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三十一章 天煞之术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天煞之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冷月派三名弟子结阵,三人各立一角,成三角之形将方游和夕夭围在阵中,阵法中闪烁着幽绿的丝线,那丝线勾画出一个法阵,方游突感自己的行动仿佛变慢了不少。
“哼,被我们这冷月缠踪阵困住,就老老实实等着万箭穿心吧。”
“师兄,那女修留下,师弟我看得实在......嘿嘿,按奈不住啊。”
再三言语侮辱夕夭,方游这次真的怒了,怎么总是遇到此种修真败类。
“方游,我来助你!”千书在那阵法外大吼一声,持剑而来。
“千书,退后!莫需你助!”
只见方游怒目凌冽,身上长袍鼓荡不休,身后那神魔虚影竟是直立起身,发出无声的啸叫。
铛的一声响,那飞戟尖身没入地下,方游双手快速结印,再看那飞戟竟然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短短一瞬竟然环绕在方游周身不下百把,均泛着黑芒。
“哼,缠踪阵?方某便立于此处,诛杀尔等。”
“杀!”冷月派那阵首之人大喝一声,手中长剑橙光大放,向方游激射而出。
另外两人也是同时出手,数道剑光向方游绞杀而去。
“嘻嘻,这三脚猫的破剑,不够本姑娘瞧的。”夕夭笑着飞身而起,修为随主,她此刻也同为练气七层,随无任何术法,但是眼光毒道。
夕夭黑裙轻舞,玉足连点,竟然每一步均在那剑芒的薄弱之处,这么一碰,绞杀向方游的数道剑芒均是微微改变了方向,与方游擦身而过。
冷月派三人眼看攻击被破,均后撤收剑,口中念念有词,瞬间杀气升腾。
“缠踪困仙剑!”三人同时开口,竟是一式术法,只见三人指尖向方游上空连指,一柄橙红巨剑的虚影出现在方游上空。
那巨剑虚影被一圈圈铁链包裹,铁链上还冒着火焰,此地的温度也是跟着升高。
“这阵法,还有点意思。”方游冷笑,他是第一次见到阵法,不过曾经看过那么多小说,哪个高手用阵法伤敌?只有实力不济的一群小修才喜欢结法布阵,究其根本不就是单打独斗战力不及。
不过方游从一开始便并未托大,这就叫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这几个氓修,他确实并未放在眼里,再三言语侮辱,今日必诛。
这巨剑虚影颇具威势,千书在场外异常焦急,捏一把汗,随时准备杀入场中。
夕夭闪身后撤,因为她看到了方游给她的眼神,虽然平时嬉笑怒骂,但是对这个主人,她的灵海深处埋藏的是绝对服从的根基。
区区练气法阵,自是无法困住这万年器灵,只三两轻点,夕夭已然飘荡到千书身边。
“夭姐姐,你怎么也出来了,方游他怎么办?”千书焦急的说。
夕夭嘻嘻一笑,安慰道:“傻弟弟看好,马上就结束了哦。”
再看场中,三个冷月派弟子同时结印,大喝一声:“困仙剑,斩!”
方游头顶那巨剑虚影带着烈焰轰轰坠落,那气势要将他斩绝焚尽。
“虚张声势!”但见方游心念一动,周身竟是凭空出现三具冥骨,正是万冥护体之法。
冥骨高大,伸出六只骨臂竟是齐齐向那巨剑抓去。
巨剑呲呲作响,但在那冥骨撑起的掌臂中竟是下坠不了分毫。
“这是什么术法?”冷月弟子一惊。
“魔修!他是魔修!”
三人杏袍鼓动,奋力催动巨剑。
方游冷笑一声:”省点力气,黄泉路上走远一些。“
紧接着方游一喝:“冥散!”
只见那三具冥骨,竟飞身而起,将那缠绕火焰铁链的巨剑禁锢身间,紧接着一声巨响,冥骨连带那巨剑、锁链、火焰,瞬间炸成无数结晶,最终烟消云散。
阵法被破,三人均受到反噬,一捂胸口,均是喉头一甜,血染前襟。
扑通一声,阵首那冷月派弟子当先跪下:“原来是前辈高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求前辈放过在下狗命。”
说骂就骂,说跪就跪,此种败类方游最是唾弃。
另外两人也咚咚下跪:“求前辈放过狗命!”
“无趣。”夕夭撇了撇嘴。
巨剑被散,阵法被破,方游并没有偃旗息鼓,身后神魔虚影仍在,周身无数飞戟嗡嗡作响。
“聒噪!今日尔等死于方某自创一术,名为天煞,且记好了!”
方游再无多言,心念一动,双手飞速结印,那一柄柄飞戟恍若归神,瞬间直列而起,杂而不乱,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形戟阵,死亡之轮。
天煞一动,黑光漫天,刹那间三个冷月弟子支离破碎,那场面颇为血腥,漫天黑光掺杂了层层血雾,最终一切归于平静。
画面散去,方游立于场中,单手持戟,青袍飞扬,恍若杀神。
千书满脸惊愕,夕夭目泛柔色,方游自创一式天煞,此战开刃。
~
此刻那黑石洞外闪过一道墨绿色的老者身影,金丹修为身法,洞内众人自是没有感知。
此人正是莫丛谷,自始至终他均在观战,方游是他领进师门,自己座下出了个修真苗子,他怎能不喜,遂暗中观察。
此战之雷厉风行深出莫丛谷所料,这哪像练气小弟子之间的争斗,这是真正的修真斗法,方游表现出得战意和果决,远远超过他的修为。
另一方面,莫丛谷也确认这方游并不是藏锋之主,只是灵根绝天,否则若拥有那藏锋,为何不用?
虽然修真界知道藏锋什么模样的人,早已是寥寥无几。
总之莫丛谷很是满意,闪身离去,因为他还有一事要帮方游这弟子去做。
~
黑石洞外数十里的高空,此刻莫丛谷身在此处,微微闭目。
不远处一道剑光刹那而至,正是踏剑而来的青宗明,他比方游晚出发半日,此刻方到,目的只有一个,神鬼不知的灭了方游。
看到半空中环臂而立的莫丛谷,青宗明深深一惊,他知这莫丛谷在宗门中极有威望,掌门的师弟,修为更是一人之下,资历最老。
此刻莫丛谷出现在这里,青宗明已感到不妙,但仍是心存侥幸。
“莫长老,您为何在此处?”青宗明踏剑悬空。
“宗明,你又为何在此处?”莫丛谷淡淡道。
“这.....”青宗明就算再傻也知事情败露。
“宗明,收手吧,人各有际遇,不能强夺,残害同门,更是大罪。”莫丛谷正色道。
“莫长老,您是定要阻我?”
“不错。况且那方游,恐怕你也没有十足把握能够击杀。”
听到莫丛谷如是说,青宗明脸上一阵戾气闪过。
“莫长老,此事我会禀告父亲。”青宗明狠狠的说,转身离去,他不得不离去,莫丛谷,他是碰不动的。
“唉,师兄啊,你这骄纵,总有一天会让宗明吃个大亏呐。”莫丛谷默默的想。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