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五十八章 林中有客

我的书架

第五十八章 林中有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大队迎亲的车马浩浩荡荡行进在大路上,此刻渐渐落日低垂,晚霞紫橙。
方游一个人坐在最后的轿厢里面,大摇其头。
“这个小妖啊,以前怎么没有发现,竟是如此八卦,对女人也感兴趣呐。”方游自语道。
“还竟然去了那么久,看不够么?还是正在吓唬人为乐呢?”
~~~
那最大的轿厢之中,夕夭此刻正漂浮在半空,虚坐之姿,晃荡着双腿,距离端木公主不过三尺。
端木公主正襟危坐,双手攥着衣角,等着这鬼魂问话。
“你叫端木?来自哪里呀?”夕夭笑着问道,那笑容就像个单纯的少女。
“嗯,我叫端木瑶,来自玉龙城端木家。”端木公主轻声道,生怕车外的人听到。
“端木瑶....名字不错,摘下面纱让人家看看。”夕夭充满期待。
“这......按照礼数,这个不能摘的呀。”端木瑶为难道。
“嗯?”夕夭凑近了一些,做了个鬼脸,跟欺负方游时如出一辙,什么礼数,管我何事。
眼看这鬼魂凑的这么近,端木瑶害怕极了,只好不情愿的摘下面上那红纱。
顿时夕夭眼前一亮,这端木公主,生的可真美啊,闭月羞花,粉雕玉琢。
夕夭撅起嘴,她可不喜欢太漂亮的女人,这个世间只能自己最美。
“你从玉龙城来,端木家,那便是皇家喽,去筑黎城是要嫁给哪位皇子啊?”夕夭噘着嘴,也没忘了继续八卦。
端木瑶重新戴上面纱,轻声道:“嫁给....嫁给太子。”
太子?夕夭一愣,仿佛想起了什么。
“你见过太子吗?”夕夭问道,带着点警觉。
端木瑶看到这鬼魂皱起眉头,更害怕了,轻声道:“父母之命,此前自是没有见过太子.....只是知道太子名讳。”
“没有见过太子......那筑黎城的太子,叫什么名字?”
“叫.....叫方游。”端木瑶轻声道,她也不知道,这面前的鬼魂怎么突然便不高兴了。
虽然夕夭不知这端木瑶说的是不是同一个人,但是方游曾言记忆苏醒后想起,妹妹方芸是黎朝四公主,而他是当朝太子。
“你不能嫁给他。”夕夭冷声道。
“为...为什么不能?”端木瑶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
“因为....”夕夭一时语塞,是啊,为什么不能?
“因为那方游是个妖怪,会吃人的!”夕夭噘着嘴说道。
“啊?......”这下端木瑶吓傻了,吃人的妖怪,那不是比这鬼魂还可怕!
“嗯,害怕了吧,那就听人家的,记得悔婚哦,不然你就被吃掉了。”夕夭嘻嘻笑道,瞬间不见。
又是一阵清风刮过,夕夭回到了方游的轿厢。
奇怪了,这藏锋器灵好像不太高兴啊。
“你怎么了?吓人反被人吓了?”方游笑问。
“哕!......”夕夭做了个鬼脸,噘着嘴。
“这可有意思了,那大轿厢里,坐的谁?”方游忍住不笑。
“坐的你老婆!”夕夭哼了一声。
“啥?我老婆不是在这么?“方游一惊,转而哈哈笑道。
“嗯?!”夕夭嗔怒,俏脸瞬间绯红。
“龌龊!”
“下次能不能换个词,我哪龌龊了?”玩笑都不能开,方游无奈道,女孩的心思太难猜了。
~
此刻已是夜幕低垂,明月高悬,漫天星斗,徐风轻送,颇有凉意。
郑昌将军一抬手,后面的队伍缓缓停下。
郑昌翻身下马,朗声道:“诸位,距离筑黎城还有三日路程,今晚就在此歇息吧,明日再赶路。”
众人应下,自是一派忙碌起来,支帐扎营,生火做饭,乱而有序,训练有素。
中央那车轿上,端木公主被几名侍女服侍下车,公主出现,众人自是慌忙行礼,这是太子未来的夫人,很可能就是今后的黎朝皇后,万不敢怠慢。
郑昌赶紧迎上,行礼道:“公主一路奔波,末将怠慢了。”
端木瑶却是莹莹回礼,毫无架子,道:“郑将军才辛苦了,小女子感激的很。”
鬼魂之事她自是不敢说出口,不自觉又向身后望了望,看到远处最后一架马车上,方游跳了下来,帮忙生起篝火。
端木瑶望这少年衣着相貌不凡,竟是仙气飘然,不禁又想到那鬼魂说的太子吃人之事,心中不禁恐惧又黯然,身为玉龙王朝端木家的大小姐,为了两朝和睦而和亲,竟是被吃掉的归宿么。
~
零散的几堆篝火生起,所有人席地而坐,喝酒吃肉,高声呼喝,公主平易近人,众人自也开怀放松。
方游静静坐在远处,看着这凡尘景象微笑不语,凡尘的生活,对于方游来说,都是些不好的回忆,不管是未来世界还是曾经过往。
除了想起方芸,他会心中一暖,这么些时日来,随着修为的不断提高,脑海中的记忆也在逐渐复苏,早已接受和认可了自己这具躯体和灵魂。
郑昌面带笑意坐到了方游身边,这个少年,给他的印象很好,胆识过人,又性格内敛,不似一般百姓,颇有结交之意。
“小兄弟,去那梵天寺,是为了求佛吗?”郑昌笑问。
“不全是,去拜会一位高僧。”方游回答。
“梵天寺距离筑黎城仅有五天路程,小兄弟此前去过咱黎朝之都筑黎城吗?”
这个问题方游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去是去过,但是曾经那个不是自己,没去过吧,但是记忆都在,甚至方游已经习惯那便是自己的记忆,感同身受,羁绊在心。
“没有去过。”方游想了想,如是回答。
“那可颇为遗憾了,这筑黎城呐,与那玉龙城并称中州不夜城,日夜繁华,这次行程结束,不如在下做东,邀请小兄弟好好逛逛。”郑昌热情相邀。
方游笑答:“恭敬不如从命,小生先谢过将军了。”
反正不着急赶时间,有机会感受一下尘世繁华,方游倒也没有理由拒绝这好意。
两人闲聊,颇为投缘。
突然,方游眉角轻颤,灵识扫过,林中有人!
还不止一人,而是一群人,均是黑衣蒙面,杀手模样。
这边大批迎亲人马仍是对酒当歌,笑语欢声,毫无察觉。
方游轻声道:“郑将军,那林中,有客人来了。”
郑昌眉头一挑,沙场多年,他自是知道方游指的是什么。
但是久经沙场的敏感,此刻自己竟也没有丝毫察觉林中异动,不知这少年如何察觉,让郑昌不禁怀疑,并不是怀疑方游的判断,而是怀疑方游的身份。
郑昌站起身来,高声喝到:“布阵!保护公主!”
将军这突如其来的喝令,众人自是大惊,但是瞬间回过神来,将士们训练有素,抽出马刀剑戟,将随行众人和端木公主层层围护起来。
郑昌一个眼神,那丁延自明,带着两人,将方游围了起来,看似是保护,实则是防范,方游如何不知?但仍然坐在地上,微笑不语。
凡人之事,他没有插手的心思。
果然,哗啦啦一阵响,霎时间从那密林里窜出来不下百十人,均是黑衣蒙面,寒刀霍霍。
“交出公主!其他人免死!若敢阻拦,杀无赦!”当先一个黑衣人寒声道。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