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三十四章 现在,该方某出手了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现在,该方某出手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执法长老白斩在那里叽里咕噜说了足有小半个时辰,巨大石台周围的弟子们均是昏昏欲睡。
终于.......
“好,规则老夫讲完了,现在开始大比!”白斩说道,其实说着这么久,自己也累的够呛。
台下弟子一阵欢呼,一年苦修,此刻终于到了鉴定的时刻。
既然是三脉同时进行,两两开斗,那么问题来了,这得同一脉的弟子组队啊。
方游无奈的看了看周围,大家通过商议,已经快速完成了队伍的组合,并报给了大比的裁判弟子。
方游竟然没有队伍,只身一人,微微苦笑,你们就这么对待未来的领袖......
最终结果,方游单人一组,也便是说,每场比试,他均是以一敌二的处境,这个情况众弟子十分满意,暗道收拾的便是你。
“分组完毕,按照你们手里的木签顺序,第一场比试,开始!”裁判弟子发令。
顷刻间,巨大石台的三片区域便飞身而上十二名弟子,两两对峙,行礼之后,不再多言,术法飞荡,绚烂多姿,不得不说修士之间的斗法,很有观赏价值。
方游找了处清净之处坐下身来,默默关注场上的战况,反正他是被孤立的那个人,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木签,第三场。
“主人,这外门弟子也不全是泛泛之辈,还要多加留意,初选只有一次机会,败下阵来,那筑基丹便无缘了。”夕夭的声音在脑海中传来,昨夜之后,她还真不叫方游小乞丐了。
“我这每场都是一对二,他们就这么对待未来领袖的么?”方游自嘲道。
“嘻嘻,从古至今,领袖不都是孤独的么?”夕夭也笑道。
“小妖,你说南笙师姐是否能炼出那筑基丹?”方游突然问。
“你去问她嘛,人家怎么知道。”夕夭冷哼一声。
第一场比试结束的很快,几声承让,场上已分出结果,胜者继续留在场上,吞服丹药尽快恢复修为,准备迎接下一场比试。
这车轮战的方式对持续留在场上的弟子是巨大的考验,甚至说很不公平,灵力消耗巨大,越往后越危险。
不过青阳门的传统便是如此,每年拔得头筹者,往后也均是惊艳之辈,这外门比试其实也是试炼。
“这位同门,得罪了!”双方行礼。
第二场比试已经开始,这炼器一脉,胜了那第一场的是名为王森和王林的两兄弟,均是练气八层的修为,兄弟二人似心有灵犀,进退有道,恍若一体。
没得意外,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那王家两兄弟一拱手:“承让了。”
对面的两名弟子败下阵来,这王家兄弟已经连赢两场,开始在场上打坐,恢复修为。
第三场便该方游上场了,虽然前些日刚杀了人,入门之后也经历了诸多危机,但是此刻方游竟然有点紧张。
“小妖啊,我跟你说,我最怕考试了。”方游苦笑道。
“考试?怕什么,人家担心的是你的灵气消耗,速战速决便好。”夕夭自然不知方游说的考试指的是什么,打工那几年,方游可是连考了五年公务员呐,每年都是名落孙山。
半炷香的功夫,第三场比试准备开始,方游也缓缓立在了场中,青袍飞扬,面上略有羞涩。
王家兄弟站起身来,并未向方游行礼,方游暗道,不就是抢了个风头嘛,怎么感觉深仇大恨一样。
方游拱了拱手,微笑道:“两位师兄,得罪了。”
“哈哈哈,得罪这词,你没那个实力。方游啊,等一会下去安心养伤,这比试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王森大笑。
“哥,他就一个人,要不让我先上吧,免得被人笑话咱兄弟欺负于他。”王林一脸傲然。
“好,那就你先上吧,哥哥我正好休息到下一场。”王森作势便坐下了。
方游看着这兄弟俩一唱一和,没有言语,心念一吐,飞戟在手。
“方游,看招,这就下去吧!”王林飞身扑来,他的兵刃是两把短刀,月牙形状,有些像波斯弯刀。
铛的一声,方游单手挥戟,格挡住那弯刀劈斩。
“哼!”王林一声冷笑:“月现!”
那被方游格挡的弯刀,突然分离出一道惨白的月芒,速度极快,在方游身前汇聚,这是兵刃吐出的术法。
只见方游右手持戟仍挡住那弯刀,身体不曾后撤,而是抬起左手,灵力一吐,竟在身前形成一小片禁域,仿佛盾牌。
练气八层之后,方游对灵气的运转和调用早已是颇有心得,这一手运灵,只不过是把灵气凝聚在一处的小把戏。
但是那白色的月芒却在方游身前三寸再难突进。
一击没有得手,那王林斗法经验却颇为老道,不再恋战,而是飞身后撤两丈余。
“臭小子还有两下子。”王林冷哼,双手掐诀,那两柄弯刀被他祭到了空中,一时间光芒大绽,弯刀之后又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弯月虚影。
“试试这个!”王林口中念念有词:“月斩!”
弯刀环绕着那弯月,轰的一声从空中向方游斩去,那弯月的大小比之方才那月现,简直大上了太多。
方游仍是未动,坐在地上的王森看到此景,道那可厌的方游应已绝望,此战结束。
只听呼~轰的一声巨响,方游所在之处瞬间飞沙走石,烟雾漫天,过了半晌,那巨大的弯月虚影才是渐渐消散,两柄弯刀飞回了王林手中。
此情此景,场外观战的弟子们也是一声惊呼,这一式术法,威力之大,虽然那方游大家不喜,但是闹出人命也不是戏耍的。
硝烟未散,方游所在之处看不清晰,王森站起身来,笑道:“弟弟,你这一式术法,怕不是将那方游轰死了吧?”
“哥哥放心,未尽全力,最多重伤,万一死了,咱兄弟俩都得受罚。”
这么说着,王林已经准备抬手一拜:“承让......”
“咦?”那个了字还未说出口,只见两丈开外那烟雾渐渐散去,一丈方圆的地面已被轰的龟裂破碎,向下凹陷,但是里面却没有意料之中倒地重伤的方游,倒是那大坑的中心有一小处地方并未受到那一式术法的波及,此刻方游青衫微荡,正似笑非笑的站在那里。
“完事了吗?让你两招,接下来该方某出手了。”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