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七章 又又又来?

我的书架

第七章 又又又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村长走后,方游默默坐在茅草垫上,翻开那册纳灵决。
这是手抄本,上面的字迹龙飞凤舞,有文字有图形,倒像一本路边摊买来的武林秘籍,不过既然出自神秘老人之手,自然不会是俗物,方游认真研读。
“仙凡之隔,视之灵气,纳灵之体,谓之灵体;
灵气玄之又玄,灵体万里挑一,纳灵气,通天地;
灵体纳灵谓之气,驭气乃为仙之始;
仙途一道,诸多坎坷,逆天而行,非志坚者不可为。”
一段开篇,把方游看得心旷神怡,自己自然拥有那灵体,拥有那百炼成仙的资格。不过这灵体似乎也分三六九等,自己是哪一等,方游并不知晓。
纳灵决是一册引气入体的初级法门,其中的打坐吐纳沟通天地之法倒与方游的熟知相差无多,修真的初级阶段便是通过吐纳来吸收天地灵气,汇入丹海,也就是练气境。
结合书中所述和自身状况,方游判定目前自己所处的阶段应该是练气一层,根据丹海中灵气的储存量,练气境分为初中高三个阶段,每个阶段又分为三层,简言之,练气境共有三阶九层。
练气境之后,便是筑基境,踏入筑基境就相当于迈入了仙途大门,筑基之后是什么,书中却未记载了,只说那筑基一境,若无机缘,难以跨越,无数仙体止步于练气境,寿元与凡人无异,究其一生,难以寸进,含恨而终。
“我能够无师自通便进入练气一层,想来这仙根也不会太差,总之多思无益,既然来到这个世界重生,便是机会,一步一个脚印,把坎坷走成坦途才是我该做的事。”
方游下定决心,遂按照纳灵决的指引开始打坐吐纳。
每次打坐吐纳,方游均能漂浮进那一片虚无,现在他明白,那里正是自己的识海,此刻千丝万缕的丝线,又缓缓将他包裹,最近他已经可以渐渐接近海中央的巨大石台,此刻那石台正渐渐变得琉璃,星星点点在石台中闪耀,海面静宜,虚空祥和。
~~~
方游睁开眼,阳光从墙上的破洞照射进来,此时应是白日,吐纳醒来的时间不受自己控制是他比较郁闷的事情,有时是几个时辰,有时就是几天,不过没有引路人,自己也琢磨不出什么来,只待日后摸索吧。
“该去跟村长告别了。”
方游站起身来,整理了衣裳,推开破门走了。
对于这茅草房,他没有什么留恋,毕竟记忆不多,自己穿越而来,这里也不是归处。
但是有限的记忆也让他对村长一家甚是感激,特别是他拿到村长和李婶给准备的包袱,里面是干粮和水袋,甚至还有几块碎银和一把有些锈迹的匕首。
方游在这个世界没有亲人,能对他照料又关怀的只有这老夫妇二人,特别是村长,算他半个引路人。他是颇为感性的人,背起行囊,郑重的叩了三首,在村长含笑的目光中离开了方家村,李婶还流了泪。
~~~
午后阳光刺眼,方游大步走在村外的土路上,向山下行进。
迎面又走来了那挑水的汉子,扁担两头的大桶晃晃悠悠,汉子走的不紧不慢。
“小乞丐,要下山讨饭去啦?”
看到方游过来,汉子扯着嗓子喊道。
“呃,呵呵....”
方游对汉子没有什么好感,每次都是小乞丐小乞丐的叫他。
“山下可是不太平,不要死在半道上,撑不住了记得回来。”
汉子又吆喝了一声,和方游擦肩而过。
方游这才看见,那大桶里哪是什么水啊,而是一块一块的大岩石,两个大桶怕没有千斤重量。
方游一愣,汉子已经走远了,远远的听到汉子扯着嗓子唱着。
“天道远啊,天道远,逆天行啊路漫长,路漫长啊斩妖魔,求仙成啊亦化魔。”
方游回身望了一眼远去的汉子,方家村的牌坊已遥望不见,这方家村,不一般。
“嗨,终于出了新手村了。”
方游笑笑,紧紧行囊,大步向前。
~~~
在山头上看似不太遥远的距离,靠步行方游整整走了三天两夜,下一个村落的炊烟才遥遥在望,这几天他漫步在路上,漫步在林间,白天赶路,夜晚打坐,练气一层自然也不用惧怕凡间的夜兽。
此刻方游嘴角叼着片柳叶,双手枕在脑后,悠悠达达,好不惬意,让他不禁想起了一个人----令狐冲。这是个让他颇为喜欢的角色,不过据说金老笔下的侠客们,有那么几位,其实已是修士,只不过写的含蓄,没有明言。
傍晚时方游终于来到了下一个村子,村子很小,还不比方家村的规模,此刻家家户户正冒着炊烟,村中几个小娃娃正在追闹嬉戏,院外的老者光着膀子在抽旱烟,村里还有几条土狗懒洋洋的卧着,鸡窝里咯咯咯的声音让这个小村充满了烟火气息,看这光景似乎比方家村还好上一些。
方游正想着哪里可以借宿一晚,就被一个汉子给叫住了。
“小兄弟这是去哪?”
方游回身,是个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扛着锄头,面目憨厚,似是刚下地归来。
“呃,这位大哥,小弟从方家村来,去那落仙镇,刚好今日路过此地。”
“落仙镇啊,那可遥远,不嫌弃的话,不如在咱家凑合一晚?”汉子不等方游回答,便大步向前,带起了路。
“如此那便叨扰了。”方游跟上汉子。
“这文邹邹的,小兄弟是书生?”
“不是,其实我是个乞丐。”方游差点脱口而出。
汉子的房子不大,不过比方游的茅草屋可是强得多了,小院里摆了不少农具,还有个小谷仓和灶棚。
“来吧小兄弟,今晚你就在东边那间房,你先歇歇,我去准备点吃的。”
“谢谢大哥。”方游连忙道谢。
“谢什么,我叫牛二,你叫我二哥好了。”
“好,谢谢二哥,我叫方游。”
“方游啊,好名字。为啥要去落仙镇?”牛二一边在灶棚里准备伙食,一边跟方游闲聊。
“去找妹妹。”方游编了个理由,但也不完全是编的。
~~~
入夜,简单吃了牛二准备的晚饭,两人闲聊几句,方游回到了东屋。
三天了,风餐露宿,其实也颇为疲惫,方游躺在床上伸展了一下腰肢。
打开放在一边的行囊,那名为藏锋的剑柄又滑了出来,方游小心的拎了起来,虽然这几天剑柄都没什么动静,但是他还是有点心虚。
“这真的是血炼的宝器?我是它的主人?”
仿佛听到了方游的召唤一般,剑柄又震动了一下,恍若心跳,那红色的流光再次出现。
“这特么!又又又来?!”
方游一惊,但是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