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四十七章 你拜的是欲望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 你拜的是欲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游此刻童心大发,把那五个修士的储物袋当做战利品拿在手上。
“盲盒?”南笙不解,微微侧头。
“嗯,就是我们也不知道这储物袋里有什么,师姐随便挑三个,我挑两个,开出什么各凭运气。”方游笑道。
“好。”南笙明白了,拿过了其中的三个储物袋,比方游多一个,同样没有拒绝方游的好意。
方游把另外两个收起来,二人都没有急着看里面有什么,而是快步离开此处,激战过后,难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
来到青陵寺,上山下山的香客依然熙熙攘攘,寺庙里香雾缭绕,佛音缥缈。
二人来到那主殿前,却是大老远就听到有些喧闹。
一群人把悟明方丈围了起来,一个青年叽里呱啦在不断指责什么。
什么人敢在寺庙里闹事?方游二人也走了过去。
人群里是个身着锦袍的青年,身旁还跟着几个家丁,应该是玉龙城里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之类。
此刻这青年手指悟明方丈,正在破口大骂:“还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你这个骗子,定要给本公子一个说法!”
悟明双手合十,无喜无悲,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老衲何时骗过公子?”
“还说未骗,分明就是骗了,快快把本公子捐赠那十万两白银香火钱还回来!”说着青年伸出手,一旁的数个家丁也是随声附和,大声吆喝。
方游挤进人群,向悟明见礼,问道:“方丈,发生何事?”
那青年看到方游,这少年倒是身带仙气,不像乡野之人,观之不凡,遂向方游道:“这位小哥来得整好,你来评评理,这寺庙是否骗了本公子的香火钱。”
方游看着青年,那个执挎弟子的神态让他颇为不喜,问道:“如何骗钱,你说说看。”
“好,那便说说,本公子是这寺庙的常客,来拜这佛,也是乞求家运亨通,逢赌必赢,但是本公子虔心求佛,那赌运却不见涨!”青年愤愤的说。
“求佛,求的是赌运?”方游一愣。
“求赌运不可以吗?佛说只要心诚,那万事皆可!然后这方丈说,愿望无法实现,是本公子心不够诚,本公子每次来上香,均要捐上数千白银,这次更是捐了十万两白银,心够不够诚?”
“然后呢?既然是捐献,为何又让方丈退还与你?”方游问道。
“因为他骗了本公子,诚心捐了十万两白银,本公子那赌运依然不涨,这次可好,连宅子都抵出去了,这拜的是什么佛?佛又为何不实现愿望?你说该不该退?”青年大叫。
“不该。”方游冷声道。
“为何不该?你给本公子个说法!”
“因为你拜的不是佛,你拜的,只是自己的欲望。”方游缓缓道。
“你说什么?”青年一愣。
“佛说众生平等,香火钱乃香客修缮寺庙的心意,并不是佛收的,你捐的多,佛就应该满足你的欲望,那些平民百姓因为身穷物匮就该遭到佛的遗弃?那这是众生的佛还是你一人的佛?”
“可是....”青年一时语结。
“佛佑的是众生平安喜乐,不是你一个人的欲望奢靡,多积福报,多做善事,佛自佑你。”
“阿弥陀佛.....”悟明方丈目中有光,对方游点头。
“回去吧,扰佛门清净,福报难圆,对你百害无益,既然想让佛佑你,便要先敬佛。”
青年一愣,似有感悟。
悟明方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这方施主所言,正是老衲所想,望公子三思.....“
最终这青年倒是未再纠缠,唤上众家丁,姗姗离去了。
~
人群散去,很快便一往如常,香雾佛音环绕。
方游和南笙也准备离去,此刻南笙目露微光,适才方游那一番言语,实是让她刮目相看了,这小师弟厉害的紧。
“阿弥陀佛。”悟明方丈双手合十。
方游笑道:“方丈有什么事吗?”
“方施主,极具慧根,方才言语,让老衲也颇有所感。”
“方丈言重了,方游愧不敢当。”方游一愣,确实不是谦逊,他不动佛法,方才也只不过是说了心中所想而已。
“阿弥陀佛,老衲句句实言,今后有机会,还望方施主去那梵天寺看上一看,或有感悟。”悟明方丈诚心道。
梵天寺,自是那位于中州,云川大陆最大的佛门圣地。
方游亦是双手合十,道:“感谢方丈指点,今后方游必去。”
听到梵天寺之名,南笙的眼角却是微不可查波动了一下,但秀目低垂,没有言语。
~
回到后山的客房,南笙仍是很自然的浮在半空而坐,按理来说筑基修士必须踏物方能悬浮,但是她却能浮空而坐,大概是有什么特殊的御气法门。
方游此刻心情却有些复杂,此前是自己没醒,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自是不知,现在自己醒了,南笙师姐如此自然青莲而入,他毕竟是个少年,也确是有些忐忑。
不过人家女子都没说什么,方游扭捏可就太难看了点。
南笙拿出千草阁购买的那些灵材,开始细细研究。
但要炼制那筑基丹,此刻还缺少一味重要的材料,便是那灵髓丹,据说百头灵兽难见一枚灵髓丹。
方游脑中忽然一闪,问道:“南笙师姐,那灵髓丹,能否用兽丹替代?反正都是灵兽内丹。”
南笙也是眼前一亮,思索良久,点头道:“如果从丹理上讲,自是可行的,但从丹效上讲,便未可知了。”
“那便试试呗,咱们用高阶兽丹来试,大不了失败了再想办法买来其他的灵材便是。”
千草阁是不能再去了,一次死了五名修士,那千草阁必然暗中追查,说不准此处也不能多呆了。
想到此处,方游拿出来那两个战利品储物袋,此时才有兴趣瞧瞧里面有些什么。
第一个储物袋估摸是那练气弟子的,方游灵识扫入那储物袋,不禁哑然失笑,这比当时自己在青阳门时还穷啊,里面除了些零散的下品灵石,便是几把无甚用处的飞剑,一本入门法诀,一块门派令牌,除此之外,空无他物。
便是这样的弟子,也出来干那无本买卖,应是头一次,可惜碰到了方游。
方游拿出那门派令牌看了看,一个不见经传的小宗门,遂扔到了一边。
第二个储物袋是那筑基修士的,但不知是柳姓还是乾姓,储物袋里面倒是物品颇多,一块令牌上刻着火云门,方游略一思索,听那伙计说,似乎千草阁便是那火云门下的产业,能得到筑基丹的上品灵材,应是个和青阳门差不多的宗门吧。
除了那令牌,储物袋里还有几十万枚下品灵石,看来这修士也算富有,绿林买卖估计没有少干。
除了筑基修士常用的飞剑,倒不是为了伤敌,而是踏剑而行所用。还有不少丹药,多是补充灵气或者恢复气血之用,方游倒也用得到。
储物袋里还有几件宝器,但看起来品阶不高,用法也不晓得,日后再慢慢研究。
方游发现一个小鼎,鼎首盘龙,原来这是那柳姓修士的储物袋,这鼎倒是有些用处,方游收好。
最后是几册术法,虽然方游此时还不会任何攻击类型的术法,每次战斗其实都是靠灵气浑厚来硬莾的,不过这种小门派的术法想来也没什么可学,浪费时间。
几册术法旁边,竟然还有一本春宫图,方游彻底无语,这都是些什么修士,荒淫无道,跟凡人无何不同。
方游抬起头来,发现南笙也在翻看那几个战利品储物袋,此刻突然俏脸绯红,好嘛,方游不用猜也知道,这是一丘之貉了......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