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五十七章 端木公主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七章 端木公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朝霞漫天,翠林遍野,鸟语花香。
数月不见天日,此刻方游站在这朝阳下,不禁浑身舒畅,心情大好。
斑斑在一人多高的草从中驰来窜去,兴奋非常。
彩云之下,方游与夕夭相视一笑。
“小妖啊,你知道那梵天寺在何处么?”
“西面。”
“能具体点不?”
“人家也没去过呐。”夕夭无语,也确实如此,几万年前,自然还没有梵天寺。
“既然如此,便先往西方去吧,到时再问好了。”
话毕,方游招回斑斑。
“不用坐骑么?那路途可是极远。”夕夭问道。
铛的一声,方游黑龙飞戟在手,笑道:“总得尝尝新鲜吧,咱现在可是能飞了。”
呼的一声,那黑龙飞戟迎风见涨,周身散出乌芒,方游闪身踏上,颇为威风。
“走起,小妖,看主人带你追风逐月。”方游哈哈笑道。
夕夭做了个鬼脸,漂浮在方游身侧。
轰的一声,恍若音爆,黑龙飞戟冲天而起,那速度竟是丝毫不慢,很快在天际化作一个黑点,远离了这栖泽外的连绵密林。
~~~
第一次踏戟飞行,虽然此戟名为黑龙,但也仅仅是下品宝器,并未经过任何淬炼,但这黑龙飞在空中,尾部拖拽出一条乌芒,脚下山峦呼呼而过,方游仍是颇为满意。
“成仙了,此刻方某是那真正的仙人了。”方游笑着调侃。
“小乞丐呐,真不嫌丑。”夕夭白了他一眼。
“为何要去那梵天寺呢?”夕夭问道。
“这个...一来是那悟明方丈的指点,二来是南笙师姐曾言那永玄大师可知天下事,所以我想问问关于那荒魄龙晶。”
“这样啊.....”关于那剑刃,夕夭确是毫无思绪,甚至连她都不知,藏锋曾经是一把完整的剑。
当初方游有言要重塑剑身,夕夭还颇为感动,但若藏锋本就有刃,为何在那荒麟兽的巢穴,那少女又是谁?也是器灵吗?一剑双灵,匪夷所思。
第一次御器飞行,方游筑基修为,仍需要不断补充自身灵力维持飞行,一路行来,灵石耗费也是颇巨,确实不如唤出斑斑来得性价比高,不过方游最不缺的便是灵石,同时还能借此稳定自身的修为。
~~~
日升月落,这一人一灵始终在天空上,未曾停歇,一晃已是数个日夜,算来也飞行了数万里之遥。
持续飞行,即便是修士,此刻也是颇为疲惫,方游二人微一相商,决定落地修整,本就不着急赶路,只因新鲜,竟是连续飞行了数日之久。
此处已是远离阳山的中州境内,为一片平原,郁郁葱葱,满地红翠,偶有小兽追逐嘻嘻,一派平和。
方游二人所立之处应是一条官道,路很宽敞,容得下五架车马并排而行,官道曲折向前,望不到尽头。
晃晃悠悠行了半日,身后遥遥传来唢呐锣鼓之声,隐隐出现了两排旗帜和一大队人马。
“嗯?”方游灵识扫过,这是凡人的队伍,前面是几十骑官兵,后面是十几架马车,每架马车均是由四匹高大白马拉着装饰奢华的轿厢,而队伍的正中央,那最大也是最豪华的轿厢里,此刻侧帘微开,露出一张女子的脸,头饰华贵,面戴红纱。
马车旁是两队随从,敲锣打鼓,颇为热闹,还有数名侍女,在那最大的轿厢两侧,那迎风招展的旗帜上,均印着大大的黎字。
“嗯?这是娶亲的队伍,看起来倒像是皇族的阵仗。”方游笑道。
“娶亲?人家要看娶亲!”夕夭兴奋道。
“你激动个什么劲啊?又不是娶你。”
“不行,人家就要看!”虽然这么说,夕夭还是藏进了方游的识海,否则这器灵让凡人看到,定要以为是那鬼魂之类,得把人吓死。
~~~
这颇为浩荡的娶亲队伍,很快便到了近前,当先的士兵看到道路中间站着个少年,衣冠楚楚,人畜无害的模样。
“丁延,你去问问,这少年站在前面干嘛?“一个貌似将军模样的中年人对身旁马鞍上的士兵说。
“好嘞,郑将军!”
只见这名叫丁延的士兵一提缰绳,战马嘶鸣一声,向方游掠去。
本来二人距离便不算太远,这丁延也是有心炫耀,给少年个下马威,方便问话。
看到战马四蹄翻飞而来,方游竟是不闪不躲,嘴角始终挂着浅笑。
那战马瞬息而至,眼看便要踩踏少年,丁延一提缰绳,战马嘶鸣,竟是直起身来,停在方游身前五尺。
方游始终无动于衷,一脸笑意望着丁延。
“好胆识!”丁延内心不禁赞道。
“小哥这是往哪里去?为何阻我大黎皇族的迎亲队伍,可知是要掉脑袋的!”丁延高声道。
方游一拱手,笑道:“这位军爷,小生无阻挡之意,实是不知那梵天寺如何走,想问个路而已。”
“梵天寺?”丁延一愣,看着少年衣冠楚楚,气貌不凡,自不是那山村野夫,原来是去拜佛的。
前面这情况,后面的中年人自是看得清晰,方游此前那淡定模样,让他颇有好感,此时朗声道:“丁延,回来吧。这位小兄弟,我们此行是去那筑黎城,距离梵天寺已是不远,可愿同行?”
“好呀好呀。”夕夭的声音在方游脑海里笑道。
“你到底激动个什么劲啊。”方游实是无奈。
“如此小生便是叨扰将军了。”方游拱了拱手。
“哈哈,好说,叫我郑昌便可,后面有车厢空着,你便去那里吧。”叫郑昌的将军笑道。
方游谢过,也没客气,钻进了最后一架马车的轿厢,一路人马很快又开始行进。
~~~
“我要去看看新娘子。”
这轿厢中只有方游一人,轿中所放均是些嫁妆之类,夕夭飘出来,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干嘛要看新娘子,几万年没见过娶亲的么?”方游无奈。
“没有,这个真没有,而且这可是要嫁给皇族的公主,更加应该见一见呀。”
“小妖啊,我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你这么八卦呢?”
“八卦?你又说这些妖怪语言,讨厌的很!”夕夭撅起嘴。
“我说呐,你要是过去,这个样子不得把新娘子吓傻么?”方游看着她,虽然貌似是个精致无比的美少女,但是身躯略有虚幻,漂浮而行,不是凡间的鬼魂又是什么?
“人家哪个样子?人家很丑吗?”夕夭不乐意道。
“哎呀,随便你啊,真是没办法。”方游无语。
“嘻嘻,谢主隆恩。”夕夭冲方游一拜,那模样,却是可爱可人。
瞬间夕夭消失不见,方游无奈的摇了摇头。
车外的众人只感到一阵清风刮过,凡人之眼哪能看清夕夭的身影,紧接着,那最大的轿厢里传出一声低呼。
听到低呼声,那郑昌将军极为警觉,但又不能擅自撩开帘子看,忙问道:“端木公主,可还好?”
此刻轿厢内,这端木公主面前漂浮着一个黑裙少女,正笑嘻嘻的看着她,俏唇轻启,但那声音却是从她脑海中传来。
“新娘子,不要大叫,不然人家会杀了你哦,听懂了吗?”
那端木公主惊恐的点点头,回应道:“劳郑将军挂怀,小女子无碍,方才只是颠了一下。”
“无事便好,属下告退。”话毕,郑昌又策马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嘻嘻,真听话。”夕夭笑道。
“姑娘是何人?为何突现此处?”端木公主紧绷身体,很是紧张。
“如你所见,人家是鬼魂哦,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不然你可惨喽,明白了吗?”夕夭嘻嘻笑道。
若是此刻方游看到夕夭如此,定是大为头疼,这器灵竟然有如此怪癖的好奇心。
端木公主对鬼魂这事深信不疑,不停点头:“嗯嗯,明白了。”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