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二十四章 筑黎追思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筑黎追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各位道友,求收藏,求推荐,新的一月让我们冲天而起}
那从远方突兀出现的楼船,最终悬停在了青阳门之巅的广场上方,八名傀儡沉默不语,仿佛雕塑,那楼船上散出的元婴威压,笼罩着整个青阳门。
青阳门只是个小门派,上下不过几百人,此刻差不多都站在了楼船下的广场上,黑压压一片,但是面对那恐怖威压,无一人敢发出声响,也发不出声响。
元婴修士,那在十万阳山是绝对顶尖的存在,放眼整个云川大陆,也是不可小觑的力量,而此时楼船上的元婴修士,仅仅是个来使。
“青阳掌门来见。”楼船中传出的声音不怒自威,沧桑又冰冷。
“青虚,拜见浮霄殿圣使。”这楼船和傀儡,自然是中州第一大宗浮霄殿的标志。
广场前方的青虚真人朝着楼船恭敬一拜,不仅不敢自称掌门,连老夫都没敢加上,虽然自己也算假婴修士,一方霸主,但是这浮霄殿只需动动手指,怕是小小青阳门顷刻间便灰飞烟灭。
“藏锋现世,可知何处?”楼船中人始终并未现身。
“青虚不知。”青虚真人不敢抬头,作为一个修炼千年的修士,藏锋为何物自然知晓,但那上古神器难道出现在自己执掌的青阳门?想到此处,青虚真人微渗冷汗。
“那藏锋之主,自不会在你这小小山门,若是得见,好生厚待,你可知晓?”
“青虚知晓。”听到确实不在此处,青虚真人松了口气,否则这么大尊佛,还不撑爆了自己这小庙。
“藏锋之主乃我荒境抗天之希冀,为大能之修,修为惊天,若尔等有缘得见,厚待后奉告我浮霄殿,重赏。”
这次未等青虚真人张口,那楼船在空中渐渐隐去了,仿佛不曾来过,威压散去,广场上的才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
“藏锋之主……修为惊天……”青虚真人喃喃自语。
~
此时已是初秋,凡间那郁郁葱葱渐渐退去,又铺上了漫漫金黄。
方芸离开圣天宗已有些时日,只有一些大宗门才能知晓,在这云川大陆的广袤之地上,有些远古便存在的传送阵法可以使用,只需要祭献数额不等的灵石,便可以进行远距离的传送,而这圣天宗之下的凡界,便有这么一处传送阵。 
方芸下界之后的第一站,却是中州凡间的一座城,准确的说是凡间一个王朝的都城。
黎朝,位于中州的一个凡人王朝。筑黎城,位于中州西南,正是这黎朝之都。
此刻方芸站在这筑黎城的城门外,静静看着来来往往的凡人进出城门,城门很大,高愈三丈,城门的卫兵甲胄在身,手持红缨矛,腰挎日月刀,很是威武。
“哥哥,哥哥,你这是带我去哪?”
“芸儿,到了地方你便知道了,绝对不让你失望。”
“哥哥,哥哥,爹爹说,长大了你就是皇帝,是真的吗?”
“哥哥.......”
“........”
站在这城门前,方芸脑中自然而然浮现出小时和方游的回忆,那时两人均是孩童,每天玩耍在一起,日子丰盈富足又无忧无虑。
没错,这黎朝原本就是他们的王朝,方游虽然是父皇捡来的孩子,但是竟然立为太子,而方芸,则是父皇的掌上明珠,本朝四公主。
可是这样的生活几年之后便发生了变化,黎朝最强大的邻国拓荒,国如其名,早对富饶的黎朝虎视眈眈。
那拓荒为蛮夷之地,凶狠善战,不过数年那洪水般的兵甲便涌进了皇城........
“女娃娃,傻乎乎在此处发什么呆?”
方芸回过神来,身边走过一个挑水的汉子,那扁担很长、两头的桶很大,走路晃晃悠悠,此刻正对着方芸咧着嘴喊。
方芸颇有不喜,谁是傻乎乎的女娃娃,这汉子太也粗糙。
方芸微一皱眉,没有搭理那挑水汉子,向城门内走去。
那汉子晃晃悠悠走远了,又隐隐传来扯着嗓子的歌声:“天道远啊,天道远,逆天行啊路漫长,路漫长啊斩妖魔,求仙成啊亦化魔。”
~
方芸衣饰不俗,城门前的守卫们自来以衣识人,自是没有阻拦。
步入筑黎城中,这城颇具气势,实乃凡间的一座大城,行人川流不息,宽街长巷,楼阁林立,好不热闹。
这繁华,没有一丝一毫蛮夷之气,倒似更胜往昔,没错,这里依然是黎朝,依然是那个都城---筑黎城。
但方芸却是一脸伤感,缓步前行,街两边的吆喝声和喧闹声纷纷扰扰,但她对这热闹的尘世恍若未见。
~
入夜,残月高悬,微有清凉。
当朝皇帝的宫殿外,一颗巨大的千年紫藤树,方芸俏立在树巅,金丹修士在凡间来去无踪,远远看看当今圣上,自是神鬼不知。
“父皇、母后.....”方芸呢喃。
逃亡那日,也如今日般残月高悬,一个黑衣修士将方游和方芸两个娃娃救走,那腾云驾雾的飞行让二人几近晕厥,最后二人被丢在了方家村,黑衣修士离开了,一句交代都没有。
神识扫过,那殿内的身影仿佛近在方芸眼前,可即便是惊天彻地的金丹修士,此刻的她也不能进入宫殿,血亲相认。
当年方芸被带回圣天宗,玄体灵根,被掌门茯音收为亲传弟子,并答应帮方芸了却凡间心事。
那一日,茯音带着年幼的方芸立在当空,俯瞰那凡间城池。
仅仅片刻不到,中州那几百万之众,最为骁勇善战的拓荒王朝,灰飞烟灭,亡朝。
“走吧,芸儿,凡间心事一了,安心修炼,此世不得再见你那双亲。”
当时身边的茯音如是说。
~
此刻方芸的神识在殿内停留,那殿内的一颦一笑近在眼前,但她却不能出现。
除此之外,除了这双亲,她看到还有一个孩童,生的俏生水灵,正被父皇和母后逗得咯咯发笑,其乐融融,对,那是他们的掌上明珠,方游和方芸,已经死了。
那紫藤树上,人影不在。
~
“哥哥,当初你并无那暹魔之体,只是一个凡人。”
“可是为何.......哥哥,你究竟是什么人.......”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