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笑傲诸天:决战武学之巅 > 第141章拍案惊奇!金华府库银失窃案的真相

我的书架

第141章拍案惊奇!金华府库银失窃案的真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严三星脸色惨白,惊恐之极,哀求道:“顾公子,不,顾少侠,我上次有眼不识泰山,做出猪狗不如的行径,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这等卑贱之人计较好不好?”

  顾少游嘿然一笑道:“你倒是有心了,你怎知我是姓顾?”

  严三星脸上带着几分讨好之意,连忙道:“我……小的后来去查过,知道少侠你是华山派高足,还是顾老大人的儿子,您是个大人物,就不要跟我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了吧!”

  说完,他又大声哀求道:“顾少侠,不,顾大侠,华山派是名门正派,你可不能见死不救,能不能帮我解开穴道,让我先止血可好?”

  他一直到现在,都还以为顾少游仍旧是为了之前在陕西道上,被他下毒的事情来教训他。

  顾少游看到他肩膀上的伤口一直在往外冒血,看起来十分可怖,不过刚才这一剑顾少游心里有数,虽然看起来惊人,但也伤不到他性命,至少还能坚持不少时间。

  当下顾少游也不理他,又问道:“你在这里养这么多蛇是做什么?”

  严三星眼珠微转,吞吞吐吐说道:“这是小的安身立命的本事,在这里养蛇,自然,自然是极为正常的。”

  顾少游冷笑连连,也不说话,只是盯着他。

  严三星头上开始冒出斗大的汗珠,身子虽然不能动,但眼睛里是越来越慌。

  就在他有些不知所以的时候,顾少游突然问道:“你刚才给桐柏双奇的银子是从哪里来的?”

  严三星瞳孔瞬间张大,脸上显出惊慌失措之色。

  顾少游又冷冷道:“为何这些银子成色和官银如此相似?”

  “你想清楚了再说,免得产生了什么后果,我可不会负责。”顾少游脸上似笑非笑,眼神却锐利异常,直刺的严三星不敢对视。

  严三星如今心中是慢慢沉了下去。

  他本以为只是当初茶铺下毒的事情,这公子哥想来报仇,心中难免还有几分侥幸。这事当初自己并未得手,若是低个头,做个小,兴许还能蒙混过去。

  可他万万没想到,顾少游竟然是在刚才酒楼之中便已缀上了自己,而且追问的还是他如今心底最大的秘密:银子的来历!

  严三星心中各种思绪瞬时划过,牵了牵嘴角,小心翼翼道:“那些银子,是小的在赌场里赢的,这几日手气实在是忒好,所以才赢了不少钱。”

  顾少游气极反笑,这小子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脸上渐渐冷了下来,道:“说这种骗小孩的话,你以为我会信吗?”

  “你既然不愿意说,我也不逼你,你再好好想想吧。”说完,顾少游也不再理他,眼帘低垂,竟好似盘坐在地上开始运功打坐起来了。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严三星只觉口中越来越干,身子越来越轻,肩膀上流出的血,沿着他的胳膊往下,一直流到手腕处,又一滴一滴滴在地上。

  他只觉得自己的生机正在随着这一滴滴的鲜血,逐渐离他身体而去。

  他心中恐惧之意越来越大,只好不断苦苦哀求,见到顾少游纹丝不动,又开始破口大骂。

  “什么狗屁华山派,亏你们还说自己是名门正派,有哪个名门正派会如此狠毒的!”

  只是不管他哀求还是咒骂,顾少游仍旧纹丝不动,充耳不闻。

  他脑中渐渐有些发昏,心知自己若是再不止血,恐怕就真的会在这里丧命,鲜血每从他手腕上流下来一滴,他的心就往下沉了一分,绝望之情已然占据了整个心头。

  严三星不停喘着气,沙哑着声音,猛地低吼道:“请,请顾大侠救命,小的愿说!”

  顾少游嘿嘿一笑,睁开双眼,手指如电,在他肩膀上连点几下,血流瞬间止住了。

  顾少游笑道:“你最好快点说,你如今流血过多,身子只会越来越弱,而且血腥气太重,我现在若走了,你觉得这里会不会有什么猛兽过来?”

  他这笑容落在严三星眼中,当真是比恶魔还要可怕。

  严三星咽了口唾沫,惨然一笑,他也知道这关是没法过去了,只得缓缓开口道:“这些银子,的确就是官银重铸的,所以成色才如此之好。”

  顾少游一听,精神顿时一振,知道戏肉来了,赶忙问道:“那这些官银,可就是金华府失窃的官银?”

  严三星听了一愣,脱口道:“怎么这事你也知道。”

  说完,他脸上又显出恍然之色,喃喃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是顾老大人的儿子,据说他来浙江就是要督办此事,怪不得你会知道。”

  他瞬间搞清楚了一切来龙去脉,只是心里绝望之意更甚,原本残存的那一点侥幸如今已经完全不见一丝踪影。

  顾少游也不理他这些心思,冷笑一声道:“不错,我就是追查这事来的,你也知道我父亲是谁,便老老实实说了吧,说不定我还会让我父亲饶你一命。”

  严三星听了这话,眼中又瞬时燃起了一丝希望,他挣扎了几下,将自己重新靠在树上,喘着气,咬着牙道:“顾少侠,你说话可要算话。我若是都说了,你可得饶过我这条贱命!”

  顾少游哼了一声,道:“那就要看你说的怎么样了!”

  严三星眼神纠结,又渐渐黯淡下来,长叹一声,再不隐瞒,开始一五一十说了起来:“这件事,是闻家堡的人,找我一起干的。事情也是他们起的头,我只是负责了其中一小部分罢了。”

  此言一出,顾少游心中登时一凛,双眼微微发亮,果然,此事的主谋,竟然真的是闻家堡!看来夏捕头的直觉还真是没错。

  顾少游也不出声,仔细听严三星讲了起来。

  “此事说来话长,公子可知金华府的库银是怎么来的?”严三星看了眼顾少游,灰败的脸上微微一动,继续说道:“要知道,各地县衙银库每隔三个月上送一次库银到府库。由于县衙所收赋税都是细碎银子,上送府库的银子必须铸锻成块,所以县衙收到的碎银都是交到银店,由银店铸成银元宝,再在每个月的十五号送入银库。”

  “而这个碎银在银店中加工的过程,便被我发现了破绽!”

  “在银店之中,铸银有这么一个增白工序,在元宝铸造成块后,用大铁桶装上水,佐以酸梅硼砂,将元宝排列桶内,生火煮之,煮毕再加以揩擦,这样能让元宝其白如雪,名曰“梅洗。”

  “我和闻家大长老闻启修本就相熟,那日,我在他府中做客,无意中他说起了闻家名下的产业,也就是这银店的买卖,和这官银在银店中的工序流程。”

  “我当日从闻家回来后,一开始并未对这事放在心上,只是又开始每日对蛇儿的训练。”

  “我训出来的这些蛇,都是灵性十足!我若是要指挥他们去干些什么事,当真是如臂使指,就仿佛是我的另一个分身一般。”

  “当日,我一边训着蛇,忽然之间突发奇想,若我能指挥这些蛇儿,进入官府库房之内,将银子全都叼出来会如何?!”

  “当时想到这个,我当真是浑身战栗,简直就要高呼出来!”

  严三星说到这里,胸口不断起伏,脸上渐渐显出一层光彩出来,双眼在夜色中烨烨发光,显然即便时间过去了许久,他仍旧为他的想法感到激动不已。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语气急促,继续说道:“只是,这其中还有若干个关窍无法实现。比如这银子乃是死物,本身并无任何味道,我就算把蛇练的再好,它也没办法分辨出什么是银子,什么是石头啊!”

  “后来,我又继续苦苦思索,果然被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我练的这些蛇儿,对一种药草的味道极为敏感,这种药草名叫‘金线蝴蝶’,本身在这浙西之地就颇为广泛,我这次来浙西之地,本来有一半原因就为了这金线蝴蝶而来。”

  “若是能让银子沾染上金线蝴蝶的味道,那么只要我再对蛇儿进行一系列的训练,它就能为我将这银子给叼出来!”

  严三星眼中显出几分狂热之色,傲然道:“说到这训蛇之法,当今天下之大,能在我之上的恐怕是极少!”

  “想到做到,我那几日里,发疯似的开始训练蛇儿,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练了十日之后,这事总算是成了!”

  严三星仿佛在述说他生平最值得骄傲的事情一般,说到这里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只是刚笑了一半,又看到顾少游双眼正灼灼的盯着他,他的笑声不免登时一顿,脸上不禁有些讪讪然起来。

  “那一日,天气极好,刚好就是正月龙抬头,我记得实在是清楚之极。”

  “我带着我的宝贝蛇儿,直接来到闻家堡,拉了闻家大长老闻启修来到密室,把我的设想跟他一五一十说了,又给他演示了一番。”

  “只要我给银子沾染上金线蝴蝶的味道,再让蛇儿去寻,就算隔了甚远,蛇儿都能很顺利的将银子给我叼过来!”

  “嘿嘿,他那日的脸色,可是精彩之极,仿佛从未想到世间竟然还有这种法子。”

  “只是可惜,我在这浙西之地,并无任何人脉,要做成这等大事,靠我一个人是不成的。”

  “闻家堡却不同,闻家在浙西之地耕耘多年,人脉极广!那闻启修也是个狠辣角色,他看了我的演示,当下便拍板下来,这事他和我一起干了!”

  “闻启修他动作很快,他一开始还特意避开衢州府,专门去了金华。他买通了一个银店里的伙计,让这伙计在官银重铸的时候,偷偷加入我调配好的金线蝴蝶,只要将这药偷入到梅洗的大铁桶内,这事便成了!”

  “果然和我预想中的一样,那一日,我偷偷潜入到金华府存放库银的库房之外,让我的蛇儿顺着那通风管道钻了进去,不一会儿,蛇儿出来的时候,嘴里便叼了一锭银子!哈哈,当真是天不负我。”

  那一刻当真是严三星这一辈子里最痛快的一刻,这一切的过程,都由他一手策划而出,只可惜事情重大,他也没办法向人述说。

  如今总算有机会,痛痛快快说出来,严三星只觉越说越畅快,一时之间竟都忘了自己如今的处境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偷偷带了十多条蛇儿,分工合作,只一夜功夫,就把那金华府的库房给搬了个干净!”

  听到这里,顾少游心中不由一动,脱口道:“为什么那些蛇偷走的只是二十两一个的元宝,五十两一个的大元宝一个也没动?难道大元宝没经过梅洗,没沾上你这金线蝴蝶的味道?”

  一边说着,顾少游目光往旁边刚才那一群毒蛇的尸体巡视而去,猛然间脑中电光一闪,他不由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你这些毒蛇基本都是手臂粗细,对于毒蛇来说,五十两的大元宝太大了,它们压根叼不动,也带不走!”

  严三星微微一愕,讪讪道:“顾公子果然聪明,一下便看破了真相,没错,确是如此,真是可惜,可惜之极啊!”这话说完,他又发觉自己失言,赶忙闭上嘴巴。

  顾少游听完这整个过程和故事,心中不由恍然大悟,对眼前这十分不起眼的“双蛇恶丐”严三星,倒是升起了几分刮目相看来。

  万万没想到,这库银失窃一事,竟然是这些毒蛇所为,也怪不得金华府上下大肆排查,却没有查出任何问题来。

  若不是严三星将这过程细细道来,顾少游也根本想不到这上面去。

  当真是蛇有蛇路,鼠有鼠路,这天下之大,奇人异士实在太多,各种奇诡的事情都会发生。

  严三星此时已从刚才的狂热中冷静下来,脸上带着几分可怜之意,眼巴巴望着顾少游道:“顾公子,这事的前因后果,我可是都说了,你看……”

  顾少游也不理他,又细细思索了阵又道:“这事闻家堡的人,参与了多少?是闻启修一人所为,还是还有其他人参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