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八章 器灵少女

我的书架

第八章 器灵少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气血翻腾的感觉说来就来,方游怕引起牛二的注意,这次没有惊叫,也没有松开握在手里的剑柄,但是想来那根血线应是已经出现,虽依然没有疼痛的感觉,但这场面还是说不出的膈应。
和上次吸血不同,这回没有出现硬挤进脑海中的各种声音和画面,反而隐隐有些祥和之感。
末了,少女的声音再次出现。
“嘻嘻,小乞丐?”
“嗯?”方游睁开眼,剑柄上的红色光华开始逐渐消退,吸血结束了?似乎这次量不太大啊。
此刻方游惊奇的发现自己对面的窗沿上,坐着一个黑裙少女,雪白的肌肤泛着月光,感觉是实体可又很是虚幻,罗裙不长,两条白花花的秀腿在窗沿上荡啊荡,荡的方游有些心痒痒。
“你是谁?”方游小心问。
“你猜呢?小乞丐。”少女嘻嘻笑着,明明张口说话,声音却是从方游脑海传来的。
“奇怪了,难道是失血过多出现了幻觉?”方游暗道。
“吸了你的精血,总要出来跟你打个招呼的。”少女幽幽的说。
“精血?”方游看看少女又瞧瞧手中的剑柄,听闻每人身上精血有限,被吸多了可是会道消魂灭的。
“你跟这剑柄是什么关系?”方游觉得自己问了个很蠢的问题。
“哼,虽然不知道你这个小乞丐怎么得到的藏锋古剑,但是你可捡到了大便宜呢。”少女撅起嘴,一脸嫌弃。
“哦?大便宜?如果没猜错的话,没有我的精血,大概你此刻也出不来吧。”方游也冷笑道。
“得到藏锋就是你的气运,献不献精血也由不得你。”
这话有点道理,毕竟这两次方游都是被吸血的那个。
“目的,说说,这剑柄究竟是何物?你又是何物?”方游沉声道。
“目的?是藏锋选择的你,不是我,我也不愿意选个小乞丐来侍奉。”少女又撅起嘴。
侍奉?怎么侍奉?哪种侍奉?方游瞬间脑洞大开,看来这小乞丐的开局也不算太差嘛,还带福利的。
“呸,你个小乞丐在想什么龌龊事。”盯着方游突然放光的脸色,少女瞪大了眼睛。
“咳咳,呃,这么说来,吸我精血,确实是血炼?那剑柄是奉我为主了?”
“嗯,万古以来,凡藏锋之主,主人不灭,藏锋不弃。”少女认真的说。
“这么说,我的上一任,被灭了?”
“也许有几万年了吧,主人道消魂灭,人家也就陷入了沉睡,藏锋之主历任都是通天彻地的大能,就像.....就像.....咦?”少女眨了眨眼睛,看得方游颇不自然。
“你和他好像.....”
“谁?”
“哼,你无法企及的存在。”少女冷哼一声。
大概是上一任的藏锋之主吧,方游没有在意少女的语气,缓缓问道:“如果藏锋是大能的宝器,那是不是说明我此刻很强?”
“哕~做什么美梦,主人越强,藏锋越强,目前你就是个练气一层的小乞丐,藏锋对于你,简直是暴殄天物。”
“咳咳....晓得了,那你又是什么?”
“我?自然是玲珑剔透的器灵姑娘啦!”少女仰起小脸。
“切....我看是个几万岁的老阿姨吧。”方游耸耸肩。
少女听不不懂阿姨是什么意思,但想来那个老字一定不甚好,从窗沿上落下来,足不沾地,叉着腰悬在方游面前。
“小乞丐,你信不信藏锋也能弑主?”
“不信。”
“嗯?”
“信!”倒不是方游真的害怕了,而是少女的脸快贴到他脸上了,担心自己道心不稳那。
“总之有本姑娘在,你这个小乞丐会有无尽好处,人家可是很厉害的。”
“呃,我信我信,那敢问姑娘芳名?”方游往后挪了挪。
“夕夭。”
“哦,果真是个妖。”
“嗯?”
“真是个好名字!”
~~~
天边一抹红,晨曦微亮,牛二已经起来准备下地干活了,方游也收拾好行囊,向牛二辞别。
“二哥,一夜叨扰,小弟感激。”方游拱拱手。
“哪里话,此去落仙镇还需些日子的脚程,从这里往北,就没这安稳地方了,你要多加小心。”
“二哥放心。”
牛二扛起了锄头,想了想又对方游说道:“那落仙镇,似乎有些古怪,这附近村子祖祖辈辈,都下了禁足,所以那地方,咱也不晓得有啥。总之,莫要逞强,遇到古怪就回来。”
“小弟记住了。”
~
二人辞别,方游离开了村子。
“古怪?禁足?村长没有跟我说过这些,但说那里有机缘,无论如何是要去瞧瞧的。”
方游自语,想起自己在山坡上遥望,虽然距离及远,但怎么看那都是个普通的镇子。
此刻藏锋仍然被方游收在包袱里,昨夜夕夭告诉他,目前他的修为太弱,器灵不能长时间化形,不然这旅途中有个玲珑少女能随时解闷,也是惬意。
~
这是一处平原,除了遥远朦胧的阳山,一路地势平坦,树林密布,偶有溪流,小兽嬉戏,虽然人烟稀少,倒是景致不错。
方游掏出竹简,估摸着到达下一个村落得七八日的光景。
这一日沿着官道,前方出现了一架牛车,车上堆满了稻草,三个汉子倚在稻草堆上,时不时发出零星的笑声。
能省些脚力自然不错,方游挥挥手喊了声:“几位大哥,可否捎带一程?”
牛车停了下来,方游道谢后也坐在了稻草堆上。
“小兄弟这是往哪去?”
随着一名汉子的吆喝,牛车又晃晃悠悠走起来。
“小弟去落仙镇。”
“落仙镇?”几个汉子都面露古怪。
“是啊,几位大哥往哪里去?”
“卖了些粮草,回许家村。”
敢情这附近的村名都这么随性,上一个村子估计是叫牛家村吧。
一路上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明月高悬时,几人经过了一间土地庙,庙不大,看起来破旧不堪,应是已被荒弃了很久。
“今晚就在这里歇脚吧,明早再赶路。”一个汉子说道,跳下牛车。
庙里尘土不少,但出门在外的乡民也没那么多讲究,升起一堆柴火,几人席地而卧。
~
夜很安静,火苗噼啪作响,方游把行囊放在身边,睡意正酣,侧身而眠。
赶车的汉子捅了捅身边的二人,使了个眼色。
悄声说:“这小子要去落仙镇,反正早晚是个死,咱们在这结果了他,兴许那包裹里还有啥好东西。”
另外两人面带犹豫,估摸是没有干过这种勾当,不过这荒郊野岭,想来消失一个少年,自是神鬼不知,遂下了决心,悄悄翻出匕首,往方游那里摸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