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笑傲诸天:决战武学之巅 > 第189章剑心磨砺,顾少游的傲气

我的书架

第189章剑心磨砺,顾少游的傲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至于说,若是不让任我行脱困出来呢?

  这点顾少游也想过,不过他也有自己的傲气所在,若是真的刻意去阻止任我行出山,倒显得自己怕了他一般!

  顾少游用手轻轻拂过剑鞘,心中冷笑两声。这江湖少了任教主,还真是会失色不少。自己的岁暮天寒,少了任我行的一战,那也是寂寞的很。

  如今他的剑法已经登堂入室,正在向武学的顶峰开始攀登,胸中的这一口傲气,他不仅没有想过要去压制,反而正要刻意去慢慢磨砺。如此一来,等到自己“剑心”圆满,剑心通明之时,便是真正达到武学巅峰之刻!

  除此之外,还有便是魔教现在内部乱成一团,东方不败又不管事,杨莲亭更是没有把任我行放在眼里,就算去黑木崖亲口告诉他任我行要脱困,估计他也不会当一回事。

  如此一来,增加任我行的难度,再挑动魔教内部来场大大的内斗,这才是顾少游目前能想到的最佳方案。

  就在顾少游心中思绪万千之时,背后忽的传来苗归衡的声音:“顾大哥,爷爷的骨灰我已经都收好了。”

  只见苗归衡手中抱着一个罐子,他还把刚才苗伯阳使的那柄细剑也捡了起来,用白布仔细包好,背在背上,脸上尤有一丝泪痕,但是眼神清亮,望了过来。

  顾少游不禁微微一笑,暗暗点头,这苗归衡虽然年纪尚幼,身形也没长开,但是这份气势却已经隐隐有些出来了,假以时日,以后应当会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屋内一片狼藉,不过想来这茶铺老板自然会好好掩盖,不会留下什么后患,顾少游便冲他一点头,道:“你可会骑马?”

  苗归衡重重点头,大声道:“会!我有学过一些。”

  顾少游哈哈一笑,道:“那便随我一起先去莆田,我办完事后,就带你上衡山!”

  说完,他便出了门,直接上马,看着苗归衡也选了一匹高头大马,便喝道:“走!”

  “去莆田!回衡山!”

  “回衡山!”

  两人两马,伴随着马匹的嘶鸣声,这便绝尘而去。

  苗归衡倒是没有说谎,他小小身躯骑在马背之上,十分稳当,两匹马忽喇喇放蹄赶去,速度不慢,他竟还有余力开口大喊道:“顾大哥,你去莆田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顾少游侧头看了他一眼,心中暗赞,略略放慢了一些马速,道:“我要去一趟莆田的南少林,找南少林的方丈天惠禅师问一些往事,应该不会耽搁太久,等事情处理完了,就陪你去衡山。嗯,你刘正风刘师叔马上要办一个金盆洗手大会,希望我们还能赶得上。”

  苗归衡听了这话,本来还对顾少游说的什么“往事”有些兴趣,等听到“金盆洗手大会”,他注意力就顿时被吸引了过去,“顾大哥,刘师叔武功厉害吗?他这个金盆洗手大会是要做什么的?”

  顾少游呵呵一笑,笑声中意味难明,道:“五岳剑派的事情,我这两日里会和你慢慢细说的。现在你们衡山派的高手,除了掌门莫大先生外,便是你刘正风师叔了。”

  顾少游心里琢磨,自己若是将苗归衡引上衡山,以他的身份,还有衡山派现状,估计十之八九会是莫大先生亲自收他为徒,如此一来,他称刘正风是师叔,倒也不差。

  一边想着,顾少游便将这金盆洗手大会是做什么的,和苗归衡解释了一遍。

  “啊?顾大哥,你刚才说了,衡山派只剩下莫师伯和刘师叔两个高手,那这刘师叔怎么会想到退出武林的?这……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苗归衡听完后,一脸愤愤的说道。

  他是小孩天性,不会遮掩自己的想法,直接脱口而出。

  而且他亲眼目睹了自己爷爷这一辈子的遗憾和心愿后,在心里已经将“衡山派”这三个字看的极重,这三个字对他来说,不仅是一个要去学艺的地方,更是需要他去付出一生的所在。

  如今听到刘正风居然莫名其妙要“金盆洗手”,如此一来衡山派就只剩下莫大先生一个人来支撑,他这心里马上就藏不住了心事,“不负责任”四个字是脱口而出。

  顾少游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这事还真不好解释。

  刘正风和魔教的曲阳,在五岳剑派和日月神教有着血海深仇的背景之下,两人关系的确显得格格不入。

  这些东西,若自己还是个普通读者,完全旁观的角度,自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可如今自己也是五岳剑派一员,也和魔教有着大仇,更不用说苗归衡心中对魔教更是有着刻骨仇恨。

  这要怎么解释!要怎么评述!

  顾少游暗叹一声,道:“此间种种,我也不过是个外人,不好妄加评论。你只需谨记一点。”

  苗归衡闻言一愣,看了过来,只听到顾少游语气悠悠道:“心中有熊熊火焰,自然是件好事,可以让你在武学一途上披荆斩棘。但是你也要记住,这世间值得去尝试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需要你静下心来,仔细去体悟。切勿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苗归衡似懂非懂,但还是认真点头道:“顾大哥,你放心,我会记着的。”

  顾少游微微一笑,也不再多做言语,而是给他普及起了一些江湖常识起来。

  带了个小孩,走路不免慢了许多,从这里到莆田,这一段路虽然短,但两人还是走了两天才到了莆田的九莲山,这里也正是南少林寺的山门所在。

  唐朝初年,少林十三棍僧中的道广、僧满、僧广三人带少林僧兵五百到福建平定海盗,他们在福建除暴安良、弘扬佛法、广度有情,当地居民更加安居乐业,深情挽留道广等人。唐王李世民念十三棍僧救驾之功,恩准就地另建少林分寺,史称“南少林寺”。

  而这莆田的少林分寺,真正的名字其实是叫做“林泉院”,只不过南少林的名头太响,竟盖过了这原来的名字,世人也只称这里是南少林寺,而其本名林泉院提及之人却是寥寥无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