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笑傲诸天:决战武学之巅 > 第249章月黑风高杀人夜(一)

我的书架

第249章月黑风高杀人夜(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令狐冲眼睛发直,拿起一个瓶子一看,惊道:“这就是之前我们在平先生那里做客,他对我们说起的易容物品?”

  顾少游对他投去一个赞许目光,道:“这些都是阿秀按照平先生的指点,自己做出来的易容物品,我之前见猎心喜,问她要了一些,如今刚好派上用场。”

  令狐冲一脸无奈,只好也拿过来用了起来。

  之前在平一指住处,平一指向三人指点的内容里,其中就包含了易容篇,顾少游和令狐冲当时也都在现场听着,虽然从来没用过,一开始有些生疏,但很快就上了手。

  两个人涂涂抹抹,一盏茶功夫之后,瞬间都换了一番模样。

  顾少游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几步,又微微运转内力,将身形变幻了一番,如今他已经是个鬓须皆白的佝偻老者模样,脸上满是皱纹,又哪里看的出原来的样子。

  令狐冲那边也同样身形大变,变成了一个虬须大汉,身形威猛,就连脸型都方正了不少。

  两人互视一眼,不约而同捧腹大笑起来。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轻咳声,又笃笃笃敲了几声门。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外面的正是桑三娘,她猛地一抬头,顿时被吓了一跳,浑身戒备道:“阁下是何人?”

  顾少游微微一笑,用原来声音道:“进来说话。”

  桑三娘目瞪口呆,一进门便上下打量,啧啧称奇,道:“没想到公子你还有这手本事。”

  顾少游摆摆手道:“上不得台面,行家一看便能拆穿,聊胜于无罢了。”说完,他目光锐利道:“可是已经办好了?”

  桑三娘连忙点头,一面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条递了过来,道:“幸不辱命,这次还好我手下有人……”她窥见顾少游脸色,赶忙又把话给咽了回去,笑道:“总之,嵩山派的人应该就藏在这个地址,至少有八成把握没有错。”

  顾少游目光扫视了一眼纸条,手上用劲,那轻飘飘的纸条瞬间簌簌簌化为一堆粉尘,看的一旁桑三娘不仅眼角一跳。

  “你们魔教势力果然庞大,到处都是无孔不入,名不虚传啊。”顾少游对着桑三娘感叹,一声。

  桑三娘讪讪一笑,道:“能帮上公子的忙,那自然是好的。”

  顾少游冲她点点头,也不再说话,用目光向令狐冲微微示意,两人一展身法,瞬间从屋内消失。

  桑三娘怔怔然当场,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脸上阴晴不定,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外面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这个初夏的傍晚,特别宁静,才至戌时,街上便少了许多游人。夜空无云,皎洁的明月悬于中天,在清冷月光的逼视下,那些罩在屋顶上的灯笼与挂在屋檐下的招牌映着跳动的幻彩,仿佛依然延续着白日间的热闹繁华。

  两人一前一后,提纵起身法,蒙头在小巷、屋顶上飞驰起来。

  “少游,我们当真要走到这一步吗?”埋头跑了许久,令狐冲实在有些憋不住,忍不住又开口道。

  他如今只觉如坠梦中,这一切仿佛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为什么自己莫名其妙就要跑来去刺杀嵩山派的人了?这些人就在昨日,自己都还要恭恭敬敬叫一声师叔、师伯,怎么今天就要痛下杀手了?

  顾少游冷笑连连,知道他那优柔寡断的性子又犯了,道:“大师兄,你莫不是怕了?你要是怕了,你就说上一声,大不了你在外面替我把风,我进去做事便是。”

  令狐冲“呸”了一声,怒道:“这话应该我来说才对吧,怎么说我也是大师兄,你这小辈应该在外面给我把风才对。”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速度不减,足足奔行了半个时辰才到了目的地。

  这衡阳城颇为古老,随着人口增长,城内那一点地方早就不够用了。城外一大片地逐渐开发,如今已经成了和城内差不多繁华一般。

  这次嵩山派诸人藏身的地方,就在城外远郊的一处庄园之内。

  两人矮身在墙外,只见里面只有些许亮光传来,隐隐也能听到一些动静声,看来里面人数不少,估计这次来的嵩山派弟子都在这里。

  “少游,我还有一事,你务必要应我。”令狐冲忽然脸色凝重,转头过来对着顾少游低声道。

  顾少游眼神微闪,微一挑眉,示意他说下去。

  “我刚才也想通了,我们这次来,一是为了报仇,报之前路上我华山派被他们伏击一箭之仇。二是既然已经和嵩山派撕破脸,那重要削弱他们几分实力,否则等他们缓过气来,估计又有其他手段来对付我们。”令狐冲一口气说完,低声道:“你说我说的可对?”

  顾少游对他有了几分刮目相看,呵呵一笑道:“大师兄你总算想明白了,可喜可贺。”

  令狐冲脸上殊无笑意,盯着顾少游道:“但不管如何,我们此行只诛首恶,其他普通弟子,实在不应该枉开杀戒,少游你可同意?”

  顾少游脸上笑容渐渐隐去,黑暗之中只见令狐冲目光灼灼盯着自己,不由展颜一笑道:“那是自然,大师兄你不说,我也会如此做。你也放心,我可不是什么杀人狂魔。”

  令狐冲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点点头道:“那我们进去吧。”

  两人掏出一块黑布,将面蒙了起来,互视一眼,便运起轻功,悄然从墙上飘落,迎着微光刚走几步,就看到有一个嵩山弟子嘟囔着走过来,看样子似乎是被丢出来守夜,心有怨气。

  这嵩山弟子一边发着牢骚,一边提着个灯笼走了过来,只是刚没走几步,忽的只觉肋下一痛,浑身发软,在他惊骇绝伦的眼神中,又被人一把提了起来。

  顾少游将这嵩山弟子往地上一摔,沙哑着声音问道:“不许大叫,我问你些话,可曾明白?”

  那嵩山弟子眼神中带着惊恐,但被点了哑穴又说不出话来,只能不断点头。

  “我问你,丁勉他们几个现在在哪里?”顾少游将他哑穴解开,低沉着声音问道。

  那嵩山弟子连忙用手指点,“就在后院屋内,丁爷、陆爷、费爷都在那边。”

  顾少游微微点头,又道:“左冷禅可来了这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