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二十六章 风头尽夺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风头尽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初秋时分,青阳门也被覆上那一层秋色的金黄,加之青阳峰上仙雾缭绕,别有一番仙家风光。
但是这些时日以来,青阳门的弟子们倒无心欣赏这风光,门派中讨论最多的自然是那楼船上的浮霄殿使者。
“师兄,你说那藏锋之主,会是什么样的人?”
“这我怎么晓得,不过修为高深,应该是个七尺大汉或者是白眉老者吧?”
“若是这藏锋之主能出现在咱们青阳门,那可真是蓬荜生辉啊。”
“这个不太可能吧,荒境的希冀,这么重的身份,怎么看得上咱们青阳门呐。”
“师兄,那浮霄殿使者是什么修为?那威压让师弟忍不住想要跪拜。”
“师兄我也看不透啊,但应该比掌门要厉害那么一点点吧。”
“哇,比掌门都要厉害一点点啊,那这藏锋之主修为得多高啊。”
“嗨,这些都不是咱们该讨论的事情,马上就是外门弟子大考了,抓紧时间修炼吧。”
“.......”
这些弟子们的日常讨论,方游自是不知,青宗明自然也是不知,不过这日他归来了。
悬令楼响起了咚咚的钟声,那钟声连响了四声,代表筑基甲级任务的队伍归来,若是金丹甲级任务归来,那则是七声钟响。
“少主回来了,咱们快去看看吧。”
“少主就是厉害,今次肯定也是满载而归。”
青阳门的弟子们,三三两两相跟着前往悬令楼。
这青宗明,少主身份自是受人瞩目,外加实力那是星阁筑基榜前一百名,最关键的是人俊又高冷,故在这宗门中,人气颇高,特别是女弟子之中。
此刻悬令楼的门口,莫丛谷已经到了,毕竟有自己的弟子,要来看看战果如何,至少不要给他丢脸。
莫丛谷身旁站着一个身着紫袍的女子,观之很是娇媚动人,此刻眉目含笑,正是斗法一脉的长老郭茹月。
虚空中一阵波澜,慢慢现出一个老者的身形,长须飘荡,道骨仙风。
“拜见掌门!”
老者周围齐刷刷拜倒了一片。
来人自是青阳掌门青虚真人,少主归来,这当爹的自然要来考教考教战果,更重要的是看看这儿子是否已经得手。
“好,都免礼吧。”青虚真人微微点头。
~
天空中一个黑点,很快变大,正是青宗明一行的飞舟,片刻便到达了青阳山腰这大广场上。
几人陆续下舟,均是快走几步。
“孩儿拜见父亲。”
“弟子拜见掌门。”
看着青宗明毫发无伤,英姿飒爽的模样,青虚真人很是满意,微微含笑。
“好了,都起来吧,这一趟,收获如何?”
“幸不辱父亲之命。”青宗明自信满满。
在众人的簇拥下,一行人进到悬令楼复命,广场上很快空无一人。
楚洛飞拜过莫丛谷,欲言又止,但最终低着头去复命了。
莫丛谷微微皱眉,因为在人群中没有看到方游,没人提起,此刻也不是询问之时。
此时诺大的悬令楼大厅里,响起了筑基任务执事弟子的声音。
“此次筑基甲级猎杀任务,在规定两月时限中完成。经过清点,宗名少主获得兽丹五百六十一枚,李敬柔获得兽丹一百八十三枚,楚洛飞获得兽丹七十二枚,南笙获得兽丹零枚。”
听到这个结果,大厅中一片哗然,一个是少主斩获量之巨大,一个是丹道一脉天骄南笙竟然空手而归。
听到这个结果,青宗明嘴角挂着傲然,李敬柔满眼柔光望着青宗明,楚洛飞始终微低着头,南笙依然清冷,不露喜悲,仿佛刚刚没有听到那结果。
执事弟子的声音再响:“此次筑基甲级猎杀任务,斩获兽丹最多,得到特别奖励的弟子是………”
“且慢。”
悬令楼的大门前传来一声轻喝,声音不大,但是清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大厅里的众人纷纷回头,此刻大门前,站着两个青袍少年,少年嘴角挂着一抹冷然,脚边还有一只圆滚滚毛绒绒的小兽。
这两个少年自然是驭兽归来的方游和千书,当时山腰的广场上早已空无一人,自然无人看到那威风凛凛的坐骑。
方游气定神闲走到场中,微微一拜。
“弟子方游,拜见掌门,拜见师尊。”
青虚真人没有言语,心中却很是异然,方才青宗明归来,他没有看到这少年,还以为自己儿子已然得手,获得那灵体,当时自己那笑意自然也是为此事。
此刻看到这少年突然出现,不仅安然无恙,修为还有突破,心中如何不惊。
莫丛谷点了点头,倒是放下心来,道:“回来便好,去复命吧。”
方游应了一声,缓步走向那执事弟子。
“这位师兄,好像我二人也是这任务的一员吧?”
那执事弟子刚回过神来,开口道:“既然按时归来,那自然算的。”
方游微微一笑,抛出一个储物袋。千书也拿出一个储物袋,递给那执事弟子。
大厅中零星的喧哗起来。
“哼,小弟子故弄玄虚。”
“就是啊,想抢少主的风头,浪费大家时间。”
“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那储物袋里估计也就三五个兽丹吧。”
“哈哈,说不定是一袋子兽粪呢。”
“哈哈。”
方游对此起彼伏的嘲笑声耳充不闻,只是挂着笑意看着那执事弟子若无其事的神识扫过储物袋,那笑意中,有一抹邪意。
“这……”
那执事弟子大惊失色,不禁语结。
等了半晌,才慢吞吞道:“千书,获得兽丹六百一十二枚。”
“什么?”
场中一片哗然,但还不够刺激。
“方游,获得兽丹一千二百二十五枚。方游,获得本次筑基甲级猎杀任务头等,获得特殊奖励门派贡献一千点,灵石五千块。”
这下场中彻底沸腾了,一千多枚兽丹,整整超过青宗明一倍之多,这是什么实力,什么运气?不过很遗憾,纷纷的议论并不是对方游的肯定,而是质疑。
“这一定有鬼,练气期的小弟子怎么可能获得这么多兽丹?”
“偷来的,一定是偷来的!”
“肯定是少主栽培新弟子,是少主送给他的,少主真是好暖心。”
“……”
方游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看着众人,把他们的嘴脸记在心里。
青虚真人一脸阴沉,当先离开了悬令楼,含笑而来,碰两鼻子灰,他首先想到的便是那器灵搞的鬼。
青宗明也一语未发,一甩衣袖,离开了悬令楼,心中咬牙切齿,你死定了,小兔崽子。
看着掌门和少主都走了,众弟子跟着纷纷离场,很快大厅里便空空荡荡。
莫丛谷摇了摇头,也走了,心里想着这个小弟子啊,你得到的兽丹多,不能自己留一些吗?为何去抢那少主的风头。
南笙经过方游的身边,依然没有说话,缓步而过,不过方游看到她那嘴角,分明隐隐有一抹笑意。
最后离开的,是楚洛飞,经过方游身边时,犹豫了片刻:“师弟……”
“大师兄,无需多言。”方游笑了笑,没有多话,带着千书离开了悬令楼。

躺在小屋的床榻上,方游可算能施展一下身体。
夕夭自然坐在窗沿上,不过这次没有晃荡双腿,因为怀里抱着斑斑。
“我也想当斑斑啊。”方游坏坏的想。
“小乞丐,你又在想什么龌龊事?”夕夭突然瞪了他一眼。
“胡说,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自是不知,但是人家看到你流口水啦。”
哪有,方游真的抹了抹嘴,确实没有,夕夭看着她咯咯笑了。
“不过小乞丐呀,不出意外的话,你怕是惹上大麻烦啦。”
“麻烦?我既然敢回来,自然便不怕这麻烦。”方游冷然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