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笑傲诸天:决战武学之巅 > 第232章大劫将至,诸位如何应劫?

我的书架

第232章大劫将至,诸位如何应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正风霍得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满脸的不可思议,怒喝道:“你……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胡言乱语,当真是荒谬至极,一派胡言!”

  “师弟,你何必如此激动,顾师侄也不是外人,那我只问你一句,你可认得那曲洋?你也只需回我‘是’,或‘不是’便可。”莫大先生话语平淡,没有丝毫起伏,仿佛不带一丝感情。

  刘正风脸上青筋暴起,双拳紧握,浑身微微颤抖。良久之后,又颓然无力的坐倒在椅子上,双目紧闭,长叹一声道:“不错,此事也无不可对人言,曲大哥是我生平唯一知己,最要好的朋友。”

  莫大先生眼中猛地爆出精芒,一脸的不可思议,指着刘正风,手指微颤,声音发抖:“你……你……你糊涂啊!”

  刘正风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凄凉的笑容,说道:“曲大哥和我一见如故,倾盖相交。他和我十余次联床夜话,偶然涉及门户宗派的异见,他总是深自叹息,认为双方如此争斗,殊属无谓。我和曲大哥相交,只研讨音律。他是七弦琴的高手,我喜欢吹箫,二人相见,大多时候总是琴箫相和,武功一道,从来不谈。”

  他忽然转过头看着莫大,惨然一笑道:“师兄,你也是音律高手,却当明白我的心意。这言语文字可以撒谎作伪,琴箫之音却是心声,万万装不得假。小弟和曲大哥相交,以琴箫唱和,心意互通。小弟愿意以全副身家性命担保,曲大哥是魔教中人,却没半点分毫魔教的邪恶之气。”

  莫大先生手指缓缓放下,愣愣出神,默然无语。

  刘正风说到这里,抬头望天,哈哈一笑道:“顾师侄你或者并不相信,然当今之世,刘正风以为抚琴奏乐,无人及得上曲大哥,而按孔吹箫,在下也不作第二人想。曲大哥虽是魔教中人,但自他琴音之中,我深知他性行高洁,大有光风霁月的襟怀。刘正风不但对他钦佩,抑且仰慕。刘某虽是一介鄙夫,却决计不肯加害这位君子。”

  顾少游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只听见刘正风的声音继续响起。

  “在下与曲大哥结交之初,早就料到有今日之事。最近默察情势,猜想过不多时,我五岳剑派和魔教便有一场大火拚。一边是同盟的师兄弟,一边是知交好友,刘某无法相助哪一边,因此才出此下策,今日金盆洗手,就是想要遍告天下同道,刘某从此退出武林,再也不与闻江湖上的恩怨仇杀,只盼置身事外,免受牵连。”

  说完,他长叹一声,语气萧索:“我本还去捐了一个芝麻绿豆大的武官来做做,原是自污,以求掩人耳目。哪想到左盟主神通广大,刘某这一步棋,毕竟瞒不过他。”

  话音袅袅,屋内三人心思各异,一时静默无声。

  好半晌,刘正风对着莫大先生抱了抱拳,艰难道:“莫师兄,小弟此番种种,也是咎由自取,如今强敌环伺,我愿先对外声明脱离衡山派,以免污了衡山派清誉。”

  莫大脸上青气一闪,猛地从椅子上站起,勃然大怒道:“放屁!你这说的是什么胡话?我衡山派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嵩山派来指手画脚了?就算左盟主亲至,我也需得和他理论一番才是!”

  说完,莫大又叹道:“你与那曲洋音律相合,我自然再能理解不过了。人生在世,好友易得,但是这音律上的知音却是难寻,也难怪你会如此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刘正风听了这话,一脸的心有戚戚,不断点头。

  顾少游在一旁看的一阵无语,这两师兄弟都是沉迷于音律而不可自拔,这种古怪对话也就只会发生在他们两人身上了。

  不过莫大和刘正风之前估计也是气场不符,两人关系一直有些疏远,按原著中刘正风原话就是:“我师兄弟不和,武林朋友众所周知,那也不须相瞒。小弟仗着先人遗荫,家中较为宽裕。我莫师哥却家境贫寒。本来朋友都有通财之谊,何况是师兄弟?但莫师哥由此见嫌,绝足不上小弟之门,我师兄弟已有数年没来往、不见面。”

  可如今看他们两人的眼神,仿佛都一起找到了共同语言一般,说不定经过此事,这关系还能就此破冰,再更上一层楼?

  这还真是自己做的一件大大的好事。

  刘正风此时方寸已有些发乱,他一咬牙道:“要不到时候若是嵩山派问起此事,我来个矢口否认便是!我若是不认,他也拿我没办法。”

  莫大缓缓坐回椅子内,冷笑一声道:“你糊涂啊,左盟主既然敢在此发作,定然手上有了证据,到时候拿了出来,你又怎么抵赖?”

  说完,他又喃喃自语道:“也不知嵩山派手里到底有什么证据?”

  刘正风皱眉道:“是啊!如今我仔细想来,却也有些不解。我每次和曲大哥相会之时,都极为隐秘,我府上的人,也俱都是可靠的,别说他们不知曲大哥是何人,就算知道了,我也有信心不会外传。”

  顾少游此时终于能插上话了,赶忙道:“关于这事弟子也查出了一些眉目。”

  两声轻“咦”声瞬间响起,莫大和刘正风纷纷看了过来,脸上都带了几分古怪和不可思议。

  “贤侄你快快说来。”刘正风抢先急急问道。

  “据我所知,这次的确是衡山派内部出了内鬼!”顾少游只一句话,就让两人脸上纷纷变色,就连莫大先生也不由动容。

  顾少游也不敢卖关子,继续道:“之前刘师叔与曲洋在宅子里相会之时,碰巧被衡山派鲁师叔撞见了,嘿嘿,此人的为人,两位想来是心知肚明,正是他去给嵩山派告的密!“

  莫大眼中精光四溢,寒声道:“你说的是鲁连荣?”

  顾少游点点头,道:“正是此人。”

  刘正风眉头紧皱,低下头默默思索,好半晌才抬起头,脸上带了几分惊容:“我记起来了,曾有一次,鲁师弟来我府上做客,当时正好曲大哥也在,见他来了急忙躲避,现在想来,应当就是这里出了纰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