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二十五章 吞金小兽,养不起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吞金小兽,养不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栖泽,距离那荒麟兽的猎杀任务开始已经过去了快两月光景,任务时限是整两个月,算算日子已经不剩下几天。
青宗明等四人又回到了当初来到的那山涧前,几人均是各怀心事,那心事自然各不相同。
除了这李敬柔,眼里都是青宗明。
“少主这次大发神威,收获良多,跟着少主真是安全又涨见识呢。”李敬柔抓住机会便赶紧献媚,那练气层的小师弟自然早就不在她眼里,死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
“哼,荒麟兽没杀几头,如何收获良多?”青宗明一声冷笑,主动投怀送抱,他觉得甚是无趣。
“荒麟兽虽然不多,可是少主依然斩获无数其他灵兽,这兽丹并无区别呀,少主就是厉害嘛。”
李敬柔仍不死心,但青宗明没有再回话,这一个多月其实也都是她在溜须拍马,青宗明这人虽然荒淫,但是却又颇为挑剔,此刻不禁暗想,那结丹荒麟兽弄死的怎么不是你。
“宗明少主,来往此处需要两日光景,咱们这是准备回宗门吗?”楚洛飞低声问,心里想着这回去该怎么跟莫长老交待,小师弟丢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青宗明同样没有搭理他,修真界实力至上,恒古不变。
南笙在几人中最为神秘,这一月多来开口没有两三次,加上相貌姣好,如花似月,青宗明倒是颇为留意,不过几次交流都是热脸贴个冷臀,让他深有不甘,不知回到宗门要打什么主意了。
青宗明祭出飞舟,当先跳了上去。
“走,回宗门复命。”
飞舟速度极快,瞬间远去。
~
在那启霄留下的洞穴中,方游和千书这一个多月来均在刻苦修炼,灵石自是用不完,那兽丹直接吞服对修行也有诸多好处,当然高阶的兽丹今后自有用处,谁也不舍得吃。
千书在角落里吐纳,这少年极有恒心,这么些时日恍若闭关,几乎没什么言语,一个姿势,入定一般。
方游更是耗费灵石和兽丹无数,那灵台内的积累可说飞速,今次之事让他极为渴望力量,修为不足,什么替天行道那就是扯,随心随性更是无稽之谈,莫说自保,不给夕夭添麻烦就是好的,也不怪夕夭这器灵动不动就撩逗他。
再说夕夭,这些时日本该最为无聊,毕竟她不用修炼,只要存在现世,便是修为随主,但因为有斑斑这个兽宝宝在此处,一灵一兽每日玩的不亦乐乎。
这斑斑很是奇特,刚开始几人不知它吃甚喝甚,还颇为发愁,后来发现,这兽宝宝的食物竟然是灵石。
每日咀嚼灵石那是斑斑最快乐的事,几人也不禁感叹,这灵兽牙口实在太好。
青宗明一行离开的当日,方游从打坐中苏醒,虽然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打坐时间,每次吐纳都仿佛闭关,不过好在每次都没有耽误大事,有夕夭在侧,更是大为放心。
“差不多了,咱们也该回宗门了。”方游开口说道。
“回宗门?小乞丐你没事吧,那青宗明可是要杀你的。”夕夭嘻嘻笑道。
“因为要杀我就当缩头乌龟?那我方游今后还有何颜面立于这世上?”
方游站起身来,目露精光,心念一动,其身后竟隐隐现出两尊神魔虚影,识海内七座灵台轰然作响,巨浪翻滚。
练气七层,这就是这些时日方游苦修的成果。
但还没有结束,方游法随心动,瞬间面前凭空出现三具冥骨,那冥骨虽然只有骨架,但是颇为高大,身长八尺有余,将方游护在后面,这一幕有些诡异,仿佛方游不再是那小师弟,身上一缕魔气,恍若魔修。
“若那雨夜如今时,虽不能斩落那青贼,但想来自保尚可,筑基高阶,假以时日,必踩于脚下。”
方游冷言。
夕夭目中飘过一抹柔色,这样子的方游,才应是她的主人。
千书站起,这段时日的刻苦修行,虽远不如方游妖孽,但也是突破了练气四层。
“方游师兄,我们没有那飞舟,该如何返回宗门。”
“这个......”方游无奈的抓了抓头,距离任务结束也就两三日光景,无法御剑飞行,没有飞舟,还真不容易赶得回去。
嗷~呜~呜~呜~
斑斑在地上奶声奶气叫了几声。
“小家伙,你要干嘛?”方游笑了笑。
斑斑自是不能言语,不过却咬着方游的裤脚往洞外拖。
“你要我们出去?”
嗷~嗷~嗷~
“好吧好吧,知道了,再拽要撕破啦。”
洞穴内已经没有了灵石和兽丹的光辉,因为此刻都在方游和千书的储物袋里。
一行人走出洞穴,站在一线天下,将近两月未见日光,此刻几人均是心情舒畅。
嗷~呜~
斑斑眼巴巴的盯着方游,竟然还吐着舌头。
“明白了,要吃灵石是吧。”方游递给它两块中品灵石,这行为极为奢侈,中品灵石,在外界那是高阶修士才有之物,练气修士,多少人多少年难得一见。
嘎巴嘎巴,这次小家伙吃的很快,咀嚼的津津有味,方游暗想,出去之后还是得尽快强大起来,至少得有点赚钱的门路,否则这一个多月小东西就吃掉了几百块下品灵石,几十块中品灵石,这简直是个吞金兽,养不起啊。
嗷~呜~呜~
灵石吃完了,斑斑非常愉快,抖了抖身子。
“嗯?”方游发现,这小家伙这次抖动的动作跟往常不大一样啊。
斑斑双目圆睁,口中哼哼有声,仿佛很是吃力。
在下一刻,几人目瞪口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哪里还有斑斑那圆滚滚的兽宝宝。
面前是一只两丈多长的威武荒麟兽,微动前蹄,头上的两支尖角泛着寒芒。
“这是?斑斑?”方游惊呆了。
嗷~嗷~呜~
“斑斑说它让咱们坐上去。”夕夭笑着说,每天黏在一起,这器灵倒是能和这灵兽稍微心意相通。
“这可太飒了!走着,千书师弟。”
“又说什么妖怪语言,真讨厌。”夕夭撇撇嘴。
~
斑斑冲天而起,栖泽渐渐远去,虽不知这小荒麟兽是何来路,但是练气修士得此坐骑,那确是羡煞旁人,怀璧其罪,方游不禁苦笑,自己身上这比璧实在是有点多了。
这荒麟兽坐骑腾云驾雾,速度极快。
“小妖。”看着脚下快速掠过的山河,方游轻声传音。
“嗯,人家在呢。”夕夭此刻正坐在斑斑的尖角旁,侧身耷腿。
“修为突破以后,我又恢复了一些记忆。”方游若有所思。
“又想起了什么?来方家村之前的乞讨生涯么?”夕夭嘻嘻笑道。
“唉,让您失望了,其实我是个皇子,不仅如此,我还是个太子,我妹妹方芸,是黎朝四公主。”方游幽幽的说。
“......”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