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二章 有仙根的乞丐?

我的书架

第二章 有仙根的乞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又是一日清晨,晨光依旧,明亮刺眼。
楼下的早点摊依然忙碌,张姐两口子迎来送往着简单吃两口就急匆匆赶去上班的人们。
“这两天没看到小方那个小伙子来吃早点啊。”一边收拾碗筷,张姐一边跟灶台边的男人说。
“年轻人嘛,流动也快,说不定哪个白天已经搬走了呢。”
“也是,这一片啊,都是些来这里打工的年轻人,居无定所,不容易啊。”张姐喃喃自语。
~~~
一晃已经过去了三天三夜,普通人要是不吃不喝恐怕已经虚脱躺倒了,此刻的方游仍然静静的端坐在床头,若不是这老旧的风扇也吱吱呀呀转了三天的头,这个房间的画面仿佛静止一般。
方游仍然神离在这个虚幻的空间,没有时间,没有止境,他只感觉自己在不停的上升,无始无终,那感觉,颇为美妙,天光在缓缓撒下,周身丝丝缕缕飞舞着若有若无的丝线,这是个没有声音的世界,无比的安静。
方游感觉自己上升的越来越快,距离天光越来越近,混沌的空间仿佛渐渐清亮起来,一根根的丝线慢慢融入身体,周身充满了舒爽的感觉,他的意识还在,这一刻不禁惊觉,难道这是沟通天气之气?这些缠绵不绝的丝线难道是传说中的灵气?
“难道我有仙根?”方游心中升起了一个自己都感觉荒诞的想法,但是如果他知道自己已经打坐了将近四天,也许将不再感觉荒诞,而认为自己是天选之子了。
在方游神离的世界里,他感觉不过是短短的时光,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几小时?但在方游肉身所处的小屋里,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天七夜,他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丝毫未动。
天光越来越近了,方游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想穿过这天幕,融进这天光里,像是一种冥冥中的召唤,一切都近在咫尺。
距离方游打坐已经过去了十天,傍晚的时候,巷子口突然响起了警笛,红蓝交织的灯光照亮了这幢小楼,原来是房东一直联系不上方游,只好亲自上门来催房租,这一来不要紧,眼前的青年坐在床头早已气息全无,房东瘫坐在地上,颤抖的拨通了110。
随后的新闻报道如期而至,大抵意思是某青年辟谷方法不当,被活活饿死,提醒大家科学养生云云。
~~~
有点痒,蚊子?还是潮虫?方游挥了挥手驱赶着,实在是困,翻个身继续睡。
“不对啊,怎么这么扎?”几根干稻草冷不防扎疼了方游,他一个机灵坐了起来。
这一坐起来,方游瞬间就清醒了,具体说,是吓醒了。
这哪里是方游的出租屋,这地方比出租屋还惨,这是一间茅草房,土坯垒的破墙上到处是洞,此刻从那些洞口正透着光,满满的战损风格,屋子里什么都没有,角落里有几个破罐子,还有一口破锅,剩下的就是自己身下这张茅草垫子了,勉强算是床好了。
方游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被谁给整蛊了,扔到这种地方,然后快速起身,计划推开那扇破门看看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站起来才发现,自己竟然穿着一双破草鞋,腿上是一条烂了裤脚的破麻七分裤,身上是件破麻衫,忍不住胡拉了一把脑袋,入手的感觉让他知道估计此刻自己也是个爆炸头,可惜这里没有镜子,不然他真想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形象,是什么人把他整蛊的这么彻底,连造型都换了。
茅草屋里昏暗,推开门,阳光有些刺眼,方游微眯着眼睛,抬手挡了挡光,此刻他的位置是个土院子,四周是稀稀拉拉的破木篱笆,院子很小,还有一堆草垛,除此之外,空空如也。
土院子外面是条土路,土路两边都是些低矮的土坯房子,看成色倒是比他这间都好点,这应该是个小村子。
“难道是什么影视城?这玩笑开的有点太大了吧?”方游喃喃的想。
破院子外面晃晃悠悠走过来一个挑水的汉子,看见方游傻乎乎站在茅草屋门口,咧着嗓子冲他喊:“小乞丐,太阳都烧屁股了,还不赶紧讨饭去,今天饿死你。”
“你说啥?”方游回了一句,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小乞丐,你耳朵饿聋啦!”汉子挑着水走远了。
这是什么剧本?小乞丐?讨饭?方游有点傻了。
咕~~~肚子叫了,还真饿了,方游用大黑手揉了揉脏肚子,还真得找点吃的,顺便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不带这么整人的啊,这是什么综艺节目?墙角里藏着摄像机?
~~~
推开破栅栏门,方游走上了土路,脚上的草鞋十分不舒服,不合脚,还扎脚,所以他只能慢慢走。
土路不长,类似他生活的小巷子,出来是一条大路,地上铺着不规则的土砖,歪歪扭扭,路两边有一些民宅和店铺,来来往往也有些行人,但给方游的感觉都像群众演员。
此刻离他不远的地方有棵大槐树,书下有几个老人在乘凉,还有两三个小娃娃在跑来跑去,小孩子应该比较好说话,方游走上前去。
“小妹妹,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方游问一个扎着朝天辫的小女孩。
“哈?小乞丐,你睡醒啦?”几个小娃娃停下来,都睁大眼睛盯着他。
“小乞丐是不是睡傻啦?连方家村都不记得啦?”一个小男孩指着他哈哈笑着。
“不是睡傻啦!是饿傻啦!”
“你们不要胡说,我爷爷说了,小乞丐是有仙根的人,他光靠打坐就不饿啦,不用吃饭。”小女孩说。
“你爷爷骗你的啦,他是找不到吃的,实在太饿,只能打坐啦。”几个小孩哈哈笑着跑开了。
看来问小娃娃不行,还被奚落了一番,方游走向那几个乘凉的老人。
“大伯,我想问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217路公交站离这里远吗?”直到此刻,方游还坚信自己是被整蛊了,想着树后面会不会有摄像机。
几个老人诧异的抬起了头,摇着手里的芭蕉扇。
“方游啊,你这真是饿傻了么?”
方游?他们知道我的名字,太好了,那肯定没错了,这一定是个整蛊节目!方游这么想着。
“什么公交不知道,我这老头子只知道你也老大不小了,村里像你这么大的年轻人早就娶了媳妇生了娃娃了,你看看你啊,不学无术,天天想着什么打坐,什么修仙,营生也不干了,日子也过成乞丐了,活该小娃娃们都笑话你。”老人不屑的说。
“是啊,每天有一顿没一顿的,街坊邻居的看你可怜给你两口吃的,咱们这村子啊,虽然没个天冷的时候,但不是今天涝就是明天旱的,官兵还隔三岔五来征粮,哪有余粮接济你呢,天天说自己有仙根,你倒是成个仙变点粮食出来啊,要不把官兵打跑了也成。”旁边的老人也附和着。
这到底什么节目,这么真实啊,方游暗笑道。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