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二十章 荒麟兽王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荒麟兽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雨幕如瀑,不见星月,地上灵兽尸身遍布,战场上不断迸发的术法与宝器之光时时划亮着夜空。
荒麟兽突袭与青宗明掠近均是在刹那间,等战场上另外几人发现这一幕,只是遥遥望见方游这里突然迸发出强烈的光芒,一个半圆形的术法护罩被打开,但仅仅一个瞬间又是轰然碎裂。
紧接着那碎裂的护罩外忽然闪现出一个黑裙少女,一头秀发在风雨中剧烈飘荡,周身散出暗红的光芒,但和那术法护罩碎裂一般,那周身红芒也是刹那熄灭。
下一刻,两道少年的身影如那断线风筝,从半空中向后坠落,口中喷射的鲜血给那片雨幕都染上了颜色.....
~
目见荒麟兽与青宗明极速接近,方游当时便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机,毫不犹豫捏碎了早已拿在手上的莫丛谷所赠防护玉牌。
术法护罩顷刻展开,绽放出银白色的光芒,但在荒麟兽巨大身躯的掩护下,青宗明对方游那一击是拼尽全力,筑基高阶修士全力一击,那术法护罩打开的瞬间便被击的支离破碎。
即使如此,这玉牌也帮方游抵挡住了大部分的冲击,只是境界差距实在太大,震碎护罩的余波还是方游感受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力,仿佛要将他撕碎,刹那间便被震飞,口喷鲜血,内伤极重。
青宗明的追星诀极为霸道,那余波不仅震飞了方游,连带身边的千书也是狂喷鲜血,护住方游的双臂被无数剑波割裂的深可见骨,两人一同从半空坠落。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那术法护罩碎裂的刹那,夕夭便已出现,秀发飞舞,灵躯震怒,周身泛起暗红光芒,替方游阻挡那追星诀的余波。
无奈夕夭的修为仅等同于方游的分身,怎敌那筑基高阶的青宗明,虽化解了那追星诀最后的力量,但周身红光熄灭,灵体萎靡,与那两个少年一同坠落。
方才青宗明自认机不可失,出手便是杀招,一招连挫三人,实力可见一般。即便如此,竟然还是没能一击必杀,此刻另外那三人已经发现了这里的一幕,不能再明目张胆痛下杀手,青宗明恨得面目狰狞。
一抬手,那追星诀再出,不过此刻目标却变成了那荒麟兽,同时青宗明大喊:“孽畜!敢伤我师弟!师兄这就给你报仇!”
方游在坠落中双目怒睁,张口便是鲜血喷涌,身边千书已然昏厥,夕夭双眼紧闭,伏在方游胸膛。
“青贼.....今日方某不死.....来日必将杀你!”
惨笑中,方游抬手,瞬间无数飞剑从储物袋中向青宗明喷射而出,密密麻麻不下几百之数,正是前些日在那炼器坊中锻造的多余之物,真让方游言中,飞剑满天,煞是唬人。
方游自知这雕虫小技伤不到青宗明,但此刻自己受伤极重,强行驱动藏锋,能否斩落青宗明尚不可知,但那力竭之后怕真是要九死无生。
满天飞剑,只为争取一刻喘息,而那青宗明看似随意一挥,便化解了剑雨。
楚洛飞等二人已向这边掠来,青宗明一咬牙,一不做二不休,你刚巧偷袭于我,杀你也是自保。
说着青宗明祭起法决,这一击定要让方游必死,那黑裙少女的灵体此刻仿佛已成自己床榻之物,青宗明满目凶光又掺杂着无尽邪芒。
~
嗷~
这一声嚎叫,竟然盖过此刻万般声响。
那被青宗明击杀的青麟兽身后,此刻出现一个更加巨大的黑影,一阵闪光,将青宗明身后的地面轰的土崩瓦解,漫天飞石,连带极速掠来的楚洛飞三人也是慌恐升空后撤。
“结丹期青麟兽!”青宗明不敢硬抗,一样踏剑飞起。
“这灵兽出现,方游必死!先避锋芒,再来寻尸。”
青宗明暗想,方才那灵体现身,说明不是隐藏在方游储物袋中便是识海之中,只要尸身还在,带回宗门,青宗明笃定父亲自有千百方法逼出那灵体,到时自己也能得个历尽千险带同门魂归故里的好名头。
这么想着,青宗明已在半空极速后掠。
“方游师弟!”楚洛飞焦急不已,师父让自己保护师弟,这下可好,可能连全尸都保不了。
那结丹期青麟兽此刻已向空中几人疯狂攻击,头顶尖角射出的光波极为炫目,一时飞沙走石,那雨幕隐隐都要停滞。
“闪开,你个废物,不要命了吗?”青宗明朝楚洛飞喊到。
楚洛飞略一犹豫,再看那青麟兽已和方游近在咫尺,闭目咬牙,操控脚下飞剑极速遁走。
~
“咳咳~这是要死了吗?”方游露出惨笑,身不能移,扭头看了看身边仍然昏迷的千书,满身鲜血,双臂更是血肉模糊。
“倒是连累了你,千书师弟,护我之情,来世再报吧。”
此刻夕夭悠悠转醒,整个身躯颇为暗淡,恍若透明,护罩破碎之时,她阻挡了大部分的余波,否则当时方游便道消魂灭了。
“小乞丐......”
“咳咳,抱歉了,你又得继续沉睡了,下次,记得找个厉害的人物。”
不甘啊,善意、隐忍,在实力面前均是分文不值!那堪比结丹期的荒麟兽此刻近在眼前,巨大的身躯遮盖了天幕,方游缓缓闭上了双眼。
~
忽然,一个白袍身影突兀的闪现在方游身边,那身影清冷又婀娜。
挥手间,距离方游数十丈远的一处山坡轰然炸裂,不知是什么术法,竟生生将那山坡轰出一个洞穴来。
”今后,别再被女人救。“
下一刻,一股巨力传来,这二人一灵,向那洞穴倒飞而去。
轰隆一声巨响,一阵烟尘冒入雨幕,那几个身影已在那洞口消失不见。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飞速逃遁的青宗明都没有发现,再一回身,只看到只见身后李敬柔和楚洛飞踩着飞剑的身影,还有那南笙,依然面目清冷,跟在二人身后,至于那那结丹期的荒麟兽,身影已是越来越小。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