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十八章 血染栖泽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血染栖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着青宗明的召唤和灿烂的笑脸,方游感觉毛骨悚然,这是赤裸裸的阳谋,让一个练气修士跟他出什么筑基猎杀任务。
但是看到青宗明旁边站的莫长老,方游还是有些不情愿的走近了人群:“弟子拜见师尊。”
方游感觉莫长老的神识在自己身上一扫而过。
“嗯,不错不错,短短时日,练气五层,日后大有可为。”莫长老满意的摸着胡须笑道,心中暗惊,此子修为提升如此迅猛,是惊世灵根还是身怀重宝?定要多加留意。
半月光景练气期连升两层,得到的夸赞仅仅是不错不错,看来应该还有比自己更牛的修炼狂人,方游倒是如此想。
“方游,此次宗明少主接下荒麟兽的猎杀任务,专门让老夫指派炼器一脉两名弟子同往,这也是历练,对于筑基甲级任务,宗明少主颇有经验,你和洛飞,便一同前往吧。”
话已至此,方游还能说什么,只好向莫长老一拜:“弟子领命。”
又转向楚洛飞:“辛苦大师兄多多照顾了。”
青宗明看着方游这边,嘴角闪过一丝狡笑又很快恢复如常。
莫长老摸出一块玉牌交给方游:“如遇危险,捏碎玉牌,会展开一道防御,以备不时之需。”
方游谢过接下,心中有暖意。
悬令楼执事弟子的声音传来:“此次猎杀荒麟兽任务,任务地点为栖泽,旨在收集兽丹,数量不限,每枚兽丹记贡献十点,灵石一百块,上缴兽丹最多者,额外得贡献一千点,灵石五千块,任务时限两个月,超出时限未归则任务失败。”
青宗明长袖一甩,放出飞舟,当先落入。
“出发吧。”
~
阳山境内方圆数万里,除了层叠的山脉,还有不少平川和河泽,整个山脉内,存在着大小门派若干,不过各自有其势力范围,通常均是各谋发展,互不干扰。
这栖泽,位于青阳门北,乘坐青宗明放出的飞行法器,三日路程便到。
此次任务,一行六人,除了此刻盘膝坐在舟首的青宗明,还有两个女修,一个来自丹道一脉,名为南笙,体态修长,面容姣好,但是眉宇间透着一股清冷。
另一名女修跟青宗明一样来自斗法一脉,名为李敬柔,体态颇为丰盈,此刻闭目不语。
在方游身后,是一名少年,名为千书,看起来年龄更小一些,浓眉大眼,皮肤略黑,此刻有些拘谨。
六人中除了方游和千书,余人均为筑基修为,青宗明修为最高,为筑基高阶,千书修为最低,为练气三层。

飞舟速度不慢,三日后,六人抵达栖泽,青宗明当先跳下。
此时正是白日,暖阳普照,方游环视一圈,这栖泽是一个山涧,远处有瀑布飞流而下,而此处是一片溪流,溪边是大片草长莺飞,恍若世外桃源,看得人心旷神怡。
青宗明收了飞舟,目光扫过众人:“此处便是栖泽,这荒麟兽是群居灵兽,不喜日晒,一般昼伏夜出,我们先安营扎寨,等候日落。”
众人点头答应,这青宗明身为少主,自也习惯发号施令,那叫李敬柔的女修,往青宗明身旁靠了靠,有点柳娇花媚之感,方游微微皱眉。
那南笙感觉跟众人保持距离,面目清冷,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师弟,虽然这荒麟兽不是凶兽,但有时数量庞大,颇具威胁,你莫要逞强,战斗中千万不要远离我们。”楚洛飞嘱咐着。
“放心吧大师兄。”方游笑笑。
“那个……师兄,我修为最低,可以观摩为主吗”方游回头,那叫千书的少年怯怯的说。
“哼,哪里来的废物,害怕就留在此地,等上两月。”青宗明的声音远远传来。
“小乞丐,小心那个色胚。”夕夭的声音传来。
“晓得,你不要现身。”
~
夕阳西落,冉风徐送,翠色摇曳,红霞渐暗,这栖泽落日美不胜收。
六人此刻位于一块高地之上,或站或坐,但方位却颇为奇特,看似各自为营,实则划分了三块区域,青宗明和李敬柔,楚洛飞、方游和千书,南笙一人。
青宗明缓缓踱过方游的身边,传音。
“小子,宗门任务,死人是常事,你若死了,那灵体便归我了。”
然后柔和笑道:“方游师弟,初次任务莫要紧张,有师兄在,保你平安。”
方游微微一笑,没有言语。
这话不是传音,而是爽朗之声,让人闻之心暖,那李敬柔向青宗明送来含笑秋波,少主果真让人安心,倒是那个叫方游的小子,一点规矩都没有。

嗷~呜~嗷~
几声灵兽的嘶鸣从山涧那边传来。
紧接着缓缓出现了几头阴影,在月色下由远而近。
“来了。”青宗明低喝一声,六人均站起身形。
方游第一次见到这灵兽,体型庞大,足有两丈多高,头生单角,那角为锥形,通体黑色,兽头似龙,兽身却似雄狮,四肢覆盖鳞片,极为粗壮,周身皮毛白色,看起来威武不凡。
“这荒麟兽,颇通灵性,但不易驯化,否则当坐骑倒是不错。”夕夭的声音传来。
“哦,记下了。”
“记下干嘛,你要抓?”
“不行么?”
“那几头,都相当于筑基修为,后面不知道有没有更厉害的,你这小乞丐简直是在痴人说梦。”夕夭真想扒拉扒拉他的脑瓜子,看看里面都是啥。

荒麟兽越来越近,距离不足百丈。
“就是现在,任务开始,兽魂能者多得。”
青宗明当先闪出,此人话这么说,以方游练气修为,这任务岂不是只能划水了。
只见青宗明速度极快,半空中向当先一头荒麟兽掠下,同时手臂一抬,极为潇洒。
“追星决。”青宗明施展法诀,手臂周围的虚空中,竟凭空出现了数道光线,恍若流星,伴随着呲的声响,射向那荒麟兽。
此兽身形不小,但却很是灵活,感受到危机来临,小山般的身躯竟然快速闪避,但仍有光线射中了背脊,瞬间伤处皮开肉绽。
嗷~吼~
荒麟兽吃疼,怒吼一声,狂暴的像青宗明冲来,头顶的尖角噼啪作响,仿佛在汇聚光电。
“哼,孽畜。”青宗明展开身法,朝兽角的位置掠去。
此时其他几人均开始了战斗,现场中各色飞剑来回穿梭,几人身形颇为游刃有余,荒麟兽的怒吼声时不时响起。
楚洛飞与李敬柔均使剑器,使出的术法五彩斑斓,满天剑光飞舞,几头荒麟兽渐渐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倒是这南笙颇为奇特,丹道一脉的弟子,使用的竟然是鞭,那鞭通体橙红,仿若火龙,南笙不断射出各色丹药,药丸在半空中炸来,释放出的烟雾明显延缓了荒麟兽的行动,几头灵兽竟是越来越萎靡。
方游插不进手啊,自己目前不会任何攻击类型的法术,手里握着自己打造的那把飞戟,只会以灵驭器去硬莽。
不过方游本就是来划水的,比起荒麟兽他更关注青宗明。
这人到底要搞什么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