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五十一章 古剑,剑刃?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一章 古剑,剑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游和南笙跟着那金丹荒麟兽走了许久,穿过方游当初掉落的那挂满钟乳石的溶洞,之后是一段曲折向下的甬道。
这处溶洞南笙自是不知,途中方游向她大概讲述了被救之后发生之事,南笙不禁唏嘘,将方游送入那法术开凿的山洞之后,能否得救全看天命,南笙这无心插柳倒是变相送了方游一场造化。
穿过那冗长的甬道,已不知深入地下多久,二人面前终于景物变换,出现了一个规模更加巨大的溶洞,那穹顶上密布的各式钟乳石,均散发着淡淡的幽光。
在这溶洞的正中央,是一池清泉,泉水很静,没有波澜。
那池水的中心,有一座石台,石台上有什么在流光闪烁。
金丹荒麟兽在池边停下来,巨大的双目望着石台,那目中竟是充满了忧伤和黯然。
方游二人缓缓走近石台,那石台上,竟是停放着一口水晶之棺,方才那流光正是出自此棺。
再看棺中,方游猛然浑身剧震,只因此刻这棺中,安详的躺着一个少女,一袭白裙,肌肤胜雪,粉雕玉琢,惊为天人。
此刻少女双目微闭,恍若沉睡。
“小妖?!”方游张大了嘴,声音颤抖。
南笙也是一惊,凝目望去,心中暗道,这便是那灵体?但转瞬又有些莫名的黯然。
夕夭为什么会在这里?方游双手抚棺,望眼欲穿。
“不对....这不是小妖.....”方游喃喃道,再凝目而望,棺中这少女竟与夕夭有八成相像,但年龄却稍幼几分。
方游抬起头,问询的望着那金丹兽王。
“藏~锋~”兽王传出一道神念,回响在方游脑海。
“藏锋?这少女与藏锋有关?”方游惊道。
“剑~刃~”这两字从那兽王神念中传出,方游闻之颤动,这少女,境是那藏锋的剑刃?这藏锋古剑,果真不仅是剑柄么?
但这藏锋剑刃为何在此处?这兽王又究竟是何来路?方游迫切相询。
“荒~魄~龙~晶~,再~来~~”
不想这兽王传出这几个字后,便再无神念,巨目微闭,似乎不愿再理会方游。
方游凝望着水晶棺,心中喃喃,小妖记忆未复,不知还有多少秘密等着自己,虽然此刻方游觉得其实自己便是个惊天大秘密。
最后望一眼那像夕夭一般的少女,方游从石台上退了下来,向那金丹荒麟兽王遥遥一拜。
“兽王,方游这便离去了,种种之恩,将来必报,待寻得那荒魄龙晶,自会回到此处。”
那兽王并未睁开眼,而是鼻间突然呼出两道白气,方游二人只感眼前一阵眩晕,再清醒时,竟然已是洞外,那栖泽飞瀑遥遥可见。
如此可知,方才那地穴,非金丹兽王接引而不可入,这也解释了为何当初青宗明一行徘徊数月没有再见到一尊荒麟兽。
此刻天空中仍然飘散着朵朵雪花,漫山遍野再次盖上雪茫,渡劫之痕早已不再,几个时辰前的一切,恍若梦境。
南笙将那筑基丹交给方游,方游接过,谨慎收起,那紫金之芒当是摄人心魄,筑基之时吞服此丹,不知会有何种惊天之威,或许又是一场造化。
“南笙师姐,那荒魄龙晶,究竟为何物?”方游一丝线索均无,若是夕夭在此,定能略知一二。
“从未听闻过此物。”南笙思索良久,微微摇头。
微风拂过,带着雪花,吹散了南笙的额发,这画面很美,此前种种,也应印在方游心中。
南笙垂首,轻声道:“方游,我该走了,我们都应该去追寻自己的道,有缘自会再见。”
“嗯,师姐保重.....”方游没有挽留,他明白这一刻迟早会来,他也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要去探寻。
没有过多话语,南笙招出飞剑,冲天而起,恍若仙子飘舞。
遥遥传来南笙的声音:“那荒魄龙晶,不如去问一问梵天寺的永玄大师。”
再望,那翠袍倩影,已消失在天际。
~
收拾心境,方游向那栖泽飞瀑遥遥再拜,他知那荒麟兽的巢穴,定在那飞瀑之下。
之后遥望一眼那启霄洞穴的所在,再无言语,斑斑化成那双角荒麟兽,载着方游一飞冲天,梵天寺,方游要去那里。
~
但仅仅在空中不到片刻,突然一道身影闪现在斑斑身后不足百丈,那身影清瘦,白须白眉,看似道骨仙风,此刻却是杀气升腾。
这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那青阳掌门青虚真人。
“孽徒,原来你便是那秘宝,真是让老夫找的辛苦,这就把你一身的秘密留下吧!”
青虚真人冷笑一声,向斑斑掠来,虚婴修为,自是不用脚踏飞剑,御空而行,速度极快。
“卑鄙老鬼阴魂不散!”方游惊怒,实未想到这丹劫竟然引来这个老妖怪,虽然今后此人必诛,但此刻那境界差距,实在太过悬殊。
方游向斑斑传出神念,双角荒麟兽瞬间气息暴涨,那速度之快与之金丹修士也是当承不让。
一阵骨骼摩擦之音,方游身后现出七具冥骨,毫无保留,向青虚真人飞掠而去。
方游自知这七具冥骨难挡青虚,脑海中飞快思索逃遁之法。
“冥散!”方游大喝。
半空中轰响惊天,七具冥骨自爆之威将方游身后炸出一阵苍茫波动。
“孽徒,儿戏之术也想伤了老夫,快滚下来让老夫搜魂!”
此刻这青虚真人哪有半分掌门之容,利益之下,仙凡无异,这方游在青虚真人看来便是突破修为的关键,虚婴对练气,怎能有悬念。
方游自然知道,此刻浑身解数没有任何保留的余地,能用什么是什么,拖得一刻是一刻。
只见青虚真人身后虚空微开,也不见结印施法,刹那三道剑芒从那虚空中激射而出,直指方游。
方游只感身后无尽威压袭来,剑芒未至,体内灵气竟已动荡不稳。
“这便是虚婴修士之威么?”方游银牙紧咬,刹那身后现出神魔虚影,那虚影一体两面,一仙一魔,观之极为诡异。
神魔虚影身形瞬间暴涨,足有三丈之高,方游毫无保留,全身灵力鼓荡而起。
“无知小儿,准备硬撼老夫这虚冥剑气么?”青虚真人冷笑,但目中却流露渴望,这神魔虚影不凡,这小子身上究竟有多少秘密,今日定要得知!
方游不傻,怎不知自己全力硬撼这剑气也定然死于剑下。
此刻方游不再犹豫,那久未现世的藏锋剑柄一阵红色流光,出现在方游手中,连同身后那神魔虚影,此刻竟也是持剑而立,那不是剑柄,虽是虚影,但却是一柄完整的长剑,红光流转。
“此为何物?”青虚真人一惊,因为那剑柄上,竟让他感受到一丝荒古的气息,转而眼神中流露出更多的渴望。
“青虚老鬼!吃方某一剑!”方游爆喝,向身后全力挥出一剑,影随心动,那神魔虚影也同时挥剑劈斩。
刹那一片红芒竟是映红了半边天穹,向青虚真人激荡而去......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