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五十九章 人家只听主人的

我的书架

第五十九章 人家只听主人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几堆零散的篝火,映照着百十来名黑衣刺客手中的寒刃,此刻月朗星稀,凉风习习,更添杀气。
黑衣刺客一字排开,呈扇形将娶亲队伍围住,从人数上说,郑昌的禁军并不占优势。
此刻这些禁军在郑昌的命令下并没有上马,而是在马下拉开了架势,距离太近,短兵相接,骑在马上诸多不便,要吃大亏。
郑昌怒喝到:“尔等是什么人?可知劫持皇族要诛连九族?!”
那黑衣人一声冷笑:“受雇于人,不问来处,我等本就是刀尖舔血的买卖,还怕什么诛连九族?”
转念又道:”话只说一次,我等只要公主,无关人等快滚保命,否则刀剑无情!“
此刻一众随从家丁婢女均是伏地抱头,颤抖不止,皇族迎亲,哪想过会冒出这样的事。
“找死!给我诛!”郑昌不再多言,长枪执手,当先冲出,杀入敌阵。
郑昌之后几十名兵士自也是训练有素,一波人随将军杀敌,一波人将公主护住。
此刻端木瑶倒是极为冷静,站在中央观望着军士和刺客们杀作一团,不知在想些什么。
端木瑶有意无意瞟向不远处的方游,这个少年此刻仍坐在地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一群凡人白刃飞血。
对于方游来讲,两边都没有交情,自也没法偏袒哪边,凡人之争,没有对错,况且他好心提醒,但是郑昌不信任自己,还让丁延带人看住了自己。
怒喝声、惨叫声、兵刃穿透肉身之声、劈砍声、不绝于耳,不过片刻,双方互有伤亡,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和血迹吓得一众家丁婢女惊叫连连。
方游看了一眼丁延,缓缓说:“再不去帮忙,公主可就要被掳走了。”
丁延咬牙,正如方游所言,虽然这边是禁军,但是那些黑衣刺客明显均是武艺高强,身手狠辣,郑昌这边伤亡极大。
方游声音不算太大,但是离得近,端木瑶自然是听到了,此刻远远望着方游,但没有开口,这个少年给她的感觉极为不凡,隐隐的,让她感觉如果这少年松口,他们所有人都会得救。
“郑将军,我来助你!”最终丁延大吼一声,也不管什么方游了,挥舞长刀,去援助郑昌。
这丁延极为武勇,片刻间便是斩倒两人。
“主人,咱们为什么不去帮忙?”夕夭问道。
“都是凡人,哪边对,哪边错,你说得清么?”方游缓缓道。
修士不扰凡人之事,这是修真界不成文的规定,至少万古以来,曾经的修真界确实如此,但时过境迁,荒境贫瘠,很多原则都在变化,方游自是不知。
“他们为什么要掳走公主?”夕夭问道。
“大概是贪图美色吧?”方游玩笑道,百十号刺客杀人如麻,只为贪图美色,这也太过荒诞。
“呸,没句正经话,在人家看来,那些凡人刺客,应该是玉龙城的人。”夕夭思索道。
“呦,不八卦了脑子倒变得好使了,他们确实是玉龙城的人。”方游笑道。
在方游看来,绿林盗匪不会有刺客之威,既然这端木公主要出嫁黎朝太子,那么刺杀公主之人要么是太子的敌手,要么便是玉龙城。
若是太子的敌手,刺杀公主,没有半分好处,那么定是玉龙城,但玉龙城要和亲,刺杀公主又有何图谋。
难道是开战的理由?刺杀了公主,玉龙城自然不会说是自己干的,但是公主没了,黎朝理应给个交代,交代的不满意,那就开打。
方游摇摇头,虽然都是自己胡乱猜测,但是凡人总是这样,大概也八九不离十。
双方战况焦灼,互有死伤,丁延几人加入战团,禁军这便竟是渐渐占了上风,沙场之人确实更加勇武。
“大概想帮忙也帮不上了。”方游笑道。
“嗯?”此刻方游灵识一扫,竟又有一人出现在远处,这人不是凡人,而是个修士!
~
果然。
突然一声爆燃,密林中突然窜出一条火蛇,轰的一响,火蛇炸裂在禁军之中,满地杂草瞬间点燃,温度骤然飙升,顷刻间几名军士便周身火焰在地上滚动起来,惨叫声甚是凄厉。
“爆炎之术?修士也掺和进来了?“方游一愣。
此刻黑衣刺客们纷纷收手,向着密林中跪拜。
拜见仙主之声此起彼伏,那些黑衣刺客的眼神中充满狂热。
“仙人?”郑昌这边愣在当地,这些刺客背后竟然有仙人撑腰,万事休矣。
端木楠也愣了,眼神充满不安,又隐隐望了望方游。
那密林阴暗出,缓缓走出一个红袍身影,是个青年人,面目清瘦,眉眼间有刻薄之相。
红袍青年走过跪拜的一群黑衣刺客,站在两队人马中央,冷笑道:“一群蝼蚁,我火云门要拿的人,尔等也敢阻拦?”
一语未毕,又是一团火焰出现在那青年手掌,对于凡人来讲,这不是仙人又是什么,郑昌自是冷汗直流,暗道我命休矣。
此刻方游目露古怪,火云门,不就是千草阁背后那个修真门派么,这些果真是玉龙城的人。
“小妖,你去逗逗他吧,一个练气小修,在凡人面前耀武扬威,实在看不惯。”方游笑道。
“嗯嗯,这事人家喜欢。”夕夭嘻嘻笑道,从方游识海中飘出,瞬间出现在端木瑶身前。
两队人马同时大惊,这仙人在此,怎么突然又出现一具鬼魂!
那红袍青年也是一愣,这是灵体?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凡人的队伍中?
“练气小哥,在凡人面前颐指气使,害不害臊呀。”夕夭笑嘻嘻道。
修真界强者为尊,这灵体不同于一般修士,灵识扫过竟是看不透修为,一时这红袍青年也不敢轻举妄动。
端木瑶目有喜色,这鬼魂少女初见可怕,还以为要对自己不利,但此刻分明是在帮忙。
想到此处,她又悄悄望了眼方游所在的方向,因为她发现这鬼魂少女,就是从那边飘过来的。
此刻红袍青年虽然不敢轻易动手,自觉颇没面子,嘴是敢动的,冷笑道:“灵体,你可知这公主是我火云门要的人,我火云门代表的是玉龙城,你阻我宗门之事,不怕承受不起么?!”
夕夭俏脸微抬,天真道:“火云门?没听说过,人家只听主人的。”
“主人?”红袍青年脸上挂不住,轻一阵紫一阵。
“你主人是谁?可敢现身一见?”
一听这话,夕夭嘻嘻笑道:“你连人家都不敢动,有什么资格见人家的主人呀?”
“你!”红袍青年怒道,但他确实不敢动,吓唬吓唬凡人还行,毕竟他只有练气七层。
此刻一众黑衣刺客也是面露古怪,这仙主,面对这鬼魂竟然畏缩了,这不是他们见识过的狠辣仙人呐。
“哈哈哈,资格?那老夫可有这资格,见你家主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