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道藏锋 > 第一章 人若浮萍,吐纳排忧

我的书架

第一章 人若浮萍,吐纳排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夜燥腻,圆月当空,虫鸣唧唧。
“我这一世征战跋扈,破军碎星,上指天道,位列仙宫,却不想换得这恒久荣华,不及你回眸之万一,今自断于此,轮回幽冥,下一世,寻你........”
方游缓缓合上书。
“又一个逼人寄刀片的结局,唉,没劲。”
狭小的出租屋里,一台老旧的电风扇吱吱呀呀的转着,窗户大开,吹进来的风也不见清凉,纱窗上的破洞放进来的蚊虫,倒是让方游抓耳挠腮,夜不能寐。
方游此人,年方二八,和这个大城市里大部分蚁族一样,怀揣梦想而来,待冰冷的现实浇灭了热情,磨平了棱角,是等待机会还是就此认命,就上升到了人生抉择的高度。
留下?真难熬。离开?不甘心。
在这个城市打拼七八年了,方游仍是个公司小职员,挤公交车,住出租屋,虽然每天西装革履,但还未到而立之年,脸上已经透出些许沧桑和颓废。
曾经他豪言壮志,我就不信命,命运就是用来打破的!冰冷的现实告诉青涩的少年,命运这种东西,有人打出生就拥有一切,有人穷极一生也碌碌无为,打破命运枷锁,那是小说里的情节。
方游喜欢看小说,特别是刀光剑影、逆天改命的修仙小说,这是他唯一的消遣,毕竟他也没什么闲钱能享受其他的娱乐活动,充值个读书VIP,又便宜又杀时间,最重要的是将自己代入其中还能满足飞天掠地的诸多幻想。
夜已深,打坐时间到了。
这是方游的爱好,和喜欢看修仙小说如出一辙,都是麻痹神经的一种手段。用自己的方式忘却每天的烦恼,每个人的方式各不相同,方游自然选择性价比最高的那个,当然他可不会什么吐纳之法,只是单纯的盘膝床头,双手合拢,十指微曲,放空心境,想象自己能够沟通天地。
每年方游的处境都不甚如意,他总是想着忍一忍就好了,明年说不准就出头了,可越这么想,每个去年反而却是最好的一年。
今年以来,方游在公司里更是处处坎坷,虽然他有勤奋工作,每天都朝气满满,但他不明白为何倒霉的总是他,到底是干的越多错的越多,越干越错,不干不错,还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呢?所以他自创了一种打坐的方法,不为别的,就为了每天烦闷的身心能得到一些慰籍和舒展。
夜更深了,方游盘膝在床头,微闭双眼,呼吸均匀,这一刻的画面很是静怡,老旧的电风扇依然吱吱呀呀的晃着头,夏夜的风依然吹来燥热,恼人的蚊虫依然嗡嗡不休,但是方游依然不为所动,仿佛雕像。
打坐这个习惯他已经持续了半年多,当然沟通天地,灵气丝丝入丹海这种事他自己都不会相信的,但是打坐确实能让他短时间忘却各种烦恼和纷扰,让他仿佛飘入了一个虚空,很安静,很轻松,不断上浮上浮,不愿醒来。
~~~
翌日,清晨的阳光有些刺眼,沉睡的城市也被重新唤醒,周而复始。
“小方,去上班啊,今天还是老样子?”楼下早点摊的张姐看到一身白衬衫黑西裤还打着领带拎着公文包的方游走过来,热情的招呼。
“早啊,张姐,还是老样子,四根油条,一碗豆浆。”方游笑着打招呼。
“好嘞,你先坐。”
油条很脆,豆浆很甜,方游吃的很快,因为稍后他还得去挤公交,然后再挤地铁,辗转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公司,没办法,收入不高,只能把房子租的远一点。
“走啦张姐,饭钱扫码付过啦!”方游站起来擦了擦嘴,拎起公文包,向阳光里走去。
“好嘞,慢点啊小方。”张姐出来收拾碗筷,“多精神的小伙子啊,唉,不容易。”
~~~
九点半,方游准时坐在了工位前,这是一家咨询公司,规模不大,几十个人,一半以上都是业务员,方游主要负责策划案方面的工作,他是文科毕业,文字功底不错,想象力也没有退化,本来业绩也是可圈可点,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得不到公司领导的赏识,入职几年了,还是个小职员,小职员就算了,还是个老黄牛,老黄牛嘛,耕田犁地还得挨打。
“小方哥,李总叫你去他办公室。”秘书小李来到方游的工位前。
“哦,好的,知道了。”方游站起身。
这个李总名叫李强,是策划部的总经理,方游的顶头上司。
“李总,找我有事?”方游敲了敲门,步入了李强办公室。
“嗯,找你自然是有事。”说着把三份策划案甩在了桌子上。
“方游,这策划案你做的?”
“是的,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三份,有两份是备选方案。”方游回答,但是不知道李总是什么意思,甩什么甩,那是自己熬了三天加班的心血。
“你这做的是什么玩意?炫耀自己的想法天马行空,还是笑话我没见过世面?”李强冷笑着盯着方游。
“没有啊,在策划会上你说客户是家年轻人掌管的新潮企业,整个策划要富有创新,抓住年轻人的眼球,我的初稿你也审核过,都是按照要求修改的啊。”方游解释着,心里也有些不爽。
“你是领导还是我是领导?听你的还是听我的?年纪不大,嘴这么硬。”李强蹬了方游一眼。
“明天就要给客户提交方案了,你做的这破玩意,我怎么交差,我跟你说方游,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的思维跟我们公司格格不入,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反思几天吧。”李强下了逐客令。
方游没有说话,转身离开关上了门,很明显,这是失业的节奏了,小公司就是这样,一个莫须有的不爽,可能就叛了你的死刑。
方游走后,李强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喂,嗯,小甜啊,明天的策划提交,你来我这里,给你三份策划案,都不错,你修改修改。嗯,哈哈,行,晚上老地方你等我。”
~~~
说失业就失业,毕竟辛苦当了几年黄牛,方游简直失业的莫名其妙,但这就是现实,对于小人物来说毋庸置疑、不容反驳。
方游苦闷的做在床边,明天找工作呗,反正自己年轻,自己吃饱全家不饿,要不换个城市试试也好。
像条件反射一样,很自然的,方游又盘膝在了床头,毕竟是个年轻人,今天的事没有怒火是不可能的,但是发火又能改变什么?打坐吐纳,方游放空身心,为了舒缓自己的情绪,尝试让自己进入那个虚无的空间。
夜很安静,方游微闭双眼,尝试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天地沟通,时间在缓慢流逝,墙上的旧挂钟在一分一秒的踱步,转眼又是天明,周而复始,方游处在无我的境界,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打坐,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