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四十六章 师姐,来开盲盒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六章 师姐,来开盲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修士斗法,自是流光炫目,威势惊人,这密林之中距离那车马道只有十数里远,此刻轰轰之声不绝,成片的巨木碎裂坍倒。
车马道上的凡人们不知发生了何事,惊恐中夺路而逃,一片慌乱。
“修真败类,如此卑劣,尔等道心如何圆满?”方游神识自是可感知那车马道上的乱状,不禁眉头大皱。
此刻那三个练气修士早将方游合围,术法宝器一股劲向方游身上招呼,一时炫光漫天,周围轰隆之声不绝于耳。
不得不说,比起青阳门的外门大比,这几个修士的战力确实高出太多,青阳没落可见一斑。
但即便如此,可惜可叹,他们面对的是暹魔灵根,修那神魔轩辕诀的方游。
这种程度的术法,方游灵力鼓荡,飘逸闪躲,偶尔术法近身,那灵力屏障自是化术无形。
再看南笙,俏影婀娜,翠袍翻飞,恍若仙子,炽翎烈阳鞭舞如火蛇,却是只守不攻,恍若栖泽那时,南笙并不喜杀戮。
那两个筑基修士迅捷猛攻,宝器翻飞,竟是不能近南笙之身,一时间大为尴尬,转而懊恼。
“美人,本不想伤你,既然如此不识趣,那我兄弟二人只好得罪了,稍后不看你脸便是。”那柳姓修士荒淫一笑,手中术法突然大变。
一尊方鼎,突然出现在那柳姓修士头顶,鼎首盘龙,观之不凡,那修士施诀遥指,只见这巨鼎呼的一声向南笙罩去。
同一时刻那乾姓修士抬手间,虚空招出一张剑网,剑网瞬间分解,却是从四面八方激射向南笙。
这二人配合时机恰到好处,极为默契,想来一起干这营生不在少数。
南笙秀眉微蹙,翠袍无风自动,挥手间炽翎烈阳鞭噼啪作响,竟是一鞭将那巨鼎缠绕。
正在此时,只听得几声惨叫,下一瞬间,三具冥骨突然出现在那鼎下,将南笙围在中心,长臂上探,硬是拖住那鼎,再难降下分毫。
南笙聚灵于鞭,旋身抽荡,那柳姓修士竟感一股难以抵挡的巨力反噬,巨鼎轰然倒飞而回。
毕竟是自身宝器,那柳姓修士掐诀控鼎,刹那稳住,但仍感叹这女修之刚猛,方才一直只守不攻,这第一次回击,自己竟然隐隐有难以抵挡之感。
虽然巨鼎倒飞而回,但是那剑阵也是瞬息而至,突然南笙身周连声爆响,瞬间那娇躯便隐在一片浓厚的青雾之中,匪夷所思的是,那无数飞剑,触碰那青雾竟是瞬间坠落,倒插入地下。
没想到这丹攻如此霸道,虽然不知此为何丹,但是想来应和外门大比上那洛婵依所用滞体丹类似,不过威能自是不可同日而语,一旁的方游暗想。
巨鼎、剑网,接连被破,青雾散去,现出里面南笙的清冷之姿。
那两个筑基修士这才发现,那方游不知何时已站在南笙身前,三具冥骨在侧,魔气升腾。
再看那三个练气修士,早已是身首异处。
这青阳门弃徒竟然如此强横,两个筑基修士心中不岔,青虚老鬼,你这不是坑人么!
方游舔了舔嘴唇,眼中泛起寒芒,冷声道:“南笙师姐,这两痞修交给师弟来了结,免得脏了师姐的手。”
虽然两人早已不是同门,但方游一直师姐师弟的叫,南笙心中微有暖意。
此刻这练气境少年竟然挡在自己这筑基境的身前,那暖意更浓了一些。
南笙微微点头,轻声道:“莫要逞能,若遇危险,我自会助你。”
这南笙性格使然,一来不喜拒绝好意,二来总觉女子若抹男子面子,总是很不好的。
方游冷目,缓缓道:“师姐多虑,痞修道心难满,必不是师弟对手。”
“哈哈,狂妄!无知练气,以卵击石!”对面两个筑基修士一声讥喝,掠身袭来。
同一刹那,冥骨身动,那身法极为诡异,挡在方游身前。
铛的一声,黑龙入地,转瞬便是一分二,二分四,跟那黑石洞中如出一辙,片刻便是黑影连波。
“天煞!”方游一声爆喝,这自创的天煞之术,第二次施展,威势惊人,那道道黑影也是更为灵动。
霎时间,黑龙组成的死亡旋涡向两个筑基修士横扫,那旋涡仿佛黑洞,甚至将周围那飞石走木均吸入其中,再瞬间绞碎。
“这是什么术法!这小子不是练气修士!”两个筑基修士大惊,那黑影之轮太过恐怖,两人拼命抵挡,竟还是渐渐被拉近那锋刃。
这天煞之术耗灵巨大,而且对方是两个筑基修士,方游实则极为吃力,但方游便是这样,境界算什么,若开杀戒,别说筑基,便是金丹也要拼死战你,大不了玉石俱焚,这性格,还真跟方芸极为相似。
嘭的一声炸响,方游身周突然出现一片白雾,白雾中竟然充满异香,身后南笙,五指青葱,丹香未尽,那丹爆自是她所发出。
白雾被方游不断吸入体内,此刻突感那消耗的灵气在迅速恢复,丹田火热,识海内巨浪滔天,那八座灵台轰轰而鸣。
奇丹异雾,此刻方游甚至感觉自己突破了练气,那天煞之威何止大了五成。
“这次折了,青虚老鬼你个贱人!”那两个筑基修士眼看再无法抵挡,高声咒骂,但所骂之人竟然不是方游,而是那青虚真人,真乃奇哉。
“爆!”方游一声怒喝,那三具冥骨身形诡异,刹那临近两个筑基修士,便如那人形炸弹一般,毫不犹豫轰然爆裂。
冥骨自爆之威极大,两人再难以抵挡,喷血倒飞,轰然坠地,伤势之重再无立身之力。
~
天煞散去,铛的一声,黑龙戟飞回方游手中。
黑洞旋涡,冥骨自爆,这战力和果决,还有经验,真的只是个练气弟子?南笙也是心中惊异,栖泽之后,方游仿佛变了一个人。
此刻方游持戟,缓缓走向那两个倒地不起的筑基修士。
“南笙师姐,师弟并不弑杀,但这二人数度辱你,加之若放走必有后患,所以师弟这便杀了,还请师姐闭眼。”
方游森然道,栖泽之行他便知这南笙不喜杀戮,所以最终兽丹为零,所以此刻他让南笙闭眼。
“小...小兄弟,这是误会,误会....修行不易,手下留情....”那乾姓修士哀求道。
“误会?若是我二人方才实力不济,这可还是误会?”
“修行不易?若我二人方才实力不济,你等能否垂怜我二人修行不易?”方游冷笑,眼中杀机毕露。
“劫财又劫色,干那凡人土寇之事,修士之耻。”
方游不再废话,灵力微吐,戟穿脖颈,热血喷流,筑基之修,道消魂灭。
~
危机已过,惊心动魄,但方游再次感叹这修真界,实力为尊,其他一切均是空谈,想守护己心,唯有修为!
此刻地上散落着五个储物袋,方游想了想,朝南笙笑道:“师姐,要不要开盲盒?”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