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六十一章 送宝老童子?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一章 送宝老童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片刻功夫,那一黑一红两道身影已是飞出百里之遥。
突然这红袍老者眉心一阵刺痛,眉心内一滴魂血渐渐消散,自是那徒儿拜师之时祭献之物,魂血散,说明那红袍青年已是道消魂灭。
红袍老者怒目圆睁,大怒道:”无耻小儿,杀了老夫爱徒,老夫定要将你炼成尸傀,再挫骨扬灰!”
“无耻?”前方黑影骤然一停,闪身落地,铛的一声,黑龙在手。
方游回过头来,冷声道:“方某做事向来无愧于心,何来无耻二字?倒是你们这火云门,烧杀夺掠无恶不作,确实配得上无耻二字。”
“牙尖嘴利!去老夫手上这阎罗钟里聒噪吧!”
话毕这红袍老者双手结印,身前竟是出现一口小钟,这小钟通体晶莹,冥光流转,观之极为诡异。
小钟一闪,已在半空,更是迎风便涨,幽芒大盛,渐渐竟是大到三四丈宽,那钟内璧上,幻化出无尽橙红烈焰,那烈焰在钟内翻滚不休,从钟底举头望去,内里无尽幽深,竟是望不到顶,恍若是另一个空间。
“此钟为老夫炙炼尸傀之器,坠入其中饱受炽炎炼化之苦,今日老夫便用此钟给你送终!”
红袍老者放声大笑,须发飘荡,立于半空,一式法决,那阎罗钟猛地向方游罩来,巨钟所过之处,方圆百丈的地面竟是瞬间被炽烤龟裂,草木化为飞灰。 
方游急急后撤,身法极快,黑影闪动,口中嘲讽:“此钟确实不凡,稍刻方某便收下了,先谢过你这送宝老童子!”
嘴上如此嘲笑,但方游实则丝毫不敢大意,大部灵力均在双腿,那阎罗钟如影随形,万一真被罩住,估计是万事休矣。
即便方游之速远超一般筑基修士,但这巨钟罩来,每次却也均是千钧一发堪堪闪躲而过。
“哈哈哈,狂妄小儿,老夫便看看你能躲得几时?“红袍老者此刻极为舒爽,不停法诀操控,看着方游颇为狼狈的身法。
这阎罗钟奇异,屡次罩不住方游,那钟底竟是越来越巨大,起伏之速也是越来越快,好似颇为恼怒一般。
此刻红袍老者已是立于半空,双手翻飞,操控着那阎罗钟恍若要罩住雀鸟之感,胜券在握的感觉让老者白须飘动,舒爽非常,甚至已经想象到那炼化方游时声嘶力竭的惨叫之音。
方游身法已如流光,在方圆百丈之内不停游走,但此刻已是心生一计,成与不成,试过方知。
“冥现!”闪躲中方游一声大喝。
轰隆一声巨响,阎罗钟罩了个正着,那地面咔咔声中大片龟裂,从那无数缝隙中,呼呼冒出烈火,百丈之内,万物瞬间焚化,飞灰不留。
半空中的红袍老者这次未见方游闪出,心中大喜,好一番功夫,终于罩住了这小子!
“哈哈,狂妄小儿!还想要老夫的宝贝么?好好在里面享受焚炼之苦吧!”
红袍老者大笑着,那替徒儿复仇的快感跃然心间,法诀一松,飘然落地,便要收了这法宝。
就等着返回官道,再收了那灵体炼鼎,掳走端木公主,一箭三雕,大功两件。
“嗯?”老者缓缓走向那巨钟,此刻这钟足有阁楼大小,与之相比,这老者都如那燕雀一般。
“这是什么?!”红袍老者一惊,那阎罗巨钟的一角,此刻并未完全罩在地上,方才在空中自是未看清晰。
此刻落地,但见那巨钟一角微微抬起,竟是被七八具冥骨生生托举着,冥骨半截已陷入地下,此刻钟底却与地面留有三四尺高的缝隙,那缝隙中正呼呼外窜着烈焰,几具冥骨周身燃烧,眼见也要化为飞灰,但那些冥骨的身下,哪里有方游的影子!
“冥爆!”一声冷喝,竟是在红袍老者身后数丈远之处传来。
“你!”老者大惊,不过刹那,那几具冥骨轰然炸裂,一时间地动山摇,威势极大,远在百里外的一众凡人都感觉到了地面颤动,唯有夕夭俏脸轻笑。
那七八具冥骨一瞬剧烈的自爆,竟是生生将那巨大的阎罗钟冲击的侧倾起来,露出了半个巨大的钟底,钟内烈焰倾泻而出,红袍老者不禁飞身后撤,方寸一乱。
“想出来?出的来么?”方游一声冷笑,身后神魔虚影瞬间出现,无声嘶吼。
“坠星填海!”方游轻喝,虚空之中双手结出一个奇异的法诀,那神魔虚影竟也是同步施法。
筑基期方能施展的演化自神魔轩辕诀的术法,方游此刻第一次施展。
只见方游身后刹那出现一片虚空大开,虚空中繁星璀璨。
一颗繁星坠落,恍若引起了连锁反应般,瞬间那一颗颗繁星幻化成无数流星,拖拽着耀目光尾,星瀑般向红袍老者奔流而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从这老者大喜落地,到巨钟侧倾、流星如雨,仅仅片刻便是换了天地。
那星瀑之威,竟让老者有无法阻挡之感。
“你!你隐藏了修为!你这无耻小儿!你不是筑基修士!”红袍老者大惊,一身红袍疯狂鼓荡,周身灵气外放去硬撼那坠星填海之术。
距离太近,躲无可躲,身后便是那巨钟之口,若不硬撼,若有奈何?
一阵密集的飞陨之音,无数流光飞入那阎罗巨钟之口,那流光之间,赫然还有一具红袍身影。
咣当一声巨响,没有冥骨在下支撑,倾斜的阎罗钟终于轰然扣倒,这次真是罩了个严严实实。
不过片刻,再无声息,红袍老者之宝,最终吞噬了其主,联系切断,此刻渐渐不再暴躁,缓缓缩小成了一只小钟模样,晶莹剔透,幽光流转。
随着阎罗钟与其主联系中断,方游一招,那小钟飞到手中,端详半晌,没有法诀,这宝器却是无法催动。
“说你是送宝老童子,你还不信。”方游一笑,将阎罗钟收入了储物袋中。
“拿回去给小妖看看,说不准有催动之法。”这阎罗钟颇为玄妙,方游很是喜欢,说不准今后有大用处。
黑龙唤出,一道流光,载着方游片刻不见。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