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二十一章 荒境之主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荒境之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吧嗒~吧嗒~
高空落下的水滴不停在拍打方游的脸庞,水滴很凉,身上颇冷,方游悠悠转醒。
身下湿漉漉的,水有些刺骨,方游忍痛爬了起来,全身骨头仿佛散架一般,体内灵气运转也颇为艰涩,确实伤的不轻。
此处是个大水潭,上方足有几十丈高,倒挂着大大小小的石笋,那些水滴便从那些石笋上滴落。
方游环顾四周,这是个巨大的溶洞,穹顶上有一处空洞,从那里透下来日光,溶洞中倒不算黑暗,看得出此时已是白日。
千书倒在方游身边,他神识探过,虽然气息微弱,但无性命之忧,方游拿出宗门领来的那低阶气血丹,一股脑给千书喂了十几颗,自己也吃了一些,此处情况未明,危机未过,方游不敢大意。
夕夭此刻微闭双眼,隐隐可以看到四面八方的丝丝白气正在朝她体内汇聚,器灵与修士不同,只要出现在现世,那便无时不刻在吸收天地灵气,只不过修为不可超越其主,一旦达到上限,修行便会被禁锢。
但是器灵之主修为突破,器灵修为也会快速突破,然后继续积攒下次突破所需要的灵气。
看到夕夭无碍,方游放下心来,虽然他也不明白,一个几万年的老妖精,自己有什么好担心的。
食用的丹药渐渐发挥了作用,方游感到丹田里产生了丝丝热气,不再那么难受。
~
大水潭不远的地方是一处峭壁,距离地面几丈高的地方有一处甬道,方游分析他们应该就是从那里滚落进来的。
“最后竟然是那从不说话的南笙师姐救了我。”想起那一袭白袍,那鬼魅般的身手,这几天的杀戮完全是在刻意掩饰修为,不对,南笙师姐并没有杀戮,她除了在炼丹就是在下药,方游想到。
“她究竟是什么人?为何拼死救我?救我就算了,为何还嘲讽我?”方游实在是不解。
“方...方游师兄...”千书醒了过来,虽然双臂仍是触目惊心,但那宗门的低阶灵药倒是也有些功效,身上的血迹已干。
“千书师弟,你醒了,还疼么?”方游柔声说,这千书修为连自己都不如,危难时刻竟然挺身相救,加之与自己几乎可算萍水相逢,这份情义和道义,足够方游动容。
“好多了,皮肉之伤,恢复几日应该便无大碍。“千书竟然很是坚韧。
“明知不敌,为何助我?可知会死?“方游此时才正色到,自己怀玉其罪,实在没有理由连累这个小弟子。
“不知,只是觉得,师兄你是个好人。”千书小声说。
只是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就舍命来救?方游摇了摇头,这千书心性让他汗颜,但此恩铭记。
千书一抬头,这才发现还悬浮着一个黑裙少女,一惊道:“师师兄....这是什么?”
方游不禁笑道:“没什么,师兄的侍女。”
夕夭睁开眼,一脸嗔怒:“小乞丐,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圣女!”方游赶紧改口,不知为何,同样是救,对于千书,方游是愧疚又感激,但对于夕夭,却觉得如此自然。
“好美......”千书小声说。
“嗯,还是这小师弟有眼光。”夕夭笑道。
这就奇怪了,同样夸你美,怎么千书说出来你就不骂人家龌龊?方游暗想,女孩家的心思果真猜不透,也不对,她算什么女孩家啊,几万岁....
不过方游还是向千书大概讲述了夕夭的来历,对于这小弟子,方游很是喜欢,也值得信任。
“原来是这样,器灵姐姐好。”千书小声说。
“嗯嗯,千书弟弟好,叫人家小夭姐姐便可。”夕夭颇为享受。
“小夭姐姐....”
“喂,小乞丐,你看看人家千书弟弟,你向人家好好学学行不行。”夕夭看着方游,一脸得意。
方游苦笑,这女人啊,不管在什么世界什么时代,怎么说辞总是一样样的呢?
~
溶洞里很静,只有水滴滴答的声响。
但是这寂静很快被打破了。
轰隆隆的声响由远及近,那声音很是嘈杂,仿佛千军万马在踱步一般。
嗷~嗷~
三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恐。
“难道.....这里竟然是荒麟兽的巢穴?”
方游当先道,此刻几人重伤未愈,又都是炼气修为,身上没有重宝,身处此地,听那荒麟兽的声响恐不下百只,这可真是要九死无生了。
重宝?方游这次没有犹豫,重宝他有,此刻不出更待何时,这灵兽群若是要犯,横竖一死,杀得一只是一只。
方游取出藏锋剑柄,握在手中,挡在夕夭和千书身前。
但是下一刻,更绝望的事情发生了,随着那些灵兽黑影越来越近,方游惊讶的发现,打头的那只荒麟兽,竟然比昨夜那金丹期的灵兽还要巨大。
“半步元婴。”夕夭缓缓道,她也不解,为何在这阳山初段,青阳门千里之外,竟然有修为如此之高的灵兽群,无奈自己在方家村苏醒之后,和方游一样,很多记忆同样丢失了,需要修为的提升才能逐渐唤醒那些记忆。
方游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中的藏锋,握的更紧了一些,随时准备迸发那最后的生命之火。
荒麟兽群在那虚婴头兽的带领下,此刻距离方游几人不过十数丈,但是那些荒麟兽头上的尖角,却并没有聚集电光,意料中的殒命之战也并未出现,甚至方游觉得这些荒麟兽似乎有点恭敬垂首的感觉。
兽群在距离方游三人不足五丈的地方停了下来,画面恍若静止,空气中只有喘息的声响,但是方游手中的藏锋剑柄,仍是直指那虚婴境界的荒麟兽,随时准备催动神魔轩辕诀。
最终,更匪夷所思的画面出现了,那虚婴头兽的巨大圆目盯着方游手中的剑柄半晌,竟然前蹄弯曲,缓缓的跪了下来。
三人震惊。
突然方游脑中传来一道那灵兽的神念,语气很是生涩,仿佛来自远古,但字字清晰。
“荒...境...之...主”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