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二十二章 这便是造化?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这便是造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荒境之主?“方游愣在原地,但那神识没有再发声,夕夭和千书自然也无法听到那声音。
“小乞丐?”夕夭悄声传音。
“这个荒麟兽说荒川之主,是什么意思?”
夕夭略一思考,大概搞明白了。
“藏锋之主果真非凡,其他的人家也暂时不知,静观其变吧。”
轰隆隆的声音再次想起,灵兽群退到两边,让出了一条通路。
那虚婴荒麟兽再次站起,转过了身。
“荒~境~之~主,来~”
方游脑海里再次出现那沧桑之音。
这一切暂时还超出方游的认知,反正跑也跑不掉,他微微点头,看向千书。
“师弟,还能行走吗?”
“能走的,师兄放心。”千书点点头。
方游当先,跟在了那兽王后面,夕夭没有言语,与千书跟着方游,一起向那溶洞深处走去。
灵兽群远远跟在后面,这溶洞不小,一行人走了有一炷香的时间,方穿过了这溶洞。
溶洞之外,竟然别有洞天,这里依然是山涧之下,范围极大,两边高耸的峭壁呈倒锥形直贯苍云,露出一线天。
跟外面的殺戮战场完全不同,此处竟然一派鸟语花香,郁郁葱葱。
那兽王在峭壁边停下,在一片葱绿背后,隐隐又出现一个洞口。
“进~去~吧~”
传出这道灵识,那虚婴兽王转身离开了,荒麟兽群轰隆隆的声音一并远去,此处再次归于静怡,恍若世外桃源。
“里面是不是传说中的造化?”方游笑着问夕夭。
“不进去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夕夭撇了撇嘴。
话毕,方游当先向洞穴里走去,两人身上带伤,这一路走来确实颇为疲惫,脚步不快。
进入洞穴,是个不算大的空间,但是很深,没有光线照射,里面异常黑暗,但是对于修士来讲,暗中视物,自然是不在话下。
“嗯?这石壁上有字。“
方游发现,距离洞口不远的石壁上,竟然刻画着几排文字,那笔体很是苍劲。
“荒境为囚笼,荒外有诸天,那圣天宗沦为天界爪牙,屡降天罚,屠戮我荒境修士,其径可憎。吾遁避此处千余年,修为再难寸进,自知难敌那圣天茯音,唯有化凡飞升一途,虽坎坷,亦必寻,只为诛那爪牙,助我荒境修士回归天道。“
方游字字研读,却均不明其意,只大概理解荒境是个囚笼,被天界控制,有个门派叫圣天宗,是天界的爪牙,而这刻字之人修为不够,打不赢那个圣天宗的茯音,所以要先化凡,再飞升,为荒境修士讨要一个说法。
字面意思就是这样,但是里面的人名地名方游一概不知。
方游将文字均记在心里,继续往下看。
“吾占星卜挂,再逾百年,藏锋现世,为我辈荒境修士之冀望。若有缘至此,吾将一道神念留于麟兽,藏锋至此便可感应,此洞所藏为见礼一二,尽可取用。吾此去,仙路未卜,只望有缘人,有朝可划破这天,还我辈荒境修士个公道。“
“启霄。”方游默念着文字下面的署名,虽不知此为何人,但能预测藏锋现世与藏锋之主的到来,应是个大修,上面说了,这洞穴里面的东西随便用,就当见面礼了,拿了礼物,以后记得给圣天宗点颜色看看。
方游自嘲的笑笑,虽然不知道这圣天宗是何方所在,但自己这个小小炼气修士,却是藏锋之主,肩上的压力瞬间变大了。
“小妖,村长说过,五州之外有荒海,这云川大陆之物又多以荒字命名,这么说来....”
“嗯,这云川大陆,便是荒境。”夕夭缓缓说。
“那荒境之外,是什么?”方游追问。
"是天境。“
“天境,是什么样的?”方游对荒境目前可以说一无所知,而此处竟然是囚笼,被天境所囚。
“忘了,沉睡的太久,人家的记忆也不完整。”夕夭无奈的说。
“嗯。“没办法,未知之事,只能交由时间来解答了。
几人沿着甬道往前走,大概百丈远的地方出现了一道石门。
方游抬起手想试着推动。
突然那石门上闪现出一幅极为繁复的图案,瞬间将方游弹开。
“禁制!”夕夭一惊,这石门上有大修布置的禁制,如果没有破禁之法,想入这石门怕是难上加难。
可惜三人对禁制均是一窍不通,难道有什么钥匙?
方游拿出藏锋,用灵力催动出红色光华,靠近石门,意料之中的,仍然被弹开了,这藏锋竟然不是钥匙。
“这石门之后,想来便是那前辈的闭关之处了,可是该怎么进去呢。”方游有些苦恼。
~
嗷~
洞穴入口的地方传来一声奶声奶气的叫声。
一只仿佛缩小了无数倍的荒麟兽蹦跳着从洞口跑了进来,中间还摔倒一次屁股墩。
“哇,好可爱的荒麟兽宝宝。”夕夭笑了。
小荒麟兽跑跳的歪歪扭扭,有些跌跌撞撞到了方游面前,两只大眼睛眨巴眨巴望着方游,好像一只猫咪。
“这又是什么情况?走失的兽宝宝?”
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再想想外面夜晚的屠杀,方游心里很是憋闷,他不喜欢杀戮。
方游矮下身,轻轻抚摸着小兽,因为太小了,身上的鳞片还没有长出,浑身毛茸茸的,黑白相间,脑袋上的尖角还是个小肉芽,不过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嗷~呜~
小兽低声叫着,被抚摸的很是享受,不过还是在方游冷不防的时候,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然后竟然吮吸起来。
方游暗惊,准备抽回手指,怎么带灵字的都喜欢吸自己的血啊?我又不是唐僧。
不过没等方游抽回手指,那小兽已经主动松口,小嘴巴里含着一口方游的血。
然后小兽朝着那石门,噗的一声,将那一口方游血都喷了上去。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石门上的禁制之图,被血液喷洒,竟然逐渐变淡,直至消失。
“我去,我的血液居然这么牛叉的吗?”方游大惊。
“说的什么妖怪语言。”夕夭白了方游一眼,一句话两个词听不懂。
石门上的禁制消失,隆隆声中,石门背后的空间打开,里面是个拱顶形的圆室,空间不算大,但却异常明亮。
明亮的缘由并不是有天光射入,而是这空间一角那堆的像小山一般的兽丹和灵石,散发着各种光芒。
“这启霄前辈,简直太壕了!”方游看得瞠目结舌。
“小乞丐,这可不是一般的灵石和兽丹。”夕夭嘻嘻笑道。
除了普通灵石,还有个头更大的中品灵石,散着幽幽蓝芒,一块中品灵石,可是相当于一百块普通灵石。
还有那些兽丹,除了筑基期的兽丹,还有金丹期的,甚至元婴期的都有,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除此之外,还有一枚玉简,静静飘浮在那一堆兽丹和灵石上方,散发着耀目的光芒,观之不凡。
这确实不是普通的大礼,这定是一场造化。
嗷~唔~
兽宝宝不停蹭着方游的裤脚。
“小乞丐,看来这宝宝是想跟着你了。”夕夭掩口笑道。
“跟着我?那可不能咬我啊。”方游矮下身子,笑着抚摸着小兽。
嗷~唔唔~
“说好了啊,那以后就叫你斑斑吧。”
“斑斑?好凡俗的名字。”夕夭撇了撇嘴。
“你不懂,凡俗的名字好养活。”方游笑道。
几人背后的石门,轰隆隆再次关闭,一场造化,真正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