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六章 凤凰,不栖于村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凤凰,不栖于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什么这里有个剑柄?是小乞丐放在这里的?还是什么人放在这里的?”
方游仔细端详这把剑柄,以他目前的认知,无法判断这剑柄的材质,但从入手的份量看,应该是镔铁之类的金属,剑柄上雕刻着复杂的花纹,看起来像某种图腾。
“这雕刻的还蛮漂亮的。但为啥断了呢?”
这剑柄外表不凡,方游很自然的想到小说里那些仙兵法器之类的东西。
方游凑近剑柄的断面仔细观察,原本应该连结剑身的地方很是粗糙,不太像被斩断的模样,甚至给他的感觉,即便没有剑身,这剑柄的造型也很是完美。
方游想着,一边摩挲着剑柄和断面,这不摸不要紧,突然剑柄振动了一下,像心跳一样,紧接着,剑柄上泛起了红色的光华不断流转。
“嗯?”方游暗惊,他已知晓这个世界可以修仙,所以如果这是一件法器他一点都不奇怪,不过能出现在这破茅草屋,他本想也不会是什么高阶法器。
但是没由方游多想,随着剑柄的光华流转越来越快,他觉得自己全身气血翻腾,甚至要离体而出。
“这什么鬼!”此刻的感觉有些恐怖,方游一把放开剑柄,但诡异的是,剑柄并没有掉落,而是悬浮在了方游面前,一根血线,连结着剑柄和他的掌心,那血线,还在跳动,像心跳一般。
“啊啊啊!吸血,我被吸血了!”虽然没有疼痛的感觉,但是这场景太过惊悚,方游不禁惊叫出来。
随着血线的跳动,方游脑袋里仿佛被强行挤入了无数的画面和声响,有厮杀的呐喊,有冲天的血光,像电影快放一样迅速,无序又杂乱。
方游只感觉天旋地转,脑袋快炸了,在失去意识之前,脑海中似乎传来少女的笑声。
“我被吸干了………”
噗通一声,方游栽倒在了地上,双眼紧闭,剑柄掉落在一旁。
~~~
月落又日升,夕阳又斜挂,方游才幽幽转醒,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剑柄静静躺在地上,仿佛昨日一切均不曾发生过。
方游摊开手掌,那血线跳动的一幕仍然心有余悸,但仔细看了看掌心,却没有任何伤口和痕迹。
“突然好饿啊!”
方游揉了揉空瘪的肚子,此刻强烈的饥饿感,简直有想吃人的冲动。
吱呀~破栅栏门被推开了。
“方游小友在吗?”是个老者的声音。
方游闻声推开破门,只见村长佝偻着背,依然拄着那根破竹拐杖,拐杖上居然挂了一壶酒,另一只手拎着一个食盒。
方游简直大喜过望,不管村长来干啥,好歹不用吃人了。
“村长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方游激动的招呼着。
“咳咳,喝退官匪,保护了村子,老朽这来,是登门道谢啊。”
村长笑道,方游赶紧搀扶进屋,顺手接过食盒。
“您老言重了,方游颇受您照顾,微薄之力,也是应该的。”
“哎,哪里话,违抗官兵,那需莫大勇气,小友有赤子之心,老朽佩服的紧。”
村长边说着,边把酒壶摘下,食盒打开,里面是两个粗陶杯,两样小菜,竟然还有一只烧鸡。
“来来来,方游小友,咱们席地而坐,把酒言欢,老朽敬你。”
方游赶紧在村长对面坐下,双手接过被斟满的酒杯。
“村长您老言重了,晚辈愧不敢当,倒是这陋室,真是让您老见笑了。”
方游脸微红,这家徒四壁,连个吃饭的桌凳都没有,还需席地而坐。
一老一少一仰脖,头一杯酒一饮而尽,入喉辛辣,更添饿意。
村长掰下一只鸡腿递给方游。
“来,方小友尝尝自家的老母鸡,这美味,咱这荒村野岭,一年到头可尝不到一次。”
方游眼冒精光,谢过接下,大口啃食。
“方小友啊,老朽昨日得见,小友似已修出灵根。”
村长微微含笑。
“唔…唔…”
方游大口啃着鸡腿。
“老朽知你志不在此,这小村,关不住凤凰。”
“小友可有何打算?”
看着方游满嘴流油,村长笑问。
大口朵颐了一整只大鸡腿,方游舒爽了不少,忙给村长斟满酒,稍有沉思。
“方游不知,请村长解惑。”
村长接过酒杯,哈哈一笑:“小友颇为有趣,这人生大计,是想听我这老头子的喽。”
方游微微点头,短暂交流,让他觉得眼前的老者谈吐不凡,绝非山村老朽,这次穿越,处处透着神秘,多听少问,也是方游沉稳之处。
“好,那老朽也斗胆指点一下凤凰。”
说着村长从怀里拿出一卷木简,展开来竟然是一幅地图。
“这片地界,叫做中州,这里,就是方家村。”村长拿筷子在地图上指点着。
“中州不大,颇为贫瘠,四方环山,中州以北,便是云州,两周之间隔着山壑万道,称为阳山。”
“阳山,有万座大山吗?那如何翻的过去?”方游问道。
“究竟是千座还是万座,这无人数过,但传说在那阳山,应该有仙人。”
“村长,这个世界有很多仙人吗?”方游问到重点。
“咳咳,这老朽不知,中州贫瘠之地,仙人难得一见,老朽这辈子,也就见过两个仙人。”
村长所指,自然是带走方游妹妹的二人。
“这阳山脚下,有一镇子,名为落仙镇,此名许有些隐喻。”
方游点了点头,那镇子,应该就是自己在村外山头望到的远方镇子。
“小友去此镇,或许会有些机缘。”
村长说的郑重,在方游看来,这老者颇不平常。
“这图送你了,另外还有这册子,老朽用不到,小友或许有用。”
说着村长又从怀里掏出一本老旧的册子,很薄,上面写着三个大字---纳灵决。
“这!”方游一惊,这是仙书啊,村长到底是何人?
“早年偶得,老朽也看不懂,小友已养出仙根,兴许有用。”
村长为何人,自己不说,方游也不好追问,小心接过册子,收了起来,又犹豫片刻,拿出了那剑柄。
“村长,可识得此物?”
村长接过剑柄,仔细端详,摇了摇头,又还给方游。
“老朽不识得此物,但想来,该是一件宝器。”
方游把血线之事讲述给村长,村长目色凝重。
“老朽听闻,修仙之人有一血炼之法,听小友所讲,似有相像。”
“血炼之法…”方游喃喃道,血炼他是知道的,但这剑柄也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强行吸血,实在有些可怕。
“小友,老朽听闻,能够血炼认主的,可都是万里挑一的宝器,这剑柄,也许大有来路。”
~~~
明月高悬,老少二人从屋内挪到了屋外,饭菜自然干净,一壶浊酒也早已见底。
“时候也不早了,老朽这就告辞吧,方小友明日来寻我,准备了些物件,路上带着。”
村长站起了身。
对这神秘老者,村长定是表象,此刻方游对老者充满了敬意。
“村长,方游此去,若那些军匪再来,可如何是好?”
“无妨。”村长笑了,大有深意的摆了摆手。
“明日便走吧,这小村,不是凤凰栖息之处。”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