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十六章 焚香驭鼎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焚香驭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游本是新人,入门一天便闭关,自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甚至大家忘记了昨天炼器一脉来了个小师弟。
日升又日落,方游就在这小屋中持续吐纳,感悟天地,手中的灵石接连化为灰烬,那溪流般的灵气不停的在他体内运转周天,充盈石台中的星光,小屋中白雾蒸腾,恍若仙境。
不过方游还是想的简单了,对于目前的自己来说,三百灵石确实算是巨额资产,但对于修真所需,这三百灵石不过沧海一粟。
第三日时,方游身躯颤抖,识海内巨浪翻腾,第二座石台中星满而溢,再无法容纳更多灵力,轰轰巨响中,第三座石台缓缓升起,瞬间游离的灵气猛然向石台中汇聚,不多时便将那白色石台洗涤成琉璃之光。
第五日,第三座石台渐渐稳固,虚空中不再有灵气汇入,那识海上缓缓旋转的剑柄虚影,似乎更凝实了几分。
方游缓缓睁开双目,瞧着满地灰烬,不禁感叹。
“三百灵石,去其七八,只开了一座灵台,这消耗量太过巨大。”
夕夭同样睁开美目,嘲笑道:”小小乞丐没有见识,三百灵石而已,放在今后,你捡都懒得捡。“
“哦?以后我会那么富有?”方游笑道。
“虽然炼气境不值一提,但是常人突破一层也需要数月不等,你仅用五日便突破稳固,这灵根足以自傲。”
“灵根什么的我不懂,不知我这体质比起妹妹那玄体又如何?”方游微微思索。
渐渐的,方游发现自己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在渗出黑泥,自己觉得膈应,看着夕夭又略显尴尬,一时无语。
“灵气淬体而已,大惊小怪,洗洗就是。”夕夭白了他一眼,又一想,虽然自己是个灵体,但也是个少女,遂有些脸红。
~
方游五天晋升的消息并没有传开,毕竟没人关注这个小师弟,他自己也不会跟任何人去炫耀,否则若是传到那掌门耳中,得知本派出了这么个资质逆天的怪人,不知会不会闭门收徒。
不过方游此人,对这些本就没有兴趣,随心随性,自己高兴就好。
入夜,方游净身完毕,虽然不知自己那男性的健美身躯有没有被夕夭看到,总之感觉她小脸一直绯红,咬唇不语。
不过也许是方游想错了,这器灵想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第三座灵台再有一刻便彻底稳固了。”夕夭缓缓说,竟然还有些不好意思。
“嗯,然后呢?”方游不解。
“连续要了你两次精血,第一次藏锋认主,第二次器灵苏醒。”
“嗯?”方游微感不妙。
“之后,你的每个小境界提升,都需要与藏锋血融一次,用以唤醒古剑与人家的部分能力。”
“哦,这样啊,”方游点点头,“等等!你说啥?!”
可惜已经晚了,剑柄此刻突然自行悬浮在了方游面前,一条跳动的血线,已经连结了方游的掌心。
“又来啊!”方游一阵头昏目眩。
不过这次跟以前均不一样,识海中的剑柄虚影缓缓转动,红色的光华把这虚无都映成了血色,虚空中缓缓呈现出几个缥缈的大字---神魔轩辕诀。
大字缓缓隐去,又陆续呈现了很多暗金色的小字,随着小字的隐去,又渐渐出现几张经络图,看得出是修行的法门。
“总纲?”方游快速研读,这法决光听名字便知不凡,他把每个字,每张图都铭记在心。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盏茶的时光,剑柄消失,自行返回了方游的储物袋。
方游睁开双目,目中有精光闪过,夕夭亦是悠悠转醒。
“神魔轩辕诀,是什么?”方游略有激动。
“是藏锋一脉至高无上的法决,人家说过,你这小乞丐得了藏锋,会有无尽好处。“夕夭笑道。
“对,我记得,某人要侍奉藏锋之主嘛。”
“嗯?”
“对!无尽好处!”方游往后挪了挪。
~
夕夭又坐回了窗沿上,两条雪白的长腿泛着月光,荡啊荡。
“你每提升一个小境界,藏锋均会觉醒一分,至于人家嘛,境界也会与你同步。”
“明白了,你的修为就像是我的分身。”
“嗯,至于这神魔轩辕诀,暗藏天地大道,非暹魔之体无法修炼,同时炼气期只能接触总纲。”
“那么我是暹魔之体?名字够霸气,厉不厉害?”方游傻笑道。
“万里无一。”这次夕夭倒是没有嘲笑他,说的郑重。
“我还想起了一些事情,”方游收起笑脸,微有苦涩,”大概跟境界提升有些关系,以前我可能真的失忆了。“
“嗯?你想起了什么?”
“方芸.....”
~
翌日,太阳初升,方游推开了院门。
想要再次闭关,那每月发配给外门弟子的五十块灵石是远远不够的,自己这小弟子自然也没有那灵力充盈的修炼洞府,所以如何快速赚到灵石呢?
方游想到了悬令楼。
第一次来到悬令楼,里面真是颇为巨大,环绕着大厅是三块悬浮着的光幕,每个光幕下均有一个执事弟子,负责给接受任务的弟子发放令牌。
那三块悬浮光幕分别对应着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的宗门任务,其中又有丙级、乙级、甲级三类,难度递增。
方游溜达到炼气期的光幕下,此刻不少外门弟子都在这里,看着光幕上不停滚动的一个个任务,有的跃跃欲试,有的摇头不语。
“丙级任务,铸造五百把低阶飞剑,限时四日,获得贡献10点,灵石五百块。”方游默念,合着这一把飞剑才给一块灵石,时间紧任务重,确实是个赔本任务。
所以自然没有弟子去选择这个丙级任务,不过方游略一思考,酬劳尚可,关键是安全,不用打打杀杀,而且自己需要积累炼器经验,原因之后便知。
“这位师兄,我要接下这个任务。”方游指了指光幕,对执事弟子说。
“好。”那弟子没有多言,点头扔给方游一块玉牌。
“四日后来悬令楼交货,未完成不计任何酬劳。”
方游谢过,离开了悬令楼。又去藏书殿花五块灵石刻印了一份低阶炼器之法,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方游感觉这青阳门的修行完全像是在自己玩。
~
接下来的两三天,方游几乎没有离开过炼器坊,其实炼器坊更像是炼器一脉的实验室,只要提出申请,低阶材料管够,没人打扰,想怎么炼就怎么炼,不懂就问,懂了就自己琢磨。
青阳门作为一个小门派,热门自然还是斗法一脉,炼器一脉人丁凋落,这炼器坊更是鲜有人来,内门弟子全数陨落,外门弟子偷偷学习斗法,方游一人独占一间炼器坊,好不清净。
“小乞丐,你为什么接这么无聊的任务?”夕夭撇着嘴,这里确实有点热。
“既然在这炼器一脉,学一学总是好的,我想有一天,能修补这把剑柄。”
“嗯。”夕夭点点头,眼神中竟然出现一抹柔色。
~
青阳峰的山顶,有一充满仙气的楼阁,楼阁外映着七彩斑斓的暮色,几只白鹤悠悠飞过,宛若画卷。
此处正是青阳门掌门青虚真人之所,在掌门之侧,此时站着一个白袍青年,正是青宗明,两人凭栏远眺,徐凤微荡。
”宗儿,你那焚香驭鼎功,修行的如何了?“
青年眼中闪过一道邪气:“这功法,孩儿已修三载,对炉鼎要求颇高,门中女修突然消失,每次都让父亲费心了。”
“无妨。但这功法是本门禁术,你还是不能让人看出端倪,谨记。”
青宗明低头称是。
“这几日老夫感应,宗门内似乎有一具灵体。”
“灵体?”
“灵体极为罕见,你若能得之,对你那焚香驭鼎功的修行自是多有助益,此事便交由你吧,不要引出动静便可。“
“孩儿知晓。”青宗明领命,还舔了舔嘴唇。
“灵体....嘿嘿,那是什么滋味?”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