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五十三章 喜怒无常?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三章 喜怒无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道藏锋》开启了第一个VIP章节,如果道友看到这里,说明你定是我的座上贵宾,今后我会用更高质量的文字书写这个荡气回肠的修真世界,也感谢诸位道友长此以往的支持和厚爱。)
方游在雷劫洗礼中修为节节攀升,最终稳定在元婴高阶大圆满,距离飞天境界仅一步之遥。
元婴修为,足以问鼎阳山,笑傲荒境。
须知荒境灵气匮乏,修行艰难,大能修士无不是那些资质惊天之辈,即便如此,整个荒境的元婴修士也不过两手之数。
荒境中修为超过元婴,那便是传说中的存在,轻不出世降临。
方游此刻周身雷电游走,恍若雷神,举手投足中,竟暗含天地规则,整个人的气质已有睥睨天下之感。
方游抬头遥望那劫云,眼神凌冽,威严道:“还不散去,等着方某斩你么?”
匪夷所思的是,此刻那劫云竟仿佛听懂了方游言语,雷幕骤停,厚重的暗色缓缓飘散,最终消失于无形。
月光重现,漫天星斗,映射着星空下那魔神般的少年。
元婴高阶大圆满.....
青虚真人此刻面如死灰,眼前的方游,已不是他可以企及之人。
方游冷笑,道:”青虚老鬼,不是要搜魂么?怎么不动手?“
“逆天之人....逆天之人.....”青虚真人目光暗淡,喃喃自语。
下一刻又是突然面目狰狞,嘶吼一声:“凭什么!凭什么天道要选择你!逆天之人,老夫也要一战!”
这一句嘶吼,怎么听来竟都是颇为悲壮。
青虚真人满头苍白飘荡,四百年修行之功,在此刻被全力激发,身后虚空轰然打开,电光游走。
仿佛角色互换一般,这次他要做哪蚍蜉撼树之事。
刹那间,虚冥剑气迸发,无数电光从青虚身后的虚空中张牙舞爪扑向方游。
甚至周遭数里都被映照成那青蓝之色。
这集四百年修为为一击的虚冥剑气,怕是那元婴之下均是要顷刻灰飞烟灭。
但是此刻,青虚真人面对的是元婴高阶大圆满的方游。
“哈哈哈哈!可笑!可叹!原来这便是修为,这便是力量,这便是方某梦寐以求之物。”
方游此刻只感觉自己不止可以沟通天地,更可以掌控天地,那感觉极为玄妙。
法随心动,随手间便是天地规则,移山填海,无所不能。
不见方游有何动作,面对那青虚真人全力一击,面对那扑面而来的无数狰狞电光,方游开口轻吐:“散。”
仅仅这一个字,那虚冥剑气竟是破了,无数电光顷刻散乱飞扬,恍若被打散的萤火之群,最终化为无形,青虚身后虚空闭合,方才那一击,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一口鲜血,染红青虚真人的前襟。
“哈哈哈哈!”青虚真人仰天长啸,面目染血,那模样极为凄惨。
“天道天道,何为天道?老夫四百年修这天道,最终竟道消小儿之手!狗屁天道!”
青虚真人抬首望天,两行清泪,从苍老面庞上淌落。
不甘,这老者确有不甘。
方游面露古怪,似笑非笑望着青虚真人,拥有修为的感觉,让他陶醉。
“青虚老鬼,你哭丧什么劲,好不害丑!”
“要杀便杀,休得辱没老夫!”青虚真人嘶吼道。
方游忽然一笑,道:“此刻方某突然不想杀你了,你这个模样,我很喜欢。”
“???”青虚真人一愣。
“滚回青阳门,告诉你那个荒淫的儿子,等着方某去摘你们的项上人头!”方游喝到。
竟然放自己走?青虚真人大感意外,这是玩什么花样?这方游喜怒无常,青虚不禁愣在当地。
“方某也许下一刻主意就变了。”方游冷笑。
魔,这是个魔!青虚真人冷汗直流,但这次没有耽搁,踉跄站起,迅速遁走,很快变成一个光点,消失在天际。
一派掌门,曾经方游无法企及之修,此刻,落荒而逃。
~
方游面色一冷,同样飞身而起,向相反的方向冲天而起,迅速掠走。
什么魔?什么喜怒无常?若能杀那青虚真人,方游的性格怎么可能不杀?
只不过方才那一切太过玄幻,超过了所有人的认知,包括青虚真人,完全被震慑的无法思考。
但只有方游知晓,他惊觉那劫云散去后,自己的修为一直在下降,此刻早已跌落为了金丹中阶,不知再过片刻,会不会重新变为练气之修!
那时不是他杀这青虚真人,而是他必死呐!
~~~
金丹修士不需踏剑而行,方游一路御空,速度极快,他需要找到一处安全所在,最好是一座洞府。
不过片刻功夫,方游已是飞出百里之遥,此处是阳山群山之间一片连绵的丘陵,丘陵之上密林密布,巨木参天。
方游的修为仍在快速跌落,此时已降成金丹初阶,再有一步便成筑基。
不久之前那旷世劫雷和法斗,方游不知会否引来了不得的人物,是敌非友实难判断,所以他时间不多,必须隐蔽起来。
脚下巨木越来越密集,方游目测那巨木最密集的一处丘陵,当是个不错的所在,不再犹豫,金丹修为迸发,黑龙飞出,修为今非昔比,那黑龙看似悄无声息,但那丘陵竟如豆腐一般,被钻出一个极深的洞穴。
方游飞身而下,进入洞穴深处,施法将那洞口完全封堵。
此刻斑斑已然苏醒,被方游唤出。
还不放心,又让斑斑在洞口处布下了禁制,不管是否万无一失,自己目前只能做到此种程度。
方游一阵虚弱,瘫坐在地,那种疲惫,不是简单靠丹药便能恢复的。
此刻方游的修为已经跌落到筑基高阶,修为跌落,识海内的雄浑灵气也不断轰然离体,方游只感浑身巨痛,丹田坍缩,肉身恍若散架。
筑基中阶,修为再次跌落,方游再难支撑,眼前出现恍惚。
筑基初阶,藏锋剑柄突然飞出,悬浮在方游身前。
方游惨笑:“老伙计……这个时候,你要血炼………”
眼前一黑,方游终是晕厥过去。
~~~
明月渐渐西落,旭日将要东升。
这后半宿,此处密林上空陆续掠过了数道身影,形色各异,不出方游所料,这些身影敌友不知,但均是金丹以上的修为。
那几道身影在周边山脉徘徊良久后自是离开,片刻之后,这空中又出现了一艘楼船,那楼船诡异,竟是由六尊傀儡托举而行,每尊傀儡均是金丹修为!
这楼船在方游所在洞穴上空悬停许久,一直到旭日东升,朝霞满天,方才离去,突兀出现,又瞬间消失。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