,议调西平太守杜畿,为河东太守。杜畿抵任后,阳与卫固、范先联络,暗中却解散叛众,使不相连。

  再由曹操遥结马腾,使击卫固、范先,里应外合,便将卫固、范先擒斩,再移兵讨灭张晟,河东复安。独高干据住并州,负奭如故。

  建安十一年正月,曹操亲率大军,出击壶口关,围攻至两月有余,关上守兵,不堪疲敝,因开关纳入曹操军。

  高干闻壶口失守,无险可恃,不得已留吏守城,自诣匈奴求救。匈奴久已服汉,不愿与曹操构衅,当即拒绝高干。

  高干率数骑驰回,途次闻知并州降操,害得无家可归,乃南奔荆州。道过上洛,被都尉王琰截住,斩首献曹操,并州又为曹操有了。袁绍属地,至此悉归曹操。

  曹操复顺道东略边疆,黑山豪帅张燕,率众十万人来降,受封列侯。

  独海贼管承,不肯归附。曹操使李典、乐进为先锋,击走管承众,管承窜入海岛,曹操乃还师,至邺城度过残冬。

  经春行赏,奏封功臣二十余人为列侯,且特陈荀彧功状,荀彧已受封万岁亭侯,至此更增封千户,又欲进爵三公。荀彧使荀攸再三辞让,方才停议。

  曹操尝谓忠正密谋,抚宁内外,莫如文若,次为公达。文若即荀彧字,公达即荀攸字。荀彧封侯后,荀攸亦得封陵树亭侯,叔侄并荣,一时称最。

  曹操且将爱女嫁荀彧长子,联为姻娅,好算是相得益欢了。荀彧妻为中常侍唐衡女,今得曹操女为子妇,比妻尤荣。

  且说袁尚、袁熙,奔往乌桓。乌桓部酋蹋顿,为故王印力居从子,占住辽西偏隅,素与袁氏相往来,袁尚、袁熙往奔,当然迎纳,拨众相助,使复故土。

  早有幽州边吏报达曹操,曹操便拟北伐,先凿平虏、泉州二渠,作为运道,然后指日出师。

  诸将皆有疑议,或谓袁尚、袁熙垂亡,蹋顿未必为用。或谓大军北征,刘表刘备,将乘间袭许,不可不防。

  独郭嘉与曹操同意,排斥众议,行至易城,曹操又接受郭嘉建议留下辎重,轻骑速进,掩彼不备,经过艰难险阻,曹操军终于悄悄平到距柳城仅百余里。

  蹋顿才得闻知,当下仓皇部署,带同袁尚兄弟,领数万骑,出截操军。

  曹操正抵白狼山,与敌相遇,遥见虏众甚盛,部下多有惧色。

  曹操登山望虏,顾语部将张辽道:“虏众不整,虽多无益,卿可为我先驱擒虏!”

  张辽应声下山,当先突阵,许褚徐晃于禁等,随后继进,立将敌阵捣破。

  蹋顿正在惊惶,不防张辽杀到,兜头一槊,刺落马下,眼见得不能活命了。袁尚、袁熙早知曹操兵厉害,又见蹋顿落马,慌忙返奔,虏众大溃。

  曹操下令招降,胡汉兵民,先后投诚,共得二十余万口,遂整军驰入柳城。

  嗣探得袁尚、袁熙兄弟,奔投辽东太守公孙康,诸将请进击辽东,曹操微笑道:“不必不必!袁尚与袁熙自投死路,管教公孙康送首到此,还费甚么兵力呢?”

  大众将信将疑,曹操却分兵屯守柳城,自率诸将还师。将士伤亡无几,只郭嘉不服水土,竟至得病,返至易城,病重而亡,年只三十有八。

  曹操亲为祭奠,哭泣尽哀,荀攸等从旁劝解,令子郭奕袭爵。

  正拟由易城还邺城,忽由辽东遣使到来,献上首级二颗,一是袁尚首,一是袁熙首。

  诸将俱服曹操先见,但尚未知曹操如何料着,因齐声问曹操,请曹操析疑。

曹操笑说道:“公孙康素畏袁尚、袁熙,今袁尚、袁熙穷蹙往投,我若急击,彼且并力拒我,惟我已退兵,免彼后虑,彼乐得杀死袁尚、袁熙,向我示惠,这是情理上应有事件,诸君但未细思哩!”众将方皆拜服。

  曹操表封公孙康为襄平侯,拜左将军。曹操随返邺中,将幽、并二州及司州之河东、河内、冯翊、扶风四郡皆并入翼州,养兵蓄锐,再图南略。

  曹操会闻荆州牧刘表,遣刘备出屯新野,为北伐计。乃遣部将夏侯惇、于禁等,率兵万人,南行拒刘备。

  刘备自汝南奔依刘表,刘表早闻刘备英名,又是同宗,亲自出郭三十里迎接,刘备见刘表,执礼甚恭。刘表亦相待甚厚,玄德引关羽、张飞等拜见刘表,刘表遂与刘备等同入荆州,分拨院宅居住。

  未几,刘表向刘备道:“贤弟久居此间,恐废武事。襄阳属邑新野县,颇有钱粮。弟可引本部军马于本县屯扎,何如?”刘备领诺。

  次日,刘备谢别刘表,引本部军马径往新野。自此以后,军民皆喜,政治一新。

  建安十二年春,甘夫人生刘禅。是夜有白鹤一只,飞来县衙屋上,高鸣四十余声,望西飞去。临分娩时,异香满室。甘夫人尝夜梦仰吞北斗,因而怀孕,故乳名阿斗。

  此时曹操正统兵北征,刘备乃往荆州,向刘表道:“今曹操悉兵北征,许昌空虚,若以荆襄之众,乘间袭之,大事可就也。”

  刘表曰:“吾坐据九郡足矣,岂可别图?”刘备默然,自归新野。刘表素无大志,不愿远图,果不出郭嘉所料。

  光阴易过,倏忽五年。袁氏败亡,曹操重回邺城。刘表复觉生悔,乃邀刘备与宴道:“近闻曹操提兵回许都,势日强盛,必有吞并荆襄之心。昔日悔不听贤弟之言,失此好机会。”

  刘备道:“今天下分裂,干戈日起,机会岂有尽乎?若能应之于后,未足为恨也。”话虽如此,心中总不免惆怅。

  刘表道:“吾弟之言甚当。”相与对饮。酒酣,刘表忽潸然泪下。刘备问其故。

  刘表道:“前妻陈氏所生长子刘琦,为人虽贤,而柔懦不足立事。后妻蔡氏所生少子刘琼,颇聪明。吾欲废长立幼,恐碍于礼法。欲立长子,争奈蔡氏族中,皆掌军务,后必生乱。因此委决不下。”

  刘备道:“自古废长立幼,取乱之道。若忧蔡氏权重,可徐徐削之,不可溺爱而立少子也。”刘表默然。

  刘备自知语失,起座如厕,自视髀肉复生,不觉潸然泪下,回至席间,面上尚有泪痕,为刘表所见,向刘备诘问。刘备实告道:“备尝身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久不骑马,髀里肉生,日月如流,老已将至,功业却毫无建树,所以不能无悲呢!”

  刘表乃遣刘备出屯新野,刘备宴毕即行。既至新野,得与颍川人徐庶相遇,延为宾佐,凑巧曹操将夏侯惇、于禁,引军来攻。徐庶为刘备划策,自烧屯粮,出城南走。

  夏侯惇与于禁疑刘备怯战,麾兵急追,不意伏兵四起,掩击一阵,杀得夏侯惇等七零八落,收拾残众,逃回邺城中。

  刘备复至新野,待徐庶益厚,徐庶语刘备道:“南阳有诸葛孔明,世称卧龙,将军亦愿相见否?”

  刘备忙说道:“既有这般名士,怎不愿见?但比君才具何如?”

  徐庶答说道:“孔明尝自比管仲乐毅,如庶不才,怎得相拟?”

  刘备又说道:“君既与彼相知,请即劳君一行,邀与俱来。”

  徐庶摇首道:“此人可就见,不可屈致,将军宜枉驾相顾,或可出来预谋。否则虽厚礼招聘,恐卧龙未必出山呢。”

  刘备听了徐庶言,乃留徐庶与赵云等守城,自偕关羽、张飞二人轻车简从,径往南阳。

  一时访不着孔明,只遇一襄阳名士司马徽,两造叙述姓名履历,才知司马徽字德操,隐居不仕。

  刘备虽与司马徽初次会面,但见他道貌清癯,料非庸俗,因叩问世事,并乞相助。司马徽答语道:“山野鄙夫,未识时务,识时务须求俊杰,此间有伏龙、凤雏,皆济世才,得一人便可定天下。”

  刘备问伏龙、凤雏,姓甚名谁?司马徽答称诸葛孔明、庞士元。

  刘备即说道:“此来正欲访卧龙先生,可惜未遇。”

  司马徽答道:“卧龙高卧隆中,若果诚心相访,当肯出见,幸勿轻视此人。”刘备唯唯谢教,方才告别。越日又往隆中,访问孔明。

  隆中系是山名,在襄阳城西二十里,为南阳属地。孔明名亮,本系琅琊郡阳都县人,就是故司隶校尉诸葛丰后裔,父诸葛珪早卒,诸葛亮与弟诸葛均随叔父诸葛玄,徙居南阳。诸葛玄与刘表有旧,旋亦病殁,诸葛亮遂就隆中结一草庐,躬耕陇畔,好为《梁父吟》。平居与博陵人崔州平,汝南人孟公威,颍川人石广元,常相往来。就是徐庶,亦与为知友。徐庶等学务精纯,惟诸葛亮独持大体,尝与徐庶等晤叙道:“君等出仕,可至刺史、郡守。”及徐庶等问诸葛亮志趣,诸葛亮微笑不答,自命不凡。

  诸葛亮知刘备过访,未肯遽见,第二次复谢绝,直至刘备三次枉顾,方才出迎。

  刘备见诸葛亮身长八尺,貌秀神怡,头戴纶巾,纶音关。身披鹤氅,飘飘然如神仙中人,不由的肃然起敬,便向诸葛亮拜手道:“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前已两次晋谒,留告姓名,今日得蒙接见,不胜荣幸。”

  诸葛亮从容答礼,亦自道歉衷,彼此谦逊一番,各归坐位。

  刘备始自述本意,请诸葛亮出山,诸葛亮推辞道:“索性愚野,无志功名,将军如忧国忧民,还请另访高士。”

  刘备慨然道:“德操元直,并极称扬,先生不出,如何安国?如何定民?”

  诸葛亮乃笑问道:“将军意欲如何?”

  刘备移坐密告道:“汉室倾颓,奸臣窃命,主上蒙尘已久,备不度德量力,欲为天下声明大义,只恨智浅术短,迄无所成。惟私心耿耿,不甘作罢,所以敬候先生,幸乞赐教。”

  诸葛亮因说道:“自从董卓构乱以来,豪雄并起,跨州连郡,不可胜数。曹操比诸袁绍,名微众寡,乃竟并吞袁氏,转弱为强,虽赖天时,亦借人谋。今操已拥众百万,挟天子令诸侯,此实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民附,贤能乐为彼用,根基已固,不可轻图,只能与他结好,恃为外援。荆州北据汉淝,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自古称为用武之地,主不得人,决难坐守,天今留待将军,将军可有意否?还有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向号天府,高祖尝得此以成帝业。今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不知存恤,草野智士,望得明君。将军为帝室世胄,信义著闻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守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孙权,内修政治,待天下有变,可命一上将,自荆州出向宛洛,将军自率益州众士,出向秦川,百姓必且箪食壶浆,欢迎将军,岂不是霸业可成,汉室可兴么?”规划分明,了如指掌。

  刘备喜答道:“先生所言,足开茅塞,但愿不弃庸陋,出山相助,俾备得随时领教。”

  诸葛亮又推让道:“将军雅意,本当敬从,但亮疏懒已久,恐多废事,未敢应命。”

  刘备黯然道:“先生具此大才,不肯为备屈驾,备原不幸,汉且垂亡。”说至此,语带哽咽,竟至泪下。肝胆如揭,诸葛亮不禁感激,因即允诺。

  刘备乃命关羽、张飞入拜,留赠玄纁束帛,诸葛亮不肯受,经刘备再三诚恳,方才收下。

诸葛亮与刘备、关羽、张飞三人,同至新野,当由徐庶等接入,故人聚首,当然相亲。

  刘备更待诸葛亮若师,情好日密。关羽、张飞二人,颇有疑议,刘备独与语道:“我得孔明,仿佛如鱼得水,幸勿复言。”关羽、张飞乃止。

  可见得才如诸葛,唯刘备方能揽用,自是君臣相得,言听计从,三分天下之策,就此开始了。

  这正是:访得天下才,从此断流散。

  闻得国策言,心方有主根。

  评:曹操悉兵谋袁氏,实属一步险棋。惟郭嘉和曹操皆看出刘表素无大志,力求自保。孙权新位,仍得巩固,不可外图。纵使刘表听刘备之言,乘隙攻许,掌握主动,其后果就迥然不同。刘备请出诸葛亮出山相助,此仍是天助刘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