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笑傲诸天:决战武学之巅 > 第236章江湖风波恶,人间行路难(二)

我的书架

第236章江湖风波恶,人间行路难(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日是我衡山派收徒大典,我为何不能在这里?”莫大先生语气渐渐冷了下来。

  费彬心中翻腾不已,今日之事竟完全超出了自己本身设想,他目光扫射一番,对这所谓的收徒大典瞬间了然于胸,强笑道:“那自然是可以的,能见到莫大先生,我心中也是颇为惊喜。”

  两人这对话是即尴尬,又有一丝火药味。就算是定逸师太这般粗疏性子的人,如今也已经听了出来,她不由皱起眉头,刚想说话询问。

  这时,忽的厅堂后院传来一阵喧闹声:“你是何人,为什么突然闯到我家里来?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清脆动听,听起来似乎是刘家的家眷。

  又听到另一个少女的声音道:“刘姐姐,到我旁边来。还有你不许再上前一步。”

  又听得一个男子的声音道:“你们都给我安安静静地坐着,不许乱动乱说,过得一会,我自然放你们走。”

  “嘿嘿,嵩山派的人都如此霸道吗?竟然不打招呼,直闯进别人家的内宅,当真是不知死活。”一个清亮的男子声音响起。

  先前那男子傲然道:“不错,奉盟主号令,要看住刘家的眷属,不许走脱了一人。”

  这几句话声音并不甚响,但说得骄矜异常,大厅上群雄人人听见,无不为之变色。

  刘正风大怒,向费彬冷冷道:“这是从何说起?”

  费彬高声道:“万师侄,出来吧,说话小心些。你刘师叔已答应不洗手了。”

  忽的,只听见后堂传来一阵痛吼声,“哎呦”“哎呦”声音不绝于耳,又有人高呼:“你到底是谁,竟敢对我嵩山弟子下毒手。”

  一阵脚步声响,只见后堂转出一个青年公子,手上还提着一人。后面又跟了数位刘府弟子,由刘正风的二弟子米为义带队,每个人手上都扭着一个黄衣弟子。再后面又跟了两名女子,一个正是刘正风的女儿刘菁,另一个却是李文秀。

  原来,顾少游早有安排,叫来李文秀帮忙,一起守在刘家后宅,一起护卫刘家府中之人,这嵩山派弟子刚一冒头,就直接被擒了下来。

  费彬见到嵩山弟子一个个垂头丧气,被人押解出来,气的浑身发抖,又有一丝惧意,今日之事实在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不由怒吼一声道:“你是何人,为何对我嵩山弟子下毒手?”

  顾少游对他拱了拱手,冷笑道:“我乃华山顾少游,这宵小之徒竟然闯入私人内宅,当真是小人行径,没想到却是嵩山派弟子,那倒果然是正常不过了。”

  说完,他手一扬,将手上提的人朝着费彬扔了过去。费彬单手接过,见到人并无大碍,略略放心心,正要说话。

  群豪纷纷又是一阵惊呼,一众眼光都向顾少游投了过来,还有不少人伸长脑袋,都想来看看这所谓的“辣手剑魔”到底长了个什么模样。也有人心里暗惊,没想到这等凶徒还敢来到这里,而且还隐隐和衡山派联手在了一起。

  如今,只要不是眼瞎的,都知道这其中定然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个个都是即激动又兴奋。有的在想:“原来五岳剑派也不是铁板一块,嵩山派这是要和衡山派翻脸吗?”也有的在想:“这叫顾少游的赫赫凶名,看起来也不过是年轻公子哥儿,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这时,只听见刘正风朗声说道:“嵩山派来了多少弟子,大家一齐现身吧!”

  他一言甫毕,猛听得屋顶上、大门外、厅角落、后院中,前后左右,数十人齐声应道:“是,嵩山派弟子参见刘师叔!”几十人的声音同时叫了出来,声既响亮,又是出其不意,群雄都吃了一惊。但见屋顶上站着十余人,一色的身穿黄衫。

  又听得屋顶上东边西边同时各有一人应道:“好!”黄影晃动,两个人已站到了厅口,这轻身功夫,便和刚才费彬跃下时一模一样。站在东首的是个胖子,身材魁伟,定逸师太等认得他是嵩山派掌门人的二师弟托塔手丁勉,西首那人却极高极瘦,是嵩山派中坐第三把交椅的仙鹤手陆柏。这二人同时拱了拱手,道:“刘三爷请,众位英雄请。”

  丁勉和陆柏二人,一胖一瘦,一前一后,联袂进了厅内。正所谓人的命,树的影,这两人在江湖上都有着赫赫威名,所道之处,人群纷纷退散,也有人起身行礼,一时之间,厅内中间又空出一片空地来。

  如今,嵩山派近些年来威震武林的“十三太保”,一下就来了三位。而且刚好是排名前三,武功最高的三位!

  就算之前还有些迟钝的定逸师太,如今也瞧出有些不对了,她高声道:“丁师兄,陆师兄,你们来这许多人,又闯入刘家后宅,这可有些欺负人了。”

  丁勉看着被顾少游和刘府弟子扣着的一群黄杉弟子,不由默然无语。

  今天这剧本发展,有些远超他的预料,和之前定好的策略、应对截然不同,饶是丁勉一生经历过无数大阵仗,如今站在这里,竟一时也有些手足无措。

  之前他安排了许多嵩山弟子,将刘府围了起来,更有数名弟子换上便装,混入宾客之中。而他和陆柏、费彬都等在府外,居中安排。

  可这宴会一开,事情发展便迅速的急转直下。

  说好的金盆洗手大会,刘正风居然如此不要面皮,说不开就不开了!

  而且莫大先生莫名其妙也来了,更莫名其妙的将洗手大会变成了衡山收徒大典!

  丁勉和陆柏虽然都颇有心计,但却都不是急智之人,面对这一连串变故,也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最后,这时间紧迫,该发动的自然还是要发动,根本没办法临时去改计划。

  可最让丁勉感到心中发寒的,却是躺在地上的鲁连荣的尸体。

  难道说……自己等人的计划,已经被莫大先生给全盘知晓了?丁勉不禁有些不敢继续往下去想。

  至于站在刘正风旁边的顾少游,如今他已经有些顾不上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