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四十八章 此丹若出,必引天劫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 此丹若出,必引天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几个储物袋中应是没有南笙需要之物,毕竟几个低阶修士,不会身怀异宝,外加这开盲盒之事,本就是概率极低。
南笙默默拿出一枚兽丹,那兽丹一出,整个房间都被映成了幽紫的颜色,这是一枚元婴修为的兽丹。
“斑斑,布个阵。”方游对斑斑说道。
嗷~呜~
这小兽竟能听懂方游的话语,晃晃小脑袋,张口一吐,瞬间整个房间都笼罩在一片似有似无的虚无中,外界对这小屋已是肉眼不可查,灵识不可入。
至于能隔绝多高修为的灵识,方游倒是不知道,但这斑斑禁制一道乃是天成,极为神奇。
“南笙师姐,那元婴兽丹今后与你定有用处,这次还是用我的吧。”方游也拿出一枚元婴兽丹,这元婴兽丹太过稀有,灵兽修到元婴修为哪尊不得有万年道行,强如启霄也只在那洞府中留下了五枚,方游送了千书一枚、南笙一枚,自己还留有三枚。
“南笙师姐?”见南笙没有言语,方游又道。
“好。”南笙想了想,没有拒绝,倒不是舍不得自己那枚兽丹,而是突然感觉这小师弟所赠之物,不愿轻易耗之。
南笙唤出那丹炉,此物一直伴随左右,并非凡物,颇通灵性。
南笙手速飞快,将那些灵材一一加工,或成片、或成粉、或成丹,均是片刻完成,又思索良久,判断那相生变化之规律,逐个将其放入丹炉。
然后拿出两块中品灵石,自然也是方游所赠。
中品灵石为引,南笙准备施法开那灵火,但是瞬间那丹炉却是剧烈震动,仿佛极为抗拒这丹炼一般。
南笙一惊,暗道:“丹劫.....竟没有想到。”
“南笙师姐,这是怎么了?”方游也颇为紧张。
南笙收了丹炉,道:“灵材不凡,元婴兽丹为核,中品灵火炼制,这枚筑基丹非那青阳门赠物,若是成丹,定是逆天,必招丹劫,此丹不能在这里炼制。”
“逆天筑基丹.....”方游一愣,那期待之情瞬间高涨。
洞府,方游想到,如果需要避人耳目又偏远安全之地,此时必是那里无疑。
“南笙师姐,我知道一处地方,我们去哪里,定然无恙。”
“好。”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看方游如此笃定,南笙选择相信这个小师弟。
此时已是深夜,来不及跟悟明方丈辞别了,方游留下一张字条,与南笙离开了后山客房。
二人速度极快,不过片刻已出现在山下的青陵道上。
“南笙师姐,此地距离青阳门有多远?”方游问道,既然南笙选择带方游来这青陵寺,应该对周围自是熟悉。
“两千里。”南笙回答。
原来这么远,真不知道一个月前,这师姐是怎么把自己带到的这青陵寺。
“那处地方距离此地三千里,就在栖泽。”方游说道。
“栖泽?”南笙自是没有想到方游说的地方竟是在那里,但是转念一想,应当便是当时方游所言的另有际遇之地。
“嗯,去了师姐便知,咱们这就出发吧。”方游说道。
“可是,你不能御剑飞行,咱们这一路走去,怕是需要半月光景。”南笙说道,俏脸有些微红,不过夜色下看不清晰,此刻方游醒着,自是不能像上次那样背着他一路飞行了。
“哈哈,师姐多虑了,这个无碍。”方游笑道。
“斑斑,靠你了。”说着方游拿出一块中品灵石,这小兽立马叼走,嚼的那叫一个带劲。
不过片刻,斑斑肉墩墩的小身躯不停抖动,刹那间二人面前便出现了一尊巨大的双角荒麟兽,那双角泛着月光,威风凛凛,恍若圣兽,哪还有一点可爱模样。
清冷如南笙,此刻都不禁有些看傻了。
嗷~嗷~呜~
“好了,南笙师姐,请上车吧。”方游笑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上车?.......这是,那小兽?”南笙实在是惊诧不已。
“正是,有了斑斑,咱们不用半日便到。”
~
双角荒麟兽一飞冲天,载着二人很快融入这夜色中,第一次乘坐荒麟兽,南笙颇为好奇,还微有激动,这小师弟果真不凡,不枉那时自己施救。
其实当初在栖泽,之所以南笙选择救那方游,理由跟千书一样,均是觉得方游不喜乱杀,跟自己是一类人,陨落实在可惜可叹。
哪知当初一个单纯的决定,却是救下了自己今生最大的因果。
~
方游和南笙到达栖泽时,正赶上旭日东升,朝霞漫天,逐霞巨兽,让二人不禁有些陶醉。
栖泽此时依然安静祥和,没有修士的打扰,生灵万物自是生生不息。
巨石轰轰打开,现出了那启霄的洞府。
进来之前,南笙自也看到了那墙上的字迹。
“启霄为何人?”南笙修道岁月不长,自是不知那数百年前惊艳绝伦的浮霄殿启霄。
“是个与师弟有恩的前辈高人。”方游解释道。
这小师弟果真来路非常,南笙暗道,却没有想过这一切均是自己所救的因果。
二人步入洞府,方游挥手间点燃石壁上的灯火,身后的石门轰轰闭合。
再次回到故里,斑斑兴奋非常,跑来跑去,欢叫个不停,可能突然想起了陪它玩耍的夕夭,小兽欢腾了一会又耷拉着脑袋卧到了当初那块半空的岩石上。
~
“南笙师姐,此处应是极为安全,平日也少有修士来到,可以安心炼丹,若引那丹劫,你我合力对付便是。”方游说道。
“好。”南笙不再多言,盘膝坐下,伸手一招,那丹炉出现在身前,灵火点燃,那逆天筑基丹,正式开始炼制。
南笙极为小心谨慎,逐一放入灵材,控制灵火,那些灵材被不断的添加或者摄出,再不断计算相生相合之变化,足足一个时辰的时间,那丹炉还未合上,说明还未真正开始炼制,南笙白皙的面庞上隐隐渗出细密的汗珠。
方游更是不敢打扰,当初在此地数月,他知这洞府极为安全,因为当年启霄在这里不知闭关了多少岁月,光是那石门上的禁制,便不是等闲可破。
此刻方游静静打坐吐纳,这数月来自从度过那生死劫难,又得无名灵丹滋养,识海内第八座灵台早已光芒夺目,突破练气九层已是指日可待。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