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二十八章 怀璧其罪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怀璧其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阳门的重要所在,均是在那云中的青阳峰顶,自然也包括议事殿,名为殿,其实是个规模不大的阁楼,外面有一层青虚真人布下的虚婴法阵,外人进不来,神识也无法探入,此处是青阳门历来商讨宗门大事之处。
此次宗门高层齐聚一堂,传唤一个入门数月的外门小弟子,尚属首次,方游暗想接待自己这规格还真是够高。
明月当空,漫天星斗,夜雾升腾,青阳峰顶,很静。
方游站在议事殿前,朗声道:“弟子方游,受唤求见。”
等了半晌,里面传出低沉的声音:“进来吧。”
方游遂步入殿中,这中厅不大,正面一张龙椅,上面坐的正是掌门青虚真人,此刻不露喜怒,颇具威严。
青虚真人两侧是四张藤椅,上面坐的除了炼器一脉主事长老莫丛谷,还有斗法一脉长老郭茹月,丹道一脉长老许丹林。
还有一个中年人,身材清瘦,目光凌厉,正是执法长老白斩,相传此人在那星阁金丹榜上,位列四十三,不过方游确是第一次见到这执法长老。
方游站在中间,看起来青虚掌门也没有赐座的意思,空气仿佛凝固。
半晌之后,青虚真人才缓缓开口:“方游,你可知错?”
方游一惊,这开口就是王炸啊。
“回掌门,弟子不知何错之有。”方游道。
“不知何错之有?不守门规,欺上瞒下便是错!”青虚真人冷声道。
“弟子何时不守门规?欺上瞒下?”方游确实不解。
“好,那你说说,猎杀任务,你那些兽丹,从何而来?”
“弟子若说是人所赠,掌门可信?”方游不喜欺瞒。
“哼,一派胡言,说不出,那便是欺师骗祖!”
嚯,这帽子扣的可够大的,方游暗想。
“弟子句句实言。”
“咳咳,掌门师兄,依老夫所见,这弟子若是在任务途中另有际遇,倒也不算是触犯门规。”莫丛谷道。
“好,那方游,你来说说,那赠你兽丹之人,姓甚名甚,何门何派?”说话的是那执法长老白斩。
“这个......弟子未曾谋面。”
“荒谬!”青虚真人怒喝。
“弟子确实未曾谋面,但知那前辈,名为启霄。”方游如是说。
“启霄?”在座之人均是大惊,那数百年前浮霄殿与圣天宗一战震动荒境,那启霄的惊艳绝伦这些老怪们谁人不知,可惜最后启霄败于圣天宗茯音,不知所踪,几百年后赠送这小弟子兽丹,简直是匪夷所思。
“一派胡言!”说话的又是那白斩。
方游没有言语,自己所说本就是实情,多说无益。
气氛又冷凝起来。
这时那斗法一脉的长老郭茹月缓缓开口,毕竟青宗明是她一脉,前日之事,面上也是颇不好看。
“方游,你可否给哀家解释一下,任务出发时练气五层,归来时练气七层,短短两月,你如何做到连破两层?也是那启霄所授?”
这郭茹月早就神识探查过方游,但是那灵根,她竟然看不透。
“弟子只是勤加修炼,弟子的爱好是闭关。”方游道。
“勤加修炼的弟子多如牛毛,如你那大师兄楚洛飞,突破筑基也用了十三年,就哀家所知,你入门时仅仅练气二层,短短数月,便如别人数年寒暑之功,你如何做到?”
“答不出,便是欺上瞒下!”说话的又是那执法长老白斩。
“咳咳,诸位,依老夫所见,方游入门前已是散修,修道之人各有境遇,只要不是背叛宗门,这也不算是触犯门规。”莫丛谷两次为方游解围,让方游颇感意外,心中微暖,他对这长老实则颇不熟悉,入门半年,见过没有三面。
“莫长老,方游是你弟子,你当然回护,还是你也知道什么秘密不成?”郭茹月冷声说。
自始至终没有开口的只有那丹道一脉的长老许丹林,此刻仍是好整以暇,双目微闭,置身事外,方游暗想,南笙的师尊,果真一样清心寡欲,师徒相像。
“方游,你身上可是有何至宝私藏?”青虚真人冷冷道。
我去,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终于问到重点了,方游内心冷笑。
“回掌门,弟子身上无一长物,众位前辈均可探查。”
说着方游拿出了自己的储物袋,想这方游在现代社会也是摸爬滚打的漂泊青年,什么人没有见过?在他眼里,这些个前辈高人就像公司的高层领导,面子第一。
自己这么毫不犹豫、理所当然、若无其事的拿出储物袋让他们探查,如果真的看,那可真是有失身份,传出去让人耻笑。
那储物袋中,此刻除了大量灵石和兽丹,还有那万冥护体法诀玉简,自然还有藏锋古剑!
但若是自己失算,跑是跑不掉的,拼个鱼死网破,催动藏锋哪怕身死也要让你们疼上一疼。
“掌门师兄,这就不必了吧。”莫丛谷再次开口。
青虚真人暗想,难道真是自己的无端猜测?这小子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物,至少并不是那藏锋之主,否则自己跟青宗明怕是有几个脑袋都不够掉的。
猎杀任务力盖少主,入门之后修炼迅猛,青虚真人确实深深怀疑过方游,想到此处,也算松了口气。
青虚真人挥了挥手,缓缓道:“罢了,收起来吧。”
“谢掌门。”方游极为自然。
“方游,你体质奇特,适宜修行,面对众长老能应答自如,心智颇坚,今日算了过了这审核之关,过些时日便是外门大考,若你能拔得头筹,自然能得到那筑基丹。“
青虚真人这顺坡下驴的功夫实乃老道。
“你去吧,我们几人还有要事相商。”莫丛谷开口道。
“是,弟子告退。”
方游退出了议事阁,虚惊一场。
方游走后,青虚真人说了些无关不紧的小事,也草草散了,寻思着怎么帮青宗明得那灵体,要知道青宗明已到了突破金丹的关键时期,若是能得那灵体祭献焚香驭鼎功,实是大有助益。
~
回去的路上,方游背后还是渗出了冷汗,冲动了冲动了,方才自己实在是棋行险招,太冒险了,连后手都没有,要怪就怪修为太低啊,从穿越到这里一直是地狱模式,小乞丐出身就算了,好容易是练气小修士了,不是筑基修士想杀自己,就是半步元婴的一派掌门算计自己,同门的师兄弟们还骂自己,真是太惨了。
修真界,强者为尊,恒古不变,不计代价提升修为,方游暗暗鼓劲,得闭关啊,还是闭关舒服。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