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孙吴演义 > 第13章 孙策连略江东城 刘繇败走王郎逃

我的书架

第13章 孙策连略江东城 刘繇败走王郎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却说孙策攻破海陵,就转攻湖孰。湖孰守军早听闻孙策军的威武,秣陵等地快速攻破,现又听到海陵,只经得一战便被拿下。湖孰守军们现听到孙策攻来,人人胆战心惊。他们吸取前城池陷落的教训,采取固城自守,不予出战战术。

其实海陵也采取此种战术,只不过自恃勇猛,心怀饶幸,受到孙策之诱惑,出城一战,以致战败城破。

孙策率军至达湖孰城下,只见城门紧闭,若是无人守城。

孙策心道,难道湖孰守军见我军到来,都闭门逃了?但又一想觉得可疑,不如先令兵攻城,以观动静,再作断定。于是孙策不管三七二十一,手一挥,兵将齐上。

当兵将接近城时,忽从城头上冒出许多将士向孙策兵四射,这使孙策大惊,趁着没什么伤亡,立刻令鸣鼓退回,再作计较。

  退回的韩当,见到孙策道:“看样子湖孰守将甚比海陵狡猾,他们竟然与吾等玩阴的。”

孙策道:“海陵逃兵可能早已来到湖孰,并将海陵攻破之况告之湖孰守将,湖孰守将这才作出如此计策。”

韩当道:“那只能按常规攻城了。”

孙策点头道:“传令下去,整顿攻城战具,准备再攻。”

韩当道:“善。”随即就作攻城的准备去了。

  经一番准备,再度攻城,不料几次下来,仍没将湖孰攻破。

孙策正遇焦急万分之时,周瑜入帐献计道:“几经观察,吾发现守军都集中在北门,且准备了甚多的箭石,如单从北门攻入,一时难以攻破。吾料南面守军必少,如吾率部分兵士暗自潜入南边,从南面攻入,定能破敌。”

孙策道:“此计甚佳,吾在北门佯发动猛攻,以作掩护。”

周瑜道:“吾如在南面突破成功,就向空中放一火箭,以此为号。”

孙策道:“善。”

  孙策、周瑜双方约好后,孙策便分兵于周瑜,随即就分头按计行事。

等至夜幕落下,周瑜领兵暗暗潜入城南边。

孙策估计周瑜已到达城南,就佯向湖孰发起了猛攻。孙策故意虚张声势,鼓声阵阵,又是在夜下,城中守将十分惊恐。

大约半柱香时间,孙策只见空中出现了火箭,隐约中见到城头上有了周瑜兵,守兵陆续被杀,城北门打开,孙策一声号令,趁机率军杀入,湖孰攻破。

  原来周瑜暗中来到湖孰南边,果然不出所料,南门守兵甚少,周瑜率兵轻脚轻手上了城头,出其不意,杀了城头上的几个守兵,即引兵入城,周瑜按约放出火箭后,迅速从南面攻向北门。

至达湖孰北门,周瑜兵分二部,一部分由自亲率直向城北门头杀去,另一部分由黄盖率领,攻上城墙上。

片刻,周瑜斩杀守门将,打开城北门,孙策率大军涌入。湖孰城守军见城内皆为孙策兵,不敢反抗,除少数兵逃出城外,其余皆降孙策。

  湖孰破后,孙策见城中藏粮甚丰,取出一部分作为军粮外,大犒兵将。稍作修整,次日,就来到江乘城下。

  江乘与湖孰一样,紧闭城门,孙策怕象湖孰一样,有人从城头放箭,就令兵略试攻城。但不见城头有箭射出,于是孙策就令兵用巨木硬将城门撞开,孙策兵顺利攻入。没经多少厮杀,守军有的降,有的四处逃窜。

  原来守城将士听到孙策军强势,势如破竹,降战二种意见相持不下,所以城门虽关,但并没做好任何防守,等孙策军撞开城门,主战的兵将方与孙策军对杀,但几经几下,已知不敌,就四处逃窜。主降者向孙策军投降,孙策均收之,留作兵用。

  孙策连破海陵,陷湖孰、江乘后,直指曲阿。为使江东战局更为有利,孙策商定,使周瑜独向西行,以扩战果。

  江乘被破,一些守兵逃至曲阿,向刘繇报告江乘等城被破情况。其实除江乘刚破外,其他几城的败报,刘繇早已闻报,他知孙策军将至,急忙整备兵械,以应对孙策来攻。

  却说先前助北海相孔融以解都昌城之围的太史慈,闻同郡的扬州刺史刘繇受到孙策攻击,已连破数城,自倚勇猛,总想找机会会会孙策。

恰巧孙策来攻曲阿,太史慈前往曲阿,来省刘繇,似是相助。

兵报入刘繇,刘繇因太史慈与己同郡,传入相见。

太史慈入帐向刘繇行礼,而刘繇却以前辈自居,稍以欠身作答,且问太史慈道:“闻汝曾依孔北海(指孔融),今日何故来此?”

太史慈答道:“孔北海早已解困,现闻明公亦至受敌,故特来效力,愿为前驱!”

刘繇却淡淡的道:“我亦闻汝忠勇,可惜少未更事。既来助我,可为侦察敌情,待我破敌后,迁擢未迟!”

太史慈听后,觉刘繇轻视,失望而出。

刘繇之左右见刘繇有些大话,不肯用太史慈便劝道:“太史慈相助孔北海,英武过人,何不使为大将?”

刘繇摇首道:“许子将(许劭字子将)月旦评事,从没提过子义(太史慈字),吾若重用子义,许子将能无笑我么?”左右听后仍罢。由此可见,刘繇用人过于迂腐,其果必败已有初显。

  太史慈虽有不乐,然仍受为刘繇所驱,率骑卒二人,前往侦探敌情。

此时,孙策军已至近城,驻营神亭。

太史慈路经途径,突与孙策相遇,孙策将太史慈等阻住。孙策当时有从骑十三人,就是韩当、黄盖诸宿将。

太史慈本未认识孙策,但看其中有一青年威武,料知不是常人,便喝问道:“谁为孙策?”

孙策见太史慈独饶胆量,也觉称奇,即应声道:“我便是,怎么?汝又是何人?”

太史慈答道:“我仍是刘刺史之人,人人皆怕汝孙郎,我太史慈独不怕汝!可能与我交战百合否?”

孙策笑着答道:“要战就战,我岂怕汝不成?且既愿与汝独身自斗,免得说我恃多欺寡哩!”

说罢,孙策即令韩当等退后,自己纵马向前。

  太史慈见纵马独来,确是有些英勇,也独自拍马过去,二马相对,兵器相交,为光四溅。第一个回合,俩人便知棋逢对手。俩人回马再战,连战数十合,不分胜负。

  经来回数十个回合,太史慈这才得知,孙策果然勇猛,他主动跳出战圈,喝采道:“好一个孙郎,真是名不虚传。”

一面说,一面拍马便走。孙策怎肯舍太史慈,且追且呼道:“休得用诈败计诱我,我总要擒汝方回!”

太史慈好像没听到似的,并没有理睬,只管前走,而孙策则紧追不放。彼此跑了数里,太史慈忽兜回马头,与孙策再战,又大战十个回合。

孙策觑隙刺太史慈,太史慈眼明手快,纵辔一跃,槊中马首,马忍痛一俯,太史慈亦把头一低,背上短戟,被孙策掣去。

孙策正在得意,冷不防太史慈又复跃起,竟将孙策兜鍪取去,两人正在相持,韩当等人已经赶到。

刘繇亦遣将寻太史慈,二队人马相遇,一番混战。俄而两边俱有大军驰至,天色垂暮,二军都觉不宜开战,始各鸣金收军。

  太史慈自恃勇武,出战孙策有功,想必刘繇要给奖赏,说不定还能给个将军职位。于是收军后,兴奋地还见刘繇,不料刘繇眉皱不快,反责斥道:“汝为可轻战启衅?如吾大军莫不及时驰至,汝等还能回么?”

太史慈听后,象似一舀冷水浇下,心怀热情降至冰点,他怏怏道:“不是吾挑衅,吾等趋至路中,孙策等阻吾去路,方与动手一战。此战吾军并非败,孙策并不可怕!”

刘繇见太史慈还在纠辩,便引怒意斥道:“此事就此罢了,后不能再有,汝若没吾之令,严禁再出!”

太史慈听后,心灰意冷,不再有言。

刘繇左右部将听闻太史慈被斥,也为他不平,他们暗自想到,太史慈如此勇猛,不但得不到奖赏,而且还受到责斥。于是人人心生二意,不愿替刘繇尽力,这使得曲阿城失守在即。

  孙策经与太史慈一战,得知刘繇部下中确有勇猛者,便不敢轻视,也不敢冒然攻城。停顿数日,好作准备。

正当孙策与韩当研究攻城计策之时,黄盖突入帐道:“据刘繇军中传出,太史慈上次与吾等交战一次,不但没得到褒奖,反为刘繇痛斥。”

韩当惊道:“噢!?”

孙策接道:“此为好事,吾等破城在即。”

韩当、黄盖等不解看着孙策道:“何以见得?”

孙策道:“刘繇这样责斥太史慈,部将定会为太史慈不平,太史慈也会灰心懈体,不为出力,吾等攻城有望了。”

韩当这才猛醒道:“将军所言极是,太史慈如此猛将都得不到重用,吾观刘繇确实必败。”

孙策叹道:“惜太史慈不能为吾所用。”孙策之叹,有收服太史慈之意。

  攻城准备一切停当,孙策率军对曲阿发起了最强的攻势。

刘繇也不示弱,率军防守,因守城准备较为充足,孙策军受到强力的抵抗,一时不能攻破曲阿。

正在焦虑之际,吴景来到孙策面前道:“我曾为丹阳太守,曾有许多旧识,可招为我用,曲阿城不难坚破。”

孙策道:“怎为我用?”

吴景道:“可射书信入城内,约同起义。”

孙策道:“善!”

  于是吴景作劝降书,孙策阅后,置于箭头,射入城中。

箭书恰为本地曲阿守兵得到,他们展开箭书一瞧,见书为前太守吴景所写,信上大略内容为,汝等成兵守城,是为迫不得已,曲阿被围,城即将破,如能配合攻城,不但不究,而且将会立功,得到重赏。有意者可在今日三更时节,以举火炬为号,我军即上城墙,收复曲阿。

降书阅后,有几个是吴景旧识道:“吴太守曾为丹阳太守,说一不二,曲阿迟早要破,不如降了吴太守。”

又有几个人道:“想当初,太史慈英勇无比,与孙策大斗一场,不但没受到刘剌史的奖赏,反而受到重斥,不如就此降了,也能到重赏。”

兵吏听后,一致同意,暗暗地按劝降书约定,三更之时,举火炬为号,投降孙策。

  时至三更,果见城墙上出现火炬,孙策悄悄发起攻城,先驱小兵试之,以防有诈,只见兵士轻易从云梯上攻上城墙,并没见到箭射投石。不一会又见城门被打开,孙策挥手领兵大进,守军见孙策军涌进,终不能抵御,城池很快被破。

  由于刘繇终不会用人激励将士,使守城将士不能同心同德,以致曲阿失守。刘繇夜间闻到孙策兵杀进,就知曲阿城已破,只得领少数兵马奔走丹徒。太史慈没有跟随,只是西走泾县。

  当然,投向孙策军的兵士,孙策兑现承诺,得到了孙策的重赏。这为吴景后来重新执掌丹阳,更好地赢得民心打下了基础。

  刘繇来到丹徒,遂溯江南,想保住豫章,便驻守在彭泽。但先前的笮融被孙策驱逐,在秣陵县南不能立足,早先也带着残余逃到那里。笮融一到那里,就杀了当地太守朱皓,入居郡中。

刘繇闻知后,引起了极大的不满。认为太守朱皓无罪,笮融不应无故将他杀死,便率兵声讨笮融,但笮融已经立足,且有相当的实力,结果刘繇被笮融击败。

刘繇不甘失败,集合所属县兵,再攻笮融,笮融迎战,这次笮融兵败,遁入山中,后为山民所杀。

  孙策占据曲阿,入城安民,秋毫无犯。又发檄文告诸县,凡刘繇、笮融等部曲来降者,一无所问,不究既往,如乐从军者,一人行,一门得免徭役。不乐从军者,决不强求,听任自便。

告令一出,旬日之间,四面云集,趋附甚众,约得现兵二万余人,马千余匹,威震江东。孙策在江东形势急速转盛,军力大大加强。

  孙策认为此地已平,便遣部将陈宝到阜陵迎回吴夫人和孙权等弟妹,仍还居曲阿,自引兵欲出徇会稽。

此时,正会吴中群盗昌绝,舅吴景道:“不如顺势先平吴中山越,然后南下。”

孙策听后摇了摇头,慨然道:“吴中山越盗贼,只有严白虎最强,但他素无大志,容易成擒。一旦会稽平定,再还扫严白虎等鼠辈,好似拉朽摧枯,值得这么费力么?”

吴景道:“山越是古代越国的遗民,他们依山地而居,刀耕火种,身形彪悍,骁勇善战,聚在山野,常盗寇乱世,使地不治,奈何?”

孙策道:“山越虽为彪悍,但历来各自为政,不能联合,不难歼灭。”

吴景这才觉得孙策所言不无道理,这才点了点头。于是孙策遂引众渡浙江,进军会稽。

  会稽太守王朗听闻孙策率兵攻来,意欲出拒。功曹虞翻,谓孙策起兵东来,锐不可当,不如暂避其锋。王朗未肯听从,发兵拒敌,屯兵于固陵,孙策数次渡水攻战,但终不能克。

  孙策叔父孙静见此,献计道:“王郎负阻城守,难可卒拔。查渎南去此数十里,而道径至其后也,宜从彼据其内,所谓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也。吾当自率众为军前队,破之必矣,”

孙策从之,为使让王郎军放弃警惕,故意放风出去,即士兵喝了不洁之雨水,肚子疼痛,大生疾病,要用几百瓦缸盛水,且孙策令在夜间燃火,用以疑惑王郎军。自率分军与孙静夜投查渎道,此仍是王朗的后方。

孙策率兵袭高迁屯(浙江诸暨),王郎闻之大惊,立即遣故丹阳太守周昕等帅兵前战,孙策攻破周昕,并斩周昕,遂定会稽。

  王郎败后,索性弃城夜遁,在虞翻的掩护下,朝大海奔去。他从海上坐船逃至东冶。孙策率军紧追不舍,越海讨伐,到达闽地,王朗一再败衄,还想泛船浮海到交州,而孙策一再紧追逼,王郎这才只得请降。

孙策甚知王郎有治政之能,不忍加害,而是大大责备。王郎则色厉内茬,毫无气节,他为保性命,自称禽虏,声声自悔,为此孙策就将他留居幕下。

  孙策回到会稽,自领会稽太守,听闻功曹虞翻回老家照看老母,孙策亲自去请,仍用虞翻为会稽功曹,待以客礼。

  会稽平定,孙策再引兵还讨山越严白虎。严白虎料不能敌孙策,故高垒坚守,决不出战。

相持时日,严白虎使弟严舆至孙策营请和,要求与孙策单独会谈。

孙策应允,他闻严舆有勇名,且此人武功高,身怀绝技。孙策意欲面试短长,乃延舆入帐,与谈和约,且待以酒肴。

酒至半酣,孙策故作醉状,拔剑砍席,严舆吓得一跳,耸身欲走,孙策笑语道:“闻君矫健异常,聊以戏君,非有他意!”

严舆答道:“白刃当前,不得不尔。”

孙策不待说毕,便取过手戟,向严舆掷去,应手刺倒,当即死亡,于是,孙策鸣鼓进兵。

严白虎所恃惟弟,闻弟严舆一死,如失左右臂,勉强开营搦战,哪里敌得过孙策军,遂北走余杭,终至窜死。

  正所谓:孙郎横扫江东城,刘繇王朗自遁逃。

  独战子义显好汉,破得山越严白虎。

  评:刘繇过于迂腐,不用太史慈,并使得将士失望,不能尽心守城,终使曲阿被孙策所破。太史慈实为猛将,在解孔融之围时,已是显现。孙策不听舅吴景先破吴中山越,而渡浙江攻会稽,平定吴中,实为上策。正如孙策所言,吴中平,山越自然平,其果确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