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笑傲诸天:决战武学之巅 > 第223章黔驴技穷的桑三娘

我的书架

第223章黔驴技穷的桑三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要知道,五岳剑派自成立以来,便是以对抗日月神教为核心目标,双方厮杀已经有数十年。刘正风结交日月神教长老,放在现在这个环境下,的的确确是一件让所有人无法为之辩解的事情。

  嵩山派在此刻发难,也就是要刘正风从此身败名裂,而且还不会有人为他叫屈。

  在这点上,刘正风实在是百口莫辩,除非他别搞这劳什子金盆洗手大会,悄悄的归隐山林,对外说自己脱离了衡山派。可要是如此操作,要说服刘正风和莫大,估计难度也是相当之大,毕竟自己也只不过是一面之词!根本没有确凿证据,又如何能取信于人。

  顾少游一边走,一边想,也不由感觉有些头大。主要如今正邪之分在表面上,仍旧是一个被所有人共同遵守的规则,自己固然可以到时候大开杀戒,把嵩山派的人全都赶走了事,但是这副作用也实在太大了,不是智者所为。

  想到这里,顾少游自嘲一笑,自己在这里操心,实在是有点有力使不上,不如就等和莫大先生与刘正风的会面之后再说也不迟。

  正想先回客栈,耐心等消息,忽的,顾少游眼角余光看到一道身影在巷口一闪而逝。

  看那身影模样,竟然有几分好似是桑三娘!

  她怎么也跑这里来了?顾少游心中不由有些惊奇,将身影一闪,直接跟了过去。

  只见一个巷子里,桑三娘正背对着自己,周围围着三个汉子,桑三娘正低声在和这几人说着什么,说了一阵,又挥了挥手,这几个人便自行纷纷散去。

  看样子,这些人倒好像是桑三娘的手下之类。

  桑三娘站在原地没动,眉头紧蹙,显然正在思考什么问题,忽的,有人在她肩膀上轻轻一拍,她登时被骇的跳了起来,想也不想反手一掌打去。

  顾少游用手轻轻一档,心中不由一阵好笑,道:“你在这里做什么?竟如此紧张。”

  桑三娘转身看到是顾少游,马上松了口气,脸上神色一阵变化,又急忙走到巷口左看右看,见到四下无人,这才回到顾少游身边,低声道:“公子,你这是要吓死老身,”

  说完,也不等顾少游回话,又低声道:“此地不宜说话,公子随我来。”

  顾少游有些无奈,好吧,谨慎点也好。当下也不说话,便随着桑三娘七拐八拐来到一间小屋内。

  屋内,两人坐定,桑三娘这才长舒一口气,道:“我算算日子,想着公子应当到了,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上,也当真是巧了。”

  顾少游嘿嘿一笑,知道她有些言不由衷,她哪里还会想见自己,最好能避得远远的才好。只是既然如此,为何她还会跑来衡阳,倒真是一件奇事。

  “你跑来衡阳城是做什么?该不会你也要去参加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吧?”顾少游笑着问道。

  “公子说笑了,那是你们正道人士聚集的地方,我怎么会去。”桑三娘干笑两声,左右看看,又一脸神秘道:“我这趟来,是为了寻一个本教长老而来。”

  “难道你找的是曲洋?”顾少游脱口而出,眼中还带了几分惊讶。

  桑三娘瞬间嘴巴张圆,惊讶之色比顾少游多了不知几倍,好半晌才急急道:“这……这……公子你怎会知道的!”

  她心里不由泛起滔天巨浪,这是什么情况!她自问自己这一行过来找曲洋,行踪极为隐秘,联系的也都是过去曾经跟过自己的老人,怎么莫名其妙对方就都知道了!

  而且这种情景仿佛之前曾经上演过?桑三娘这一瞬间,仿佛三观都要裂开一般。

  顾少游微微一笑,也不去解释---关键也没法解释,只好故作高深道:“我也是刚得知曲洋就在衡阳城,你既然说要找个魔教长老,我就顺口一猜罢了。”

  桑三娘一脸不信,语带惊奇道:“公子对神教所知当真不少!曲长老在教内,这些年来可谓声名不显,别说是教外的人了,就算是教内的弟兄,也有不少根本没听过他名字的。没想到公子居然识得此人。”

  这个问题也是没法解释,顾少游干咳两声道:“你千里迢迢跑来这里,就为了找曲洋?是为了何事?”

  桑三娘闻言,脸上顿时垮了下来,偷眼看了眼顾少游,心中腹诽,这还不是你这小子害的,老娘哪里愿意来这鬼地方了!

  不过她心里虽然在这么想,口中却不敢这么说,毕恭毕敬道:“回公子的话,曲长老在过去也可以说是任教主的人,而且还是向问天的好友,这些年来他在教内不断受到排挤,已经渐渐淡出了神教。只不过他以前曾经对神教有过大功,所以这才一直挂着个长老的名头。”

  顾少游一听,恍然大悟。

  原来桑三娘来这里找曲洋,是为了给营救任我行找帮手来了。

  “你这是要找曲洋来做帮手,一起去救任我行?”顾少游好奇问道。

  桑三娘顿了顿,点点头,道:“公子思维果然敏捷,的确如此。曲长老虽然这几年来渐渐有退隐之心,在外面也名声不显,但他本人武功却一点不差,若能拉到他做帮手,一定十分有用。”

  顾少游听了,用手轻轻敲了敲桌子,皱眉道:“估计有些难吧!你刚才也说了,曲洋和向问天本就是好友,那向问天为何不去拉他做帮手?或者是已经找过,又被他拒绝了吧!”

  桑三娘闻言一窒,好半晌才道:“这个,这个属下的确也有想过,但是没试一下,心中终究是不甘。”

  说完,她又开始大倒苦水,道:“公子不瞒你说,这几日里,我也是东奔西走,绞尽脑汁,可是这事毕竟太过重大,我也没法去跟人明讲,谁知道别人听了会不会转头把我给告发了!这事……这事真的是太难太难啦!”

  顾少游听了一阵默然,心里也知道她说的基本没差。向问天那边要的是高手,桑三娘若带了几个歪瓜裂枣过去,定然会被人嗤笑,也达不到目的。可这高手也不是那么好寻的,鬼知道别人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心思,如此一来,兜兜转转之下,桑三娘也只好又打起曲洋的主意来,估计她也是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