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四十章 门派至尊,卑鄙无耻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 门派至尊,卑鄙无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章将出现方游与夕夭的重要转折,南笙为何人,劫难如何过?各位道友,求推荐,求应援,八十三拜谢后码的更卖力)
眼看方游袭来,场上的青宗明泰然自若,嘴角还挂着一抹冷笑。
黑龙之影恍若雷电,速度极快,但这一击方游自然未尽全力,仅是试探,形势不明,不知这青宗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必然是毒丹。
方游身影刹那而至,那黑龙飞戟距离青宗明不过咫尺,但见青宗明轰的一声,灵力迸发,衣衫长发猎猎作响。
“哼,小子,跟我斗,你还是太嫩了些!”青宗明突然急速靠近方游,厉声低语。
“???”方游瞪大双眼,因为此刻他已收招。
但是在那看台上下和场外弟子的眼中,这一瞬,却是方游的长戟将青宗明贯穿。
“小师弟!你是魔修!竟用妖法!”青宗明一声惨笑,向后倒飞出去,空中一片血雾,身体飘零坠地。
方游一愣,中招了,原来在这等他呢。
此刻场外早已激起轩然大波,方游用妖法杀了少主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大胆孽徒!”青虚真人大喝一声,从看台最高层瞬息而至,先护住了倒地的青宗明。
“所有弟子,诛杀这孽徒方游!诛杀者重赏!生擒再赏!”执法长老白斩冷然施令,一道剑芒带着金丹威压直指方游。
没有丝毫给方游解释的余地,仅是刹那,金丹修士一击剑芒,轰然而至。
“主人小心!”夕夭惊叫之声回荡方游脑海。
方游无丝毫犹豫,闪身后撤,身前瞬间出现五具冥骨,全力抵挡白斩那一记剑芒。
剑芒耀眼,恍若死光,金丹修士一击对上练气修士,修为的鸿沟恍若天堑,五具冥骨瞬间被轰的支离破碎,消散无影。
虽然阻挡了白斩那剑芒一瞬,但那金丹之威还是结结实实轰在了方游身上,即便有雄浑灵力护体,方游依然狂喷鲜血,倒飞的身躯在空中便已瘫软,恍若燃尽的流星,竟从那巨大石台的边缘直接坠下了悬崖。
“主人!”夕夭瞬间出现,黑裙飞舞,周身泛出绯红的光芒。
“青虚老贼!宗门之尊,卑鄙无耻!”夕夭冷喝一声,纵身向悬崖下坠落。
“哼,果真是妖孽之修,与妖为伍,青阳之耻!白斩,速诛灭这妖修!”青虚真人横抱青宗明瘫软的身体,身形一晃,瞬间离去进行救治,再晚一刻怕是便要露馅。
“众弟子,随老夫去诛妖!”白斩当先飞身而下,身后一众筑基弟子脚踏飞剑,呼呼追随。
~
嗷~嗷~呜~嗷~
过了半晌,崖下云间传来一阵荒麟兽的嘶吼,那双角荒麟兽背负一人瞬息远去,自是变身后的斑斑,背上的方游此刻早已晕厥,夕夭在侧,长发狂舞,红芒灿烂。
距离荒麟兽百丈之外,便是白斩带领的青阳门众弟子,穷追不舍。
~
此刻青阳门早已乱做一团,青虚真人抱着青宗明几个起落便到了青阳山巅起居之处。
“好了,醒来吧,孩儿。”
“咳咳....”青宗明又咳了些血沫出来,白袍上一片殷红,坐起身来,但细看之下身上却未有丝毫外伤。
“父亲,这灵力倒逼吐血实在颇为难受,孩儿还是受了内伤。”
“无妨,几日功夫便好,此刻静待白斩归来,你的灵体,为父的秘宝,均入囊中。”青虚真人冷笑,等白斩抓回那方游,定要好好搜魂,挖掘他的秘密,定能助力自己突破虚婴之境。
青宗明嘴角一抹淫笑,早已想到那床榻炼鼑之事,若是那时能擒这方游也在旁观摩,光是想象,青宗明已是欲火喷张,不能自已。
~
再说方才宗门一乱,另一个婀娜身影早已一晃不见,中途腰肢轻摆,青阳内门白袍不见,转瞬绿袍加身,凤钗束发,明丽耀眼,正是南笙。
南笙闪身的方向并不是一众弟子所去的崖下,而竟是青阳门藏书殿。
藏书殿内此刻仍留守四名执事弟子,见这女子衣饰面生,不禁喝到:“来者何人?”
南笙并无言语,缓步走近,恍若魅离,这四名执事弟子身前突然爆出一片蓝雾,只是刹那便瘫软在地,南笙恍入无人之地。
~
再说方游此刻被斑斑背负,双目紧闭,生死不知。
斑斑速度极快,身后白斩一众短时间也难拉进距离。
夕夭慌急,紧握方游双手,不断将自身灵气输给方游。
“主人,主人!你快醒醒!”
“小乞丐!小乞丐!你不要吓人家!”
一旦方游道消魂灭,藏锋器灵自是顷刻陷入沉睡,之后藏锋无踪。但此刻夕夭仍在,说明方游只是重伤,性命无忧。
但背后白斩一行紧逼,能否逃掉全凭命数。
从方游坠崖到此时一刻,实则时间很短,眼看那荒麟兽便快掠出青阳门护山大阵,出了青阳,易生变数。
想到此节,白斩当空结印,身后虚空一阵霹雳,数道雷电瞬间显现,恍若雷鞭向前方踏空而行的斑斑扫过。
这几道奔雷若是扫中,斑斑必然非死即伤,背上方游更是凶多吉少。
夕夭双唇紧咬,周身绯红之芒大绽,向那奔雷迎身而上。
黑裙飞舞,荒雷噬魂,这一幕绚烂又悲壮。
夕夭周身红芒恍若巨大光球,将自身与斑斑均包裹其中,那数道奔雷顷刻便至,轰轰之音不绝于耳,电光闪耀在那红色光球之上不停游走。
夕夭苦撑,但毕竟修为随主,如今这万年器灵也仅为练气八层的修为,对抗金丹之术,恍若与日月争辉。
夕夭不惜灵力巨耗,奋力催动这壁障,渐渐自身的灵体都渐渐虚无起来。即便如此,那绯红光球也支撑不住片刻。
荒雷凶猛,电光连扫,斑斑穿透那护山大阵的瞬间,夕夭再也无法支撑,一阵脆响,绯红壁障支离破碎,化作点点结晶随中飘散。
壁障破碎,但荒雷未散,金丹之威,强势如斯。
夕夭惨笑,不禁柔情回眸,方游此刻仍是昏迷,双目颤动。
“主人,不想短短时日,夕夭便要去了,望你逃过此劫,往后安好,若有缘,夕夭自会再现。”
这万年器灵凄然一笑,再无犹豫,裙发飘扬,再起红芒,但那灵身却是再次虚幻,虚幻之身,朝那道道荒雷,决然而上。
一声巨大的爆响,那道道荒雷竟是散了七七八八,空中夕夭不再,余下的奔雷却是最终扫中了斑斑。
嗷~~~
斑斑一声哀嚎,向地面坠落。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