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三十五章 此戟,名为黑龙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此戟,名为黑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台上下此刻又是一阵惊呼,实为大部分人都未看清方才方游是如何避过了那月斩。
只有少数几个修为高深的长老级别人物看清了,那方游根本便未进行闪避,单纯是靠浑厚的灵力硬抗了那一式轰击。
青虚真人微微皱眉,此子果真有秘密,那浑厚的灵力是怎么回事?自然不可能是宗门纳灵诀所修。
看清的人中自然包括南笙,虽然未语,但若有所思。
方游这神魔轩辕诀自然非同小可,识海内每座灵台均被重新淬炼,那恍若一个个太阳般的雄浑灵力,怎是这些外门弟子所修的纳灵诀可比。
最诧异的自然是王家两兄弟,那王森也站了起来:“方游,你身上有防御秘宝!”
方游微微一笑,瞬间冷目:”两位师兄,还请接下方某这招,再来说话不迟。“
但见方游并未念诵任何法诀,灵灌飞戟,朴实无华,抬手间,乌黑长戟恍若黑龙,向王家兄弟二人刹那袭来。
不用任何术法,便如凡人武者那般,仅仅是将手中长戟掷了出去,但在对面的王家兄弟二人看来,一股恐怖的威压袭来,慌忙运起法诀,周身灵气鼓荡,硬抗这黑龙。
方游负手而立,看那飞戟呼啸向前,对面二人额头冒汗,虎目圆睁,四臂前推,身前甚至因为灵力激荡,漫天尘埃都疯狂扭曲。
可是那飞戟之威丝毫不减,拼命顽抗的兄弟二人甚至感受到了深深的死意。
眼看飞戟再向前两寸便会洞穿头颅,王森忍不住尖叫起来:“认输!我二人认输!”
场外又是一阵哗然,看台上竟然有人站了起来,这雄浑的灵力,真的是练气弟子?
方游微微一笑,抬手间招回了飞戟,铛的一声被方游握在手中,如此轻描淡写。
王家兄弟二人突感威压散去,大松口气,身上早被汗水浸湿,太恐怖了,这方游太恐怖了,还想教训他,简直是个笑话。
“两位师兄,承让了。”方游拱了拱手。
兄弟二人一愣,慌忙拱手,头也不回的下场离去。
~
“本次比试,方游胜,半炷香后开始第四场比试。”裁判弟子的声音响起。
青阳门炼器一脉弟子本就稀少,内门弟子一个没有,外门弟子不过三十之数,这么一算,若方游一直未下场,那还有十余场比试。
“小妖,刚才是不是有点太高调了?”方游呵呵傻笑。
“低调受欺,高调慑人,你是主人,你说的算。”每次方游制敌,夕夭总有欣慰之感。
“也对,反正早就被盯上了,高调点,说不得还少些个麻烦。”方游道。
半柱香的时间一晃而过,方游就站在这里,始终未动,恢复灵力这种事,不需要。
“第四场比试,开始。”裁判弟子的声音响起。
这次方游对面依然是陌生的两个弟子,一个叫张虎,一个叫李飞,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这个组合初看之下还颇为滑稽。
反正论资排辈方游就是小师弟,此刻微一拱手:“两位师兄,得罪了。”
上一场比斗,方游威慑全场,这次自然不敢小瞧于他,对面二人也是一拱手:“师弟,请!但我二人非那王家兄弟可比,还望师弟莫要心存侥幸!“
方游一愣,心存侥幸?若是这张虎、李飞二人有幸采访一下那王家兄弟,恐怕就不会说出这个词语,只不过那兄弟二人已经灰溜溜走了,在此刻的二人看来,方游那一戟,就是侥幸而胜。
话毕,只见这张虎、李飞二人并未祭出任何兵刃,而是身后现出虚影图腾,那张虎的图腾是一尊巨大的白虎,而李飞现出的图腾是一尊苍鹰。
原来二人是修灵之道,怪不得要方游莫心存侥幸,修灵修士不靠兵刃,而是用自身灵气润养图腾,这图腾便是一件灵宝,早与其主血脉相容,存于灵海。
此类修士通常灵力浑厚,简单点说,就像方游玩电脑游戏里面的召唤师。
一声虎啸,一声苍鸣,两尊巨大的图腾虚影,向方游破空而来,身未至、意先临,方游被这虚影袭来的波动震的长发飞扬。
但是方游仍未挪动身躯,而是心意一念,虚空中突然出现两尊冥骨,那冥骨咯咯咯一阵响动,长过骨膝的双臂伸展开来,竟将那图腾虚影瞬间阻隔。
一时之间虎啸苍鸣之声大震,恍若困兽,而冥骨之后的方游巍然挺立。
场外又是一阵哗然,方游冷笑,让你们看看谁才是偶像。
但这是那冥骨引起的哗然。
“魔修!那方游是魔修!”
“这不是本门的法术,那方游从何处学来!”
“.......”
类似的声音不绝于耳,青虚真人白眉微动,瞟了瞟不远处的执法长老白斩。
再看场上,那张虎和李飞正全力催动图腾虚影突破方游的冥骨防御,周身灵力鼓荡,一时间那白虎和苍鹰光芒大绽,两具冥骨也是嘎嘎作响,仿佛随时要散架。
铛的一声响,方游又唤出长戟,持戟而立。
“两位师兄且看好,方某此戟名为黑龙。”黑龙此名,实为方游此刻刚起之名,总唤出来用,得有个响当当的名字才是。
“黑龙?”对面二人一愣。
“正是,此乃宗门免费提供低阶寒铁,由师弟参书亲手锻造而成,见笑了,师兄请接招。”方游微微一笑。
一抬手,如法炮制,那飞戟,此刻叫黑龙,一声尖锐破空之声,从那白虎和苍鹰之间的缝隙破空而去,直指张虎和李飞。
二人正全力催动图腾虚影,刹那见那泛着黑芒如蛟龙般呼啸而来的飞戟,大惊失色。
因为那戟身上带来的威压,竟让二人感受到了死意。
轰的一声巨响,方游仍是负手而立,风轻云淡,那白虎和苍鹰虚影渐渐消散,冥骨也化于无形,只因那对面两人,此刻被一戟震飞,嘴角淌血,倒地不起。
“手重了.....”方游暗道。
裁判弟子赶过对面,见那张虎和李飞只是负伤而倒,性命无碍,摇了摇头,朗声到:“第四场比试,方游胜!半柱香后,第五场比试开始。”
场边和看台上又喧哗起来。
“下手如此之重,残害同门!”
“这方游,外门弟子公敌!”
“......”
方游立在场中,对场外的声音耳充不闻,反正不管过去还是如今,在这些同门眼中,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半柱香后,第五场比试开始。
可是等了半晌,却无人上台。
这次场外空气突然安静,又有何事?
“第五组参比弟子,怎么还不上台?”裁判弟子质问道。
又过半晌,台下才传来两个弱弱的声音。
“我...我们认输.....”
“......”
方游哭笑不得。
此日方游,实乃不鸣则已,一鸣吓人呐!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