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三十三章 因果之物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 因果之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各位道友,求收藏、求推荐、拜谢拜谢!)
月朗星稀,空谷悠扬,临池飞瀑,夜风徐然。
这是方游入得这青阳门以来最安逸的一个夜晚,斑斑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夕夭竟然在方几上开始斟茶,方游斜坐在榻旁,微笑着观赏此情此景。
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真像是小两口过日子,眼前这万年器灵,也确实是惊为天人,难怪所见之人均是垂涎三尺,方游此刻也不禁微微痴傻。
夕夭抬头看了看方游,朱唇浅笑,破天荒的没有骂他龌龊什么的。
“小妖,你说若是天下太平,每日便如此斟茶论道,煮酒舞剑,摆花弄草,饲鸡养鸭,那该多好。”
“总有一天会如此的,但非现下呢。但若有那日,人家定会陪你。“夕夭悠悠的说。
“获得藏锋,暹魔之体,均非我本意,如今入道尚浅,这藏锋之主,究竟代表什么?”方游摇了摇头,在现代,那颠沛流离的落魄青年,目标便是有朝一日能够财务自由,衣食无忧,但是阴差阳错穿越到了这个世界,自己修真的意义究竟为何,仅仅是长生吗?
“藏锋之主,荒境之希冀,得藏锋者,需拯救这荒境之修。”
“此话怎讲?”方游从未问过,夕夭也从未讲过,若是拯救荒境之修,那些修真败类,有何被拯救的理由?
“主人,你可知荒境之上为天境?”夕夭正色道,竟然改口未称小乞丐。
“自是所知。”但方游不知这与藏锋之主有何关系。
“那天境,人杰地灵,灵气之丰饶,荒境无法匹之万一,但天境之灵气,实则来自荒境,千万年来,天境一直摄取着荒境的灵脉,让荒境渐渐变为废土,灵脉枯竭,再过千百年,可能荒境上便不会再产生修士,永远变成凡人之域。”
“竟有此事,那荒境修士为何不前往那天境?”方游诧异道。
“这谈何容易,因为灵气远不如天境充沛,所以若非逆天之人,荒境很难产生高阶的大能修士,况且这千万年来,天境一直在刻意削减荒境的修士数量。”
“荒褚秘境!”方游一惊,想到了曾经楚洛飞讲过的,筑基之上便会前往那秘境,步步危机,不去便会有天罚。
“正是如此,一个荒褚秘境,便会削减大部分筑基修士,筑基修士是修真界的根本,筑基修士少了,金丹、元婴便会更少。”夕夭黯然的说。
“主人你可知,那降下天罚的,便是圣天宗。”
“圣天宗?也是荒境的门派?”方芸所在的这圣天宗,方游只在那启霄石刻上见过此名,但却不知一二。
“对,圣天宗位于云州,是荒境修真界的领袖,那宗主茯音,五百年前已是飞天境界。”
“那这荒境领袖,为何要降下天罚?为何要削减筑基修士?”方游很是不解。
“那是因为,圣天宗实则是天境的爪牙,为天境效力。”夕夭很是愤恨。
“小妖,从前你怎么从未跟我说过这些?”方游问道。
“嗯,因为主人你修为太低,人家又沉睡太久,很多记忆,需要随着修为的提升慢慢恢复。”夕夭嘻嘻笑道。
“原来如此,另外虽然不知为何今晚换了称呼,以后能否不再叫方某小乞丐,我早就不是小乞丐了。”
“嗯,好啊,小乞丐,嘻嘻。”
“唉,算了,随你心意吧,那你告诉我,上一任的藏锋之主为何陨落。”
听到这个问题,夕夭颇为悲伤,最终缓缓摇头:”人家不记得了。“
“藏锋古剑究竟为何物?”
“因果之物。”这次夕夭回答的很快。
“因果之物?”
“对,藏锋并非荒境之物,而是来自圣境,因果轮回,有奴役、有抗争、方为因果。“夕夭认真的说。
今晚的谈话,信息量委实太大,方游要消化很久,那天境之上,竟然还有圣境。
“所以藏锋之主命中注定要带领荒境反抗那天境?”
“嗯,大概就是这样,但荒境一盘散沙,数万年来,亦没有成功。”夕夭黯然。
“原来带领荒境划破这天便是我的命运,唉,突然感觉好荒诞。”方游摇摇头。
“那启霄前辈石璧所刻,应是想以一己之力反抗圣天宗,但是却不敌茯音,化凡之后下落不明。”方游自语。
“未必便是一己之力,但是几百年前,人家还在沉睡,启霄其人,自是不知。不过启霄走过的路,恐怕主人是要再走一遍的。”
“那便边走边看好了,我现在懵叉的很。”方游颇为无奈。
“又说什么妖怪语言呀,人家听不懂啦。”夕夭嗔怒。
月色很美,人儿很美,但明日之事,谁人可知。
~
翌日。
一年一度的青阳门外门弟子大比,正式拉开帷幕。
那三面悬空的巨大石台外人山人海,青阳门上下五百余名弟子,三百余名均是炼气期的外门弟子,除去一众长老和掌门,筑基弟子不足二百之数,上次荒褚秘境开启,竟让青阳门筑基弟子数量十去其七,简直动了宗门根基,几千年历史的青阳门,如今金丹修士不过一手之数,其下修为最高者,竟是青宗明。
巨大石台外设置了看台,掌门与一众长老自是在那看台最高处落座,下方是内门弟子们,至于二百余名外门弟子,则是散落在石台外围,此时好不热闹。
大比的规则很简单,巨大石台划分出三片场地,炼器、丹道、斗法三脉弟子,每脉占据一片场地,两两开斗。
被斗出界外、无力还击、主动求败,则留在场中之人晋级,最终每脉选出十名弟子,共计三十名弟子。
这三十名弟子便为优胜,每名弟子可获得宗门奖励,然后这三十名弟子在巨大石台上继续两两相斗,最终胜者拔得头筹,除了宗门奖励,另外获得那筑基丹,同时一旦筑基,无需通过那筑基考核,便能进入内门弟子之列。
规则分外简单,竞争异常激烈,但所有外门弟子均是跃跃欲试,这自然也包括此刻已经来到场外的方游。
不过方游此刻感到的,却是周围的杀气,所有的弟子看向自己的时候均是面色不善呐。
“这就是偶像的力量吧?”方游颇感无奈。
~
正这么想着,突然听到一众弟子一片欢呼声,特别是女弟子们。
原来是青宗明这少主出现在了看台上,神情依旧冷漠,仿佛台下的欢呼声不是针对自己。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弟子们的热情,连青虚真人都不禁含笑,想自己出现在这里时,众弟子均是肃穆,哪里有这浪潮般的欢呼。
“都安静!”一声呼喝传来,只见执法长老白斩身形一动,飘然入场。
“半个时辰后,大比正式开始,现在宣布规则,首先,这大比虽为斗法,但需点到为止,刻意伤害同门,门规处置!再次.......”
其实每年都是同样的话,台下的一众弟子们也懒得听,不过看向方游的眼神都仿佛在说,老子就是要刻意伤害你,你等着瞧。
“唉,这些人,就是我要守护的人?我要带领的人?”方游摇摇头,深感无语。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