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二十九章 挑水汉子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挑水汉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游师兄,方游师兄。”
“嗯?”方游储物袋里的传音玉简传来千书的声音。
这个像手机一样的玉简很是好用,只需要双方刻印神识在上面,就可以相互传音,杂物阁便有售,二百块灵石一枚。
这传音玉简随处可见,不是什么稀奇玩意,重要的是愿意刻下那神识的人。
“千书师弟,何事?”
“方游师兄,我接下了一个采集任务,距离宗门不远,只有八百里,只是我自己......”千书吞吞吐吐。
“明白了,我与你同去。”方游笑到。
“真的呀,太感谢方游师兄了。”千书很是惊喜。
“这没什么,整好我也去长长见识,认认灵草,另外啊,以后咱们就不要师兄师弟的叫了,太绕口,不方便,直接唤名吧。”
“这....好,都听师兄的。“
“嗯,那就悬令楼前见吧。”
~
听说能出山门,最兴奋的恐怕就是夕夭了,可算能到外面跑出来透透气了。
方游抱起斑斑,出了门。
仙家宗门总有一些弟子会饲养灵兽之类,能捉到那是本事,所以斑斑在方游身边也不会引起太多注意,而且这小兽居然无人识得。
千书接的这个任务为练气期乙级采集任务,主要是前往宗门千里范围内采集指定的灵草或者矿石之类,因为越是珍稀的材料,附近越可能有凶兽出没,所以此类任务通常被列为乙级任务。
此次他们的任务时限是七天,在宗门东北八百里外有一处地方名为黑石洞,洞如其名,里面到处是黑漆漆的岩石,但是此处盛产一种灵草,名为月石草。
这灵草颇为神奇,只在月圆之夜开花,花茎会散发幽幽蓝芒,中品灵草,是数种气血丹药的材料,所以每逢月圆之前,青阳门均会发布月石草的采集任务。
方游到得悬令楼,千书已经等候在这里。
“千书,这就出发吧,快去快回,正好赶上门派大考。”
“好。”
千书点点头,放出了悬令楼临时租用的飞舟,这飞舟比青宗明那艘小了不少,毕竟任务级别不一样,人物级别亦不同。
千书看了看斑斑,要是骑这灵兽该多好,凶猛的多了。
“哈哈,看也没用,招摇是罪,快走吧。”方游爽朗笑道。
飞舟渐渐远去,夕夭飘出来,坐在舟首,怀里抱着斑斑,好不自在。
仅过半日,青阳峰上一道剑光倾泻而下,御剑飞行,目标竟也是那黑石洞,而剑上之人,是一脸戾气的青宗明。
“小子,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次不杀你,本少主自毁道基。”
~
同一时间,那筑黎城外,方芸回望那威严的城楼,目光黯然。
五年了,再次见到父皇母后,仅能隔窗而望,不过这也够了,毕竟自己答应了师尊,师命不可为。
方芸转过身,像凡人一般沿着官道渐行渐远。
“师尊说要斩断凡根,斩断七情六欲,方能成仙,可是仙不是人么?没有羁绊,成仙为何。”
方芸苦涩的想,但是帮助黎朝覆灭掉了拓荒族,此恩方芸又不得不报。
下一站自然是方家村,方芸想去看看有没有哥哥的消息,另外看一看老村长,当年对他们兄妹颇为照顾。
方家村其他的村民,当年对他们兄妹诸多耻笑和为难,方芸用了多年才把他们忘记,否则在那筑黎城外看到挑水汉子,她自该感到面熟。
方游穿越过来到达方家村,然后一路向北,前往那落仙镇,当时自是不知,这方家村往南八百里,便是筑黎城。
方芸离开筑黎城,八百里路对于金丹修士而言,片刻便至。
那一袭红裙出现在方家村口时,正值晌午,秋日当空,金灿满地。
本应是村中一年收获之季,但是此刻却有冷意。
因为这方家村,竟然空无一人。
方芸缓缓步入村中,面露不解。
整个方家村,没有任何被洗劫的痕迹,那一砖一瓦,均是完好,村中那大槐树的落叶,在空中静静飘荡,没有人。
方游的茅草屋依然坐落在村角的土路旁,满目苍痍,那里是曾经兄妹二人的家,方芸一直对哥哥颇为依赖,此刻目中泛出了柔色。
“可是哥哥,你在哪里呢?”方芸喃喃自语,她想找到哥哥,但又不敢找到哥哥,她真害怕哥哥当真是那藏锋之主。
但是此刻整个方家村空无一人,方芸感觉事有蹊跷,难免不跟自己那师尊联系到一处。
“师尊,难道跟芸儿有关的凡间一切,您都要斩断吗?”方芸苦涩,又透着不解。
离开茅草屋,方芸前往了老村长的家,意料之中,没有村长,也没有任何人。
但是方芸在那木门的背后,紧贴地面的门脚处,发现了两个血字,血色早已褪去,不再是殷红,而是暗黑。
那两个血字歪歪扭扭的写着---落仙。
“落仙?”方芸一惊。
若是旁人,看到这落仙二字,定是联想到那方家村以北的落仙镇。
但是在方芸眼里,很自然的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便是这方家村,来过仙人。
“果真是师尊吗?那哥哥会不会……”方芸摇摇头,有些心慌。
方芸自是不知,这一路来,那离默一直藏身暗处。
此刻离默微微皱眉,方家村一事,自是出自昨夜自己之手,没想百密一疏,竟还是被那老者留下了线索。
圣天宗茯音对离默有密令,那方游不管是否为藏锋之主,均要除之,因那暹魔之体,茯音担心很快变成下一个敢反天的启霄。

吱呀~吱呀~吱呀
屋外传来歪歪扭扭的走步声。
方芸走出村长的小屋,远远走来一个挑着大桶,扁担颇长的人影。
方芸想起了在筑黎城口看到的那个无礼的挑水汉子,不过此人却不是那汉子,而是一个青年,虽然穿着粗布长衫,但是洗的很干净,面目白皙,竟很是俊朗。
更让方芸称奇的是,这青年俊朗的面孔之上,头顶光滑如玉,寸发不生。
青年看到了方芸,微微笑了笑。
“姑娘还是快些离去吧。”
“为何离去?可知此处村民所在?”方芸问道,面前的青年身上没有修为的气息,在她看来是个不折不扣的凡人。
“因你之过,身后有鬼。”青年笑的颇为神秘。
方芸是金丹修士,灵识轻易覆盖方圆数十里,什么鬼怪之说岂不是挑逗之言?
“荒谬。”方芸微怒。
“哈哈哈。”青年再无言语,摇晃着扁担渐渐走远了,一直走出了方家村。
天道远啊,天道远,逆天行啊路漫长,路漫长啊斩妖魔,求仙成啊亦化魔。
远远的,传来了那青年的歌声,方芸微微皱眉。
“落仙镇么?这就去看看有何古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