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笑傲诸天:决战武学之巅 > 第九十九章徒儿见过师父,师娘

我的书架

第九十九章徒儿见过师父,师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师兄,我弟弟顾少权还有青青姑娘,如今如何了?”顾少游先将信收好,想了想,又对着梁发问道。

  梁发一击掌道:“我刚要和你说起呢,他们如今都好,师父已经正式把他们收入门墙了,如今他们都是华山派弟子了。”

  说完,他神色骄傲,颇有自豪之意。

  顾少游被他这份自豪感染,也不仅颇为欣喜。

  两人又聊了几句,梁发也不停留,直接告辞离去。

  顾少游目送他离去,便转身敲开了父亲的大门,将师父给的信恭恭敬敬的交了过去。

  顾元昌接过来,略微扫视一眼,笑道:“少游,你这师父看来也是个读书人,这字写的颇有神韵,不错。”

  顾元昌自己就是本朝有名的书法大家,能得到他这一句‘不错’已是相当难得。当下顾少游便也笑道:“我师父的确经常以读书人自居,平日里练武之余,读书写字也未曾放下。”

  顾元昌听了这话,倒是来了兴趣,道:“那倒是难得,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你也要多学学你师父,该看的书也不要落下才是。”

  听了这话,顾少游也不由一阵惭愧,他穿越过来后,对八股文章自然是半点兴趣也无,但是平日里的读书写字还真是被抛下了,现在想来的确不该,不管怎么说,多读书总没有坏处,至少对自己理解各类武学典籍也大有帮助。

  当下他连连点头称是,又趁机和顾元昌聊起了易经。

  顾元昌大为惊奇,在他看来,自己这二儿子习武之后,当真是性情大变,若放在以前,哪里会如此轻易服软,早就拿话头刺过来了。

  他不由感到老怀大畅,再加上他自幼科举之时,治的典籍本就是十分冷门的《易经》,如今顾少游虚心来问,更是搔到了他的痒处,他也不藏私,对着顾少游的问题一一解答了起来。

  这一番交谈,顾少游收获不少,要知道独孤九剑里融入了大量易经里的思想,对易经这部典籍的理解程度,直接决定了这门功法的上限。

  心中只怪自己没想到这茬,放着一位易学大家在旁,居然没想过去请教。

  这一番长谈,倒是让父子之间的关系融洽了不少,也算是意外之喜。

  在接下来的几日里,顾元昌也开始忙碌起来。

  西安府、陕西省的大大小小官员,他都要一一去见上一面,如今正式复出,这份官场交际却也是必不可少。

  总督、布政使、知府……几日里,他不免分身乏术,四处应酬。

  这让顾少游倒是落了个清闲,他陪着李文秀,把西安城里里外外好好游览了一番。又或整天腻在一起,要么修习神照功,要么一起推演清风剑法。

  这等日子,当真让顾少游有些乐不思蜀,他本以为旅途枯燥,没想到在这西安城里倒是好好逍遥了一番。

  中间又私底下抽空和钱多比试了一场,这一次顾少游独孤九剑和神照功统统没用,只用了希夷剑法便轻松压过钱多,这也让钱多心中又惊又惧,自此态度更是恭敬了几分。

  如此过了几日,这行程毕竟是没法再耽搁了,顾元昌这才停了各路应酬,催促众人开始重新赶路。

  这一次,队伍的目的地正是黄河边上大名鼎鼎的渡口:风陵渡。

  风陵渡镇因传说女娲风姓,且陵墓在该镇境内,又是黄河渡口之一,故名。

  这风陵渡靠近潼关,乃是一处极为有名的关口,地理位置也极为关键,连接陕西和河南两省,顺黄河而下,便可直达洛阳、开封。

  而队伍的半程目的地也正是开封。

  到了开封,再重新换船,便可沿着运河一路南下,直接到达杭州。

  在古代交通不便的情况下,走水路无疑是最佳选择,这样一路若是中间不耽搁,想来到达浙江省的时间也不用太久。

  不过要到风陵渡,就要先路过华山。

  这几日来,顾元昌有空的时候便抽时间和顾少游大谈易理,对自己这二儿子也是满意异常,同时对他的师父,也升起了几分兴趣。

  若是放在之前,这等江湖散人,可是从来不会被顾元昌放在心上的。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顾家两个儿子,竟然同时拜在华山派门下,这种事情就算现在想来,也让顾元昌感到一丝不可思议。

  不管如何,他也明白,这位大名鼎鼎的“君子剑”岳不群,自己需得见上一面才是。

  ******

  华山脚下的华阴县外,岳不群夫妇早已在此等候多久了。

  两人都是中年,男的丰神俊朗,女的文秀清雅,衣衫飘飘,腰间都挂着一柄长剑,气度非凡,让人一见便会为之心折。

  顾少游远远见了,心中是极为激动,赶忙策马上前,翻身下马,深深一拜:“徒儿见过师父,师娘。”

  岳不群翻身下马,将顾少游扶起,上下打量一番,脸上露出温和笑容,道:“好,好,看来你这武功也没放下。”

  宁中则在一旁也笑道:“少游现在在陕西境内可是闯出了偌大名声,好小子,师娘当时倒是没看错你。”

  顾少游一阵汗颜,连称不敢,后面车队这时候也过来了,顾少游连忙给师父介绍了一番。

  一行人乱哄哄的见过礼后,岳不群对着顾元昌恭敬道:“顾老大人,晚生在华阴县内已安排好住处,请老大人移步。”

  华山派虽然穷惯了,但在华阴县里还是有几处产业,岳不群当下便引着众人,一起去了华阴县内的一处庄子。

  到了住所,让顾少游大为高兴的是,他三弟顾少权如今也已等在了那里。

  两兄弟见面,几句话之后,之前分别带来的疏离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弟,你如今这精气神可谓大大不同,这几日在华山上可有什么感受?”

  顾少权如今模样的确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上了华山时间并不长,可明显感受到了他体内渐渐孕育出一股力量感,整个人也沉稳了不少,这和他之前那副骄横狂傲的模样真是有着天壤之别。

  (建了个书友群,欢迎加入,吹水聊天,196437124)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