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笑傲诸天:决战武学之巅 > 第二十九章好孩子,去吧,去吧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好孩子,去吧,去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独孤九剑不愧是当今天下第一的顶级剑术!

  如今,经过几天的学习和讲解,自己这独孤九剑总算是入了门,但是顾少游看着面板上的提示,仍旧眼皮直跳。

  “独孤九剑:当前等级0,升级所需潜能点为:3000点。”

  当终于浮现出来这一行文字的时候,顾少游心里是又喜又惊。

  喜的是终于算是入门了,接下去可以用潜能点提升。惊的是这需要的潜能点未免也太多了吧?

  不过转眼一想,似乎也合理,毕竟这独孤九剑,算上总决式在内一共九招,如果拆分出来,其实相当于九门武功才对!

  如此一来,3000点潜能点倒也不能算多。

  顾少游上思过崖之前,就好好刷了几天潜能,再加上这几日来天天听风清扬讲解武学,3000点虽然多,但总算在风清扬教导独孤九剑的十五天后给凑齐了!

  至于后山石洞里魔教十长老刻画的五岳剑派剑法,只能等下次有机会再来学了。一来是找不到好机会,显得十分刻意。二来则是这潜能点也是远远不够。三来那石刻上毕竟都只是些残招,如今已有独孤九剑的情况下,也没太大必要。

  在“升级”的按钮上狠狠点了下去,顾少游脑海中登时涌入无数招数,犹如走马灯一般不停播放。

  破剑式、破刀式、破枪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气式,不算总诀,这八招里涵盖了无数兵器知识,这一下涌入,饶是顾少游精神强韧,也一时有些受不了。

  独孤九剑,号称破尽天下武功,可是独孤求败若非尽阅天下武学,又如何敢称能破尽天下武功?!

  “料敌机先,攻其破绽!”

  这八个字包含的内容实在太多,太广!

  过了好半晌,顾少游这才缓过劲来,瞬时,他的眼睛闪亮,心中更是激动万分!

  不管是剑术还是剑意,顾少游心中明白,自己都获得了一个犹如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

  正在心潮澎湃之时,刚想试试手中剑术,这时风清扬过来了。

  风清扬照例又指点了两人几句,只是刚看了两招,不仅“咦”了一声,出言道:“少游,你这独孤九剑莫非已经摸到门槛了不成?”

  顾少游微微一笑,也没反驳,点头道:“太师叔,弟子这两日来偶有所悟,颇有心得。”

  风清扬微微皱眉,脸上似有不信,忽的他手上一动,却是多了一根树枝,树枝微颤,划过一道神妙之极的弧线,向顾少游刺来!

  顾少游精神一振,眼睛瞪圆,脑中飞快运转,手上长剑猛地向树枝一侧刺去!

  这一招攻敌之必救,而无视对手剑路的下一个变化,已然隐隐有了独孤九剑的影子。

  风清扬表情略有动容,手上不停,华山派的各种精妙招式便如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的倾泻而来。

  顾少游只抵挡了几招,便已满头大汗,心中敬畏之情油然升起。

  风清扬的剑术只可以用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来形容!

  即便自己看到了破绽,却只会在下个瞬间被轻易抹去,每招、每式,就仿佛是水银泻地,无影无形,这剑法简直可称得上是鬼神莫测!

  “铛铛铛”,顾少游辗转腾挪,突然手腕一痛,手上长剑高高飞起,“噗”的一声插在地上。

  原来是风清扬刚刚用树枝刺中了顾少游的手腕。

  顾少游脸上胀的通红,将地上的长剑捡起,有些羞愧,恭恭敬敬对着风清扬道:“太师叔剑法通神,弟子学艺不精。”

  风清扬并未说话,只怔怔看着顾少游,好半晌才长叹一声,脸上表情说不出是欢喜还是惆怅:“想当年我自诩乃是天下少见的剑术奇才,这独孤九剑又是以‘悟’字为主,我前后花费了数月,才堪堪入得门来。”

  “没想到,这才不过半月有余,你的独孤九剑就已经窥得门径了!”

  旁边令狐冲听了,心中也颇不是滋味,脸皮有些发胀,更觉无地自容,讪讪道:“让太师叔失望了,弟子如今还未入门。”

  这还好是他素来豁达,对自己这位师弟的种种神奇也有了豁免,因此并没有产生嫉妒的感觉。

  风清扬摆了摆手道:“无事,令狐你的悟性我已看在眼里,按如今这进度,不出三个月你也能够初步学成。”

  又望着眼前两人,风清扬感慨一声道:“实在没想到,华山派大难之后,竟然又有你二人这般良才,实在是华山之幸。”

  令狐冲脱口而出道:“太师叔,你不如也下了后山,让弟子长奉你左右,也可照料你平日起居。”

  顾少游闻言,虽然知道估计风清扬并不会同意,但也大点其头。

  果然,风清扬脸上一板,一甩袖袍,冷冷道:“此事我自有决断,无需再提。”

  两人听了,登时噤若寒蝉,不敢再言。

  接下来的两天里,两人继续和风清扬学习剑术,只不过离顾少游出发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 号【书友大本营】 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顾少游心中只觉遗憾无比,跟着风太师叔学剑,当真是这人生最大的快事。

  可谓字字珠玑,口灿莲花也不过如此!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自从那次令狐冲出言后,风清扬变得更为沉默了许多,眼神中似乎也冷然了许多,虽然还会出言指点,但经常是惜字如金,指导的频率和之前的时候已经相差甚远。

  这一日,顾少游练完剑,就走到风清扬面前,恭恭敬敬行礼道:“太师叔,弟子家中还有要事,如今已到了启程的日子,特来向太师叔辞行。”

  风清扬端坐在岩石之上,闻言双眼微张,又打量了顾少游一番,嘴角微微一笑道:“好孩子,去吧,去吧。”

  顾少游不仅有些语气哽咽,登时就说不出话来。

  按书中记载,风清扬在给令狐冲传授完剑术后,就再也没有露面,只有旁人的一些只言片语中曾经提到他。

  也不知这一番离去,回来后还是否有机会再见?

  令狐冲站在一边,眼中虽有不舍,但也并未太过伤感,只是若他知道这次学完剑,可能终生再也无法见到风清扬,他心里会是一种什么滋味?

  顾少游跪在地上,千言万语梗在口中无法说出,只得重重叩了三个头,大声道:“风太师叔,弟子下山去了。”

  说罢,站起身来,默然转身,仰天长啸,纵起身法飞掠而下,却是再不敢回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