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二十三章 青阳来使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青阳来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依然是那云深不知处,依然是那白玉雕栏殿金銮。
一般的宗门,均会选那钟灵秀丽之地,或依山傍水、或彩云山巅,但这位于云州的圣天宗,则极为不同。
圣天宗,这天界之下第一宗,则是建在一处浮空的大陆上,阁楼林立、巨殿悬天、俯瞰众生。
此刻在这圣天宗的一处紫金洞府外,突然金光大绽,天生异象,猛然间聚起厚重劫云、黑幕盖顶。
一道碗口粗细的巨雷轰的劈下,直贯洞顶。
一声娇喝,巨雷无踪,紧接着,一个红裙少女裙发飘荡,猛然升空,屹立在那劫云之下。
隆隆之声不绝,像是受到了挑衅,更多的巨雷霹雳汇聚,恍若天威,劈向那红裙少女。
修道本是逆天之行,得道更是挑战天威,那红裙少女正是闭关的方芸,一月时光,筑基高阶大圆满突破至金丹境界初期。
金殿中的华贵女子,方芸的师父,此刻停止了抚琴,默默注视着那劫云和劫云之下红色的身影。
“区区丹劫、无非儿戏、不足挂齿。”女子笑了笑,继续低头抚琴。
方芸悬在那劫云下,一头长发无风自动,裙角飘扬,此刻已是数十道碗口粗细的劫雷从四面八方向她劈射而下,她周身恍若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雷球。
但雷球之内,方芸的身后却浮现着一尊雏凤的虚影,虚影金光璀璨,仰天长鸣,那无数劫雷,却不能再近少女分毫。
一抹剑光,从方芸手中激射而出,名为穿云,直贯苍天。
“散!”方云一声娇喝。
那穿云剑刹那便抵达劫云,竟然引动了层层叠叠的蓝色光辉,瞬间便盖过了劫云之上的电闪雷鸣。
下一刻,这劫云恍若那棉絮一般,片片散去,那劫雷,渐渐消散无踪。
半空中仅剩下方芸那红色衣裙,随风飘扬,渡劫,那金丹初期已成。
~
金丹期的修士,放眼整个云州,虽略有不足,但在那阳山方圆十万里则足以傲视群雄,阳山,正是方芸欲往之处。
大殿内,华贵女子朱唇含笑。
“芸儿,五载光阴,突破金丹,实乃圣宗第一人,足以自傲。”
“师尊,芸儿不敢。”方芸轻声应答。
“金丹已成,这就下界去寻那藏锋之主吧,记住为师所言,不管何人,除之!”女子正色道。
“芸儿领命。”方芸轻咬下唇,这女孩姿态,实难以和那金丹修士的战力挂上钩来。
此刻方芸心中所想,便是哥哥千万莫是那藏锋之主,但是师父说过,哥哥那暹魔之体也是万年未见,藏锋本是魔物,真怕....方芸不敢想。
“如若不敌,则唤为师,万里之遥,顷刻便到。”女子又交待道。
“师尊放心,芸儿这便出发了。”
话毕,方芸退出了大殿。
~
方芸走后,大殿再次寂静下来,香雾袅绕,略有清冷。
“离默。”女子唤道。
一阵淡淡的灰雾,从女子身后的虚无中走出来一个黑袍男子,身材瘦高,面目有些惨白,但样貌却颇为俊逸。
离默单膝一拜,道:“掌门有何吩咐?”
女子柔声一笑,目中却有些怅然,道:“叫茯音便好。”
离默低头:“属下不敢,还请掌门吩咐。”
“芸儿下界去寻那藏锋了,你暗中相随,本座才能放心。”
离默一惊:“掌门可是对这关门弟子,不放心?”
茯音微微颔首:“不放心,那是有些的。另外,若你在,也可护她周全。”
离默有些不解:“若掌门对那小丫头不放心,为何还赐那诛天之弓?”
茯音悠悠道:“信任,是一回事,眷爱,是另外一回事。唉.....离默,本座想你是懂的。”
离默没有多言,只是行了一礼:“属下告退!”
茯音摆了摆手,黯然道:“你去吧,暗中相随,便像你在这宗门中一般。“
灰雾散去,离默消失不见。
~
阳山,栖泽,洞穴。
这一个多月光景,方游和千书一直在这洞穴中修炼,那灵石和兽丹数量巨大,乃至今后都是一笔财富。
方游是知恩之人,把那些灵石和兽丹,分给了千书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数量。
至于那玉简,方游也刻印了一份送给千书,有功兄弟一起练。可遗憾的是,不知为何,千书竟不能与那法决产生感应,所以暂时搁下,专心吐纳,先提升修为。
玉简上记录了一门法决,名为万冥护体,正是方游此时紧缺的防御类术法,炼气期便可修炼,释放法决可以召唤出虚空枯骨来抵挡攻击,高阶之后更可召唤千百具枯骨,并且枯骨受到攻击还可以自爆,实乃攻守兼备的强大术法。
“只是这功法,召唤冥骨,倒是多了几分魔气。”方游钻研着功法,暗道,不过是仙是魔本不是他在意的事,孰仙孰魔,无非本心,并非外物。
夕夭找到一处石壁的凸起,没事就坐在上面,悠哉悠哉晃荡着双腿。
对于这器灵来说,方游是仙是魔更加不重要,藏锋之主,便是她之主。
这么想着,黑裙少女还微微有些脸红,煞是好看。
~
栖泽的范围很大,这一个月中,青宗明带着李敬柔、楚洛飞和南笙四人辗转其间,古怪的是荒麟兽竟然再也没有出现,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倒是有其他的灵兽出现,几人也斩获了不少兽丹,那南笙依然清冷寡言,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随处炼丹,也不知道都炼的什么丹。
楚洛飞也变得沉默,也许是在自责,不过生死瞬间,唯现本心。
最郁闷的一个是青宗明,数度返回那结丹荒麟兽出现的地方,连方游几人的尸身都未找到,心中恨意泛滥。
~
这一个月中,还发生了一件事,不过此刻栖泽之地和启霄洞穴的这数人,自是不知。
这天在青阳门的山巅之外,遥遥出现了一座楼船,楼船下面竟是八名修士托举着,踏空而来。
再一细看,那八名修士均着斗篷,面色苍白,目光呆泄,形同枯骨,那竟不是修士,而是傀儡。
青阳来使,是为何人?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