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笑傲诸天:决战武学之巅 > 第156章这事给闹的!顾少游也要风中凌乱!

我的书架

第156章这事给闹的!顾少游也要风中凌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岳不群奇道:“你之前让顾安送信过来,不是说是崆峒派的高手下的手吗?怎么又和天河帮扯上关系了?”

  他又自言自语道:“不过这天河帮是有些古怪,前些日子莫名其妙把名字改成了长乐帮,这名字当真是有些不值一提。”

  顾少游心里一阵汗颜,难道自己的品味这么的差?

  他脸上有些讪讪,这次倒不再有何隐瞒,就将天河帮黄伯流出身崆峒的事情,还有崆峒高手赵景元死在自己手上的事,都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如此一来,黄伯流便愿奉我华山为主,弟子也让他将天河帮的名字给改成了长乐帮。”

  岳不群越听越惊,越听越奇,等顾少游说完,他脸上已经是一片愕然,满眼的不可思议。

  他还未开口,宁中则先急急问道:“这么说来,那黄伯流也是崆峒派的人?而且天河帮,不,长乐帮还是魔教外围帮派,如今他再向我华山投诚。这……这……岂不是……”

  她说到这里,只觉今日所听到的事充满了荒谬,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说不下去了。

  顾少游苦笑道:“正是如此,因此这事却不能对外宣扬,免得给黄帮主惹来杀身之祸。故而我在信中并未提及,除了今日告诉过师父师娘,我也从未和他人提及。大师兄那边也只知道梁发师兄死在崆峒派高手手下。”

  岳不群站起身来,踱了几步,这才缓缓道:“不错,你做的不错,这事事关重大,的确不能对外提及,除了今日我等三人,再不可对外人道。”

  说完,他抬起头看着屋顶,喃喃道:“崆峒派,崆峒派,嘿嘿,好厉害的心机。”

  岳不群转过头来,对着宁中则道:“师妹,时不我待啊,如今华山四周可谓是群狼环伺,留给我等的时间真是越来越少了。”

  宁中则脸上挤出一丝笑意,也站起身来,走到岳不群身旁,轻轻握住他的手,道:“师兄,如今华山门下人才济济,你今日又得了这两本了不得的武功,这些难关我们也定然是能迈过去的。”

  岳不群轻轻点了点头,看向宁中则,也伸出手来将她的手给握住。

  顾少游心中哀嚎一声,这是公开秀起恩爱来了?

  他轻咳一声,也站起身来,恭恭敬敬道:“师父,师娘,如果没什么事,那徒儿就先行告退了。”

  岳不群微微一笑,道:“也好,今天这一番话谈下来,天色都有些黑了,为师就在你这里住上一天吧,明日再去夏府。你和师兄弟们也好久不见了,去见见吧。”

  顾少游这时才猛然发现,外面天色竟然已经渐渐有些暗了。

  他赶忙恭声道:“那徒儿就不打扰师父师娘了。”

  岳不群和宁中则都颔首一笑,顾少游便悄然退了出去。

  出了门来,顾少游不由舒了口气,今日听到了许多秘事,也了却了自己一桩心事,收获倒真是不小。

  正在想着,忽的那边传来一个声音:“七师兄,你终于出来啦!”

  他转头一看,登时一愕,没想到说话的却是岳灵珊,只见她探头探脑的站在外面往院子里张望,见到顾少游看来,展颜一笑道:“七师兄,我都和阿秀姐姐在这附近转了两圈啦,你可终于谈好了。”

  顾少游心中一乐,走上前去,逗趣道:“怎么?不叫七师弟了?”

  岳灵珊脸上登时显出几分扭捏,道:“这……这……你现在在外面好大的名头,我叫你一声师兄也是应该的嘛。”

  顾少游听了直乐,这小师妹还真是好玩,叫师兄还是师弟,反正都随她心意来。

  当下他也笑着问道:“小师妹,那你找我可有什么事?”

  没想到岳灵珊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手指在衣角上绞来绞去,目光有些游离,吞吞吐吐道:“呃……也没什么,就是看看爹娘和你聊完了没有。”

  说完,她又探头看了看,对着顾少游吐了吐舌头,也不等她答话,转身一蹦一跳又跑远了。

  顾少游被搞的有些发蒙,一时有些摸不清套路,左看看右看看,也没什么异常,当下只能自嘲一笑,转身往自己的屋舍而去。

  到了自己小院外面,忽的发现里面竟然传来一阵呼喝声,顾少游心里不由一阵好奇,推开门进去一看,登时一怔。

  院内,竟然是令狐冲正和自己的三弟顾少权在比武。

  这两人怎么会凑到一起比武的?这倒还真是有些稀奇了。

  更稀奇的是这两人竟然都没拿剑,反而在比拳脚功夫。

  顾少游站在门口看了会儿,也看出点名堂了。

  顾少权用的是劈石拳,令狐冲用的则是华山长拳,也就是长拳十段锦。

  可是只看了一会儿,顾少游就觉得有些不对,这两人脸色凝重,看起来对这比试竟然是颇有几分火气,下起手来也是完全没有留手。

  顾少权如今分别了几个月,模样已然发生了极大变化。

  整个人身材挺拔,风采甚佳,端的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只不过脸上略显阴沉,看的出来心中仍旧藏了不少事情。

  之前顾少游就觉得他仿佛就是一个小号版的“君子剑”,如今再一看,倒是更像了!

  只不过看起来应该比岳不群年轻的时候还要帅上几分。

  反观令狐冲这边,顾少游不仅皱了皱眉。

  只见他胡子拉碴,眼圈发黑,眼睛里也隐隐有着血丝,衣裳也有些脏兮兮的,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落拓。

  顾少游不仅心里有些发怒,这家伙好端端的又搞什么,自己之前做了许多努力,就是不想看到令狐冲在这一世界继续沉沦。

  可这家伙倒好,现在至少内力没丢失吧,独孤九剑也学到手了吧。怎么还跟死了亲娘的模样一般。

  当下顾少游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了。

  场上两人斗的十分热闹,本来顾少权的武功肯定是不如令狐冲的,可是现在两人又不用剑,只用手上功夫。

  顾少权明显对劈石拳习练的颇为用心,一招一式已经净得其中真意。而反观令狐冲,这家伙估计平时压根就没好好练过华山长拳,而且脚步虚浮,也不知道是刚喝醉了酒,还是怎么的,明显不在状态上。

  如此一来,两人居然斗了个旗鼓相当,也真是一件天大的笑话了!

  不过令狐冲好歹也比顾少权多学了十几年功夫,几个回合后,只见他左手一档又一翻,刚好把顾少权的拳法架住,右手又猛地一拳击出,这一招倒颇有一些独孤九剑攻其不备的妙用,顾少权一招使出,招数已老,根本躲避不了,只好用力一扭身子,但那里躲得开。

  令狐冲这一拳直接擦着他的右肩上臂击了出去,顾少权不仅痛呼一声。

  令狐冲一怔,往后跳了一步,两人拉开了些距离。

  顾少权痛的龇牙咧嘴,一抬头,刚好看到顾少游面沉如水,站在十步之外,不由一愣,马上开口道:“二哥,你来了。”

  令狐冲一愣,也转头一看,看到顾少游脸色十分不好看,他不仅有些脸上有些讪讪的,张了张嘴,左边看看顾少权,右边看看顾少游,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他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也不跟顾少游说话,竟纵起轻功,直接往外飞奔而走。

  顾少游被他搞的也是吃了一惊,这家伙不对劲,大大的不对劲,可是看到他招呼都不打转身就走,瞬间就消失在门外,也不好去追。

  顾少游上前两步问道:“你没事吧?”

  顾少权龇牙咧嘴,活动了下右手,笑道:“没事,大师兄这一下可够厉害的,我歇一天应该就没事了。”

  顾少游皱着眉头,冷着脸,问道:“你们这是在搞什么?好端端的跑我这里来比武?”

  顾少权揉着肩膀,苦笑道:“我是到你这里来等你,然后大师兄也来寻你,见到我,几句不合,就开始动起手来了。”

  顾少游哼了一声,自己三弟这话有些不尽不实的,他是半个字也不信,什么叫几句话不合?这里面定然还有什么隐情。

  顾少游脸还是冷着,向着屋内走去,头也不回道:“你一起过来,我给你看看伤势。”

  屋内,顾少权将手臂的衣裳解下,肩膀上赫然黑了一大块,他一边痛的直咧嘴,一边道:“大师兄这可真是没留手,我要是躲的再慢点,估计他得给我一拳轰烂了。”

  顾少游仔细给他检查了一番,虽然看着吓人,但的确没伤到骨头,还算万幸。

  他怀里还有李文秀给配的跌打伤药,当下拿了出来给顾少权敷上,又包扎了起来。

  顾少权抖抖索索的将衣服重新穿好,活动了下肩膀,惊喜道:“二哥,你这伤药了得啊,这一敷上去我这就感觉好了一半了。”说着,又嬉皮笑脸道:“这么好的伤药你哪来的?也给小弟我一份呗!”

  他这幅惫懒的模样,也只有在顾少游面前才会露出一些。

  顾少游冷哼一声,把手里瓶子丢了过去,道:“你收好,这是阿秀调配的伤药,灵验异常,可是好东西。”

  顾少权一把将瓶子接过,笑着点点头道:“那是自然,二哥你有嫂子陪着,可真是好大的福气。”

  顾少游脸一黑,不接他的话,道:“你和大师兄是怎么回事?可别对我有什么隐瞒。”

  顾少权闻言,脸上笑意渐渐敛起,嘴角抽了抽,叹了口气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这阵子小师妹缠着我练剑,跟我待的久了,大师兄就有些不乐意。”

  顾少游眼睛微张,脸上显出惊愕之色,脑中有些乱。

  什么情况?这都什么和什么?

  难道小师妹莫名其妙对自己这三弟有了什么好感?

  顾少游不仅感到一阵凌乱。

  “你说小师妹跑来天天和你混在一起了?”顾少游脱口问道。

  顾少权脸上显出一丝尴尬之色,点了点头道:“什么叫混在一起了,你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顿了顿,他又道:“算了,你说的也没差,小师妹这些日子的确老是跑来要教我剑法什么的。”

  说完,他往椅子上一瘫,一脸无奈。

  顾少游倒吸了一口凉气,不仅扶额不已,这事给闹的!

  他看了看面前的顾少权,心中忽的升起了一股明悟。

  顾少权平日里的那副性子,和现在可是大大不同。他平常看起来沉默寡言,其实满腹心思,跟岳不群还真有三分相似。

  更要命的是这家伙长的还真是不差!说一句俊俏公子也不为过。

  按原著中描写的,岳灵珊对令狐冲那是真的没半点男女之意,岳灵珊自幼对她父亲倒是充满崇拜之意,而令狐冲的性子那是和岳不群截然相反。如此一来,要让岳灵珊对令狐冲产生爱意实在是难。

  用一句话来说,岳灵珊估计是有点恋父情节。

  而且更要命的,岳灵珊很可能还是一个“颜控”,按原著中对令狐冲的描写,说实话可不是什么帅哥,原著也从来没正面写过令狐冲“帅”的一面。

  按顾少游如今的眼光来判别,单论外表,顾少权明显要胜过令狐冲一筹。

  如此一来二往,这岳灵珊对顾少权产生了些许好感,就不足为奇了。

  这事给闹的!

  这说起来岂不是自己的错了?

  顾少游心中哀叹一声,这一边是自己的好友,另一边是自己的亲弟弟。这叫自己做何立场?

  如果用纯理性的角度,那自己应该去劝令狐冲放弃才对,毕竟落花有情流水无意,这男女之事得讲究个情投意合,现在岳灵珊明显对令狐冲没有男女之情,那不如早点放手,才不会越陷越深。

  可这种话,又哪里说的出口!

  更不用说,现在夹在他们中间的还是自己三弟!若是自己去说,那令狐冲必然会有误会,以为自己纯粹是帮亲不帮理,那到时候乐子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顾少游脸上寒意更甚,板着脸道:“少权,你跟我好好说说,那你对小师妹现在是个什么心思?”

  顾少权脸上微微一红,眼中显出一丝迷茫,喃喃道:“这个,这个我也不知啊,只是觉得和小师妹待在一起好似也不错。”

  顾少游翻了个白眼,默然无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