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笑傲诸天:决战武学之巅 > 第147章“金蛇郎君”就要成绝响了

我的书架

第147章“金蛇郎君”就要成绝响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苦泉和尚听了这话,登时脸上一黑,只觉坐立难安,心乱如麻,眼前这年轻人的笑脸,也显得那么可恨。而自己刚才说的那些什么一剑西来,简直就是有些打自己脸了。

  可是,顾元昌如今正要巡按福建,不管顾少游刚才话里话外有几分真实,但实在是不可不防!

  苦泉和尚心中惴惴,主要还是这顾元昌名气实在太大,数年前便已名震天下,就连最底层的斗升小民都有不少听过他的名头,更不用说,如今厂公权势正隆,他却反而重新起复!此等人物,实在是让人既敬又畏,谁知道他这次来福建,会掀起多少风浪!

  看看浙江就知道了,这次的库银失窃案,还有刚才那本烫手的卷宗,无一不显示了这接下来的浙江官场将会迎来一次巨震。

  如此一来,顾元昌借这次的出手,声望恐怕还会更上一层,这种人物若是巡按福建,都不用他下力气来详查,只需要略加暗示,恐怕各级官府都只会纷纷从命吧!

  而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出在莆田少林寺自己身上!

  根本就经不起查啊!

  这么多年来,寺内人员不断膨胀,总是难免有些良莠不齐,只要肯查,那必然会牵出藤蔓带出瓜,落个一身泥!

  到时候,不管是莆田少林寺交好的,又或是交恶的各路官员,恐怕都会纷纷变了脸色,莆田少林就算是名声极大,那又如何!倾天大祸之下,只会化为齑粉!

  这种事情,只要被撕开了一个小小缺口,就必定会有各路恶狼蜂拥而至,大家都会想着来分上一杯羹。

  这就是大势,大势一旦升起,那妄想螳臂当车,就只会是一句笑话。

  苦泉和尚想到这里,不仅冷汗连连,情知若不让眼前这位华山派的年轻高手满意,那么恐怕莆田少林寺这一劫当真是难过了。

  可是当年的葵花宝典秘事,又岂是一句两句能说明白的!

  苦泉和尚也不过是知道点只鳞片爪,但他心中也是明白,顾少游刚才说的疑点,却是真的存在!

  但这事,他不能说,也不敢说!

  百般念头在苦泉和尚心中转过,他声音有些发涩,缓缓道:“顾少侠,兹事体大,今日之话我自会带给方丈,请他老人家决断。”

  顾少游展颜一笑,点了点头道:“那自然是极好的,过些日子我就会登门拜访,这次没见到大师出手,实在是遗憾之极。都说天下武功出少林,南少林如今也是人才辈出,到时候也请大师不吝赐教,提携提携我这后进之辈。”

  苦泉和尚闻言不仅有些无语,心道以你的武功,就连嵩山派陆柏都只能饮恨而走,居然还口口声声要求提携,当真是……

  只不过他是出家人,这后面的嗔怒之词却是在心里滚了一滚,就瞬间被压了下去。

  该说的都说完,苦泉和尚是一刻都不想待下去,当下起身便和顾少游告了声罪,顾少游也不挽留,笑意盈盈,将其送到门外,若是外人看来,仿佛他们倒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

  门外,虽然武林群豪都已离去,但仍旧是一片鸡飞狗跳。

  闻家五老已经被锦衣卫收押了起来,剩下偌大的闻家堡更是被锦衣卫和兵卒团团围住,抄家的抄家,拿人的拿人。

  丁成虎一脸红光,前后奔忙,四处大声呼喝。

  这是有多久没办过如此大案了,丁成虎如今心中是如盛夏正午喝下一杯带蜜的冰水,浑身舒爽。

  虽然闻家不过是个地方豪族,但这只不过是开胃小菜啊!后面还不知道会牵扯出多少人头,这所有的一切在丁成虎看来,都是如此美妙。

  当他看到顾少游从屋内出来,他眼睛登时一亮,赶忙小跑了过来,毕恭毕敬道:“公子可有吩咐?”

  顾少游见他这般恭顺,也不由微微一笑,指了指苦泉和尚道:“丁千户,你帮找个人送送大师。”

  丁成虎闻言连忙应是,他也不知道这和尚到底和顾公子是什么交情,自然是不敢怠慢了,抬手叫过来两名锦衣卫小旗,嘱咐一番,这才目送他们护送着苦泉和尚离去。

  丁成虎转过头来,一脸谄笑道:“公子,后面的事,你看可还有什么嘱咐?”

  顾少游看到这一片纷纷扰扰,也不由叹了口气道:“丁千户,这些都是你们朝廷的事了,你将这里涉案的人都控制起来,再和张先生多多沟通便是。至于一些无辜之人,也不要太过苛责,嘱咐手下一声便是。”

  丁成虎马上拍着胸口道:“那是自然,公子你也知道,这次带过来的队伍,不管是锦衣卫还是这些兵卒,全都是最精锐的,顾老大人的事,我等岂敢乱伸手,公子你放心便是。”

  顾少游点点头,他知道对眼前这位丁千户来说,发财之类的事还得往后排,最紧要的是能回归到权力中枢,所以这一遭不需自己多说,他自会极为上心。

  此间事了,顾少游也不再停留,和丁成虎告辞一声,便直接返回了衢州府。

  府城人来人往,一片祥和,仿佛城外的那一份厮杀纷争只不过是一场梦幻一般。

  顾少游一路轻车熟路,来到钦差行辕的驻地,找到了张远洲。

  刚才发生的事情,自然已经有人都一一告诉了张先生,不过顾少游还是重新过来特意再说了一遍,又将带回来的那卷书册递了过去。

  “张先生,这书册足足还有一箱,此事重大,我已经让丁成虎好好看管,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送过来的。”

  张先生看着书册,脸上升起几分喜意,连连点头,又翻了几页,这才放了下来,一击掌赞道:“有了这个,浙江官场当真是尽在老大人的掌控之中了!”

  “嘿嘿,那些浙江的官员,表面恭顺,背地里却是互相串联,不听差遣。有了这些东西,正好给我打开缺口!只要有一个缺口开了,剩下的便是易如反掌,再轮不到这帮官员挣扎了。”

  张远洲一脸喜色,显然这份东西对他的助益极大,甚至在这一瞬间,他已经想好了若干手段、方案,要怎么来炮制哪些“不听话”的官员了。

  他的这番心思顾少游也能猜到个大概,不过这些是官场的事情,顾少游即不想管,也管不了。

  顾少游又指着上面莆田少林的条目道:“现在浙江已定,不知福建那边,父亲准备怎么入手?”

  张先生看着南少林的条目,目露奇光道:“公子你是建议从这莆田少林寺入手?这个主意倒是不错。”

  说着沉吟起来,一边喃喃道:“这还真是不错,这南少林和官府互相勾连,可这关系是即紧密,又不算那么密切。从他们开刀,即能震慑福建官场,又不会显得太过高调,当真不错!”

  顾少游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我倒也没想那么多,只不过我可能要找这南少林一些晦气,到时候可能需要张先生助我一臂之力,帮我敲敲边鼓就行,却不敢耽误你的全盘计划。”

  张先生一愣,啧了啧嘴,似乎还有些遗憾,也不知道他刚才是不是已经在心里把莆田少林判了死刑,顾少游不由一滴冷汗冒出。

  张先生笑道:“如果只是如此,那这个容易不过。”说着扬了扬手中的纸,说道:“这南少林作为莆田的大地主,打一打也是不错的,到时候你看我手段便是。”

  顾少游不敢再说什么,要是真的因为自己,让莆田少林彻底毁了寺庙,那这份因果可就结大了。

  两人又闲聊了一阵,如今这库银大案基本可以说告破了,接下去就是进入到更残酷、更激烈的政治斗争阶段,顾少游对这些就有些兴趣缺缺,再看到张先生应当还有不少要忙的,便告辞而出。

  顾少游站在长街上,抹了把额头,不由苦笑一声。张远洲虽然还算不上酷吏,但他这心里装的全是权谋争斗,和他聊天,当真是压力极大,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那一句话又让他开启了什么斗争的新思路。

  顾少游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转身又往夏府而去。

  夏府之内,夏泽天如今已经安然无恙从牢狱中被放了出来。

  他如今虽然精神仍旧显得有些委顿,但穿戴整齐,至少人看起来是没事了。

  厅内,夏泽天、夏夫人还有夏公子,三个人都是一脸期盼的看着顾少游。

  只不过顾少游却没见到李文秀,当即对夏夫人问道:“阿秀是出门去了?怎的不在府内?”

  夏夫人还未答话,夏泽天便笑道:“阿秀之前拿了一些地契、文书来寻我,却是为了她师门药王谷在金华的驻地,这两天我陪着阿秀去重新办了文书,那片地界现在是重新归了阿秀名下了。”

  顾少游闻言一阵恍然,原来如此,没想到阿秀这就变成一个地主了?心中也不禁一阵好笑。

  夏泽天见顾少游不再询问,便一脸热切问道:“顾少侠,那闻家堡的事情,现在如何了?”

  他之前毕竟是戴罪自身,虽然现在被放了出来,但案子一日没结,他便只能被禁足在家里,也不方便派人去探查消息,故而到现在还不知道闻家堡到底如何了。

  顾少游微微一笑,道:“幸不辱命,从今往后,江湖上就再也没有闻家堡了。”

  夏泽天眼睛瞪圆,脸上登时显出狂喜之色,大笑道:“好,好,好,这闻家也有今天,当真是老天开眼!”

  说完,他站起身来,诚心诚意的给顾少游躬了一礼,恳声道:“顾少侠,这救命之恩,在下感怀于心,实在无以为报。”

  顾少游连忙站起身来,将他扶住,笑道:“夏大人不必如此,如今这结果,也不枉我这些日子东奔西跑,总算有了个圆满结局。”

  顾少游心中暗想,其实这礼,自己受了可真不算虚。

  若是没有自己介入,那么这夏家和闻家的恩怨,还会延续到《碧血剑》之中。

  只不过到了那时,夏家的结局可真是不算好,全家除了夏雪宜之外,全部死在闻家堡手下,偌大一个夏家,顿时灰飞烟灭。

  而“金蛇郎君”夏雪宜,从此踏上了复仇之路,最后死的凄凉,其人的一生更是让人唏嘘不已。

  这一切悲剧的源头,今日是被自己给消弭的干干净净,想到这里,顾少游心中不免也有一阵自得。

  只不过这份自得却不足为外人道,只能心中暗暗想想罢了。

  只是不知这日后没了《碧血剑》中的重要人物“金蛇郎君”,会不会对后面的世界产生什么影响?“金蛇王”袁承志又该叫个什么名号?

  这些念头在顾少游脑海中飞快转了一圈,他这才笑着对夏泽天道:“夏大人也无需太过客气,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义字当先,路见不平自然应当拔刀相助。”

  说完他又笑道:“更不用说夏夫人是阿秀的长辈,这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出全力才是。”

  夏夫人在一旁听了,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打趣道:“这倒是,阿秀如今长辈只剩下了我一人,若是你们日后要成婚,那可得先过我这一关。”

  夏夫人脸色已不像之前那般苍白,薄施粉黛之下整个人也显得极为美艳,如今更是有了打趣的心思,想来是心情已是极好。

  顾少游被这一番话说得,不仅老脸一红,连道不敢。

  一时间,屋内几人说笑了起来,气氛显得十分融洽,再也没有之前那般悲悲戚戚了。

  这时,夏泽天转头看了看夏夫人,对顾少游恳声道:“刚才内子已经和我说过,希望将我仙霞派并入到华山派旗下,这事我看是极为妥当!”

  他顿了顿,眼神诚恳,又继续道:“本来我们夫妇应该亲自前往华山,拜会岳先生,可如今之事你也知道,这个大案如今还未彻底结完手尾,而我又是金华府的总捕头,实在有些抽不开身啊。”

  顾少游微微颔首,表示理解,笑道:“不妨事,若是夏大人没异议,我稍后便手书一封,让人送去华山,请我师父、师娘一起过来浙江一趟便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