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公主与少将军 > 第8章 小书童

我的书架

第8章 小书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门开了,一阵酒香顺着风吹了进来,燕远却一点没被吸引,他兴奋地看着那端着酒的“小侍从”,低声道:“你来了1

那“小侍从”并未答话,点了下头,这才含笑钻了进来。

燕远将门掩上,跟着她走进来:“这春秋酒味道更甚以往1

商沐风瞧着他的样子,无奈笑了一下。

“公主殿下。”他还是极重礼的,便是林悠一副小二打扮,可该称的“公主”,商沐风一句不会落下。

林悠将酒搁在桌上,笑了一下:“商大人不必多礼。不是在宫中,我也不是以那等身份出来,那些繁琐的虚礼,都省了才好。”

商沐风虽这般与这位小公主相见的次数不多,但托了燕远的福,倒也算不上很少。

甚至他都已习惯了这种不太合规矩的见面,并对此没有了心理障碍。

林悠这么说完,三人便在桌边围坐下来。

燕远也不知怎么了,这回见她,就觉得心里跃跃欲试,只想跟她说话。

他思量着有商沐风在,总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于是便开口道:“如何?可有什么消息?”

可商沐风又是何等敏锐的人?燕远那人一向最不喜欢朝中论辩,便是为了池将军来问,又哪里会如此殷切主动?不过是因为带消息的人罢了。

商沐风也不揭穿,含笑看着那二人。

林悠倒淡定些,缓缓开口道:“父皇一向慎重,胡狄人还未曾前来,不知他们的详细,自也不好做出决定。不过我与父皇聊及几句,父皇言语之间倒是并不想低头。”

“那就是要打呗?”燕远问。

林悠却摇摇头:“也不尽然,倘若胡狄有心和谈,愿意朝我们大乾俯首,依我之见,父皇并不想陷百姓于战火。”

“胡狄若是真有心俯首,四年前就该低头了,这些年不过左右逢迎,哪有诚心?”燕远轻哼了一声。

他当年是亲眼见过胡狄人的,就算兄长不让他出关,可那年战争打得激烈,便是代州城内也有波及,他看到过胡狄人有多猖狂野蛮,自然不会相信那样的人会甘心臣服。

“对付这种人,除非把他们打服了,让他们不敢进犯一步,不然,就照如今代州时常被骚扰的境况,过不了多久,那群蛮人就会得寸进尺了。”

说到这,燕远又皱眉:“只是圣上无心应战,我们天风营哪里好出头?”

商沐风端着酒盏,一边轻晃里头的酒,一边问林悠:“依公主殿下之见,天风营这奏报,当怎么写?”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林悠眼睛亮亮的,看向燕远。

燕远微微怔了一下,一瞬间脑海里关于天风营的事都被扔在一边了,满眼里全成了那小公主的灵动模样。

商沐风瞧见他的表情,掩唇轻咳了一声。

燕远一下回了神:“暗度陈仓?”

林悠不知怎么,忽觉耳朵烧烧的,她便将视线垂了下去,思及前世胡狄使臣来到京城时的模样,接着说道:“父皇是想借天风营的口,牵扯定国公府与忠勇侯府,却并不希望天风营在两者之中选择其一,那天风营既要写奏报,自然要极力陈明战争之弊,同时又要大肆说明营中战力。”

商沐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明着天风营并不支持战事,但实则,无一字不是在陈述天风营当战敢战,倘若再以重笔写出众将士愿与一战的决心,那其中之意,不言自明。”

“正是这个意思。”林悠向商沐风点头,“我还不知要怎么说得清楚,如商大人所言便是了。如此这般,那定国公府和忠勇侯府都是吃了哑巴亏,让他们争辩去好了,天风营自可按父皇的意思行事。”

燕远不喜这些弯弯绕绕,可却不表示他不懂这些,商沐风与林悠所言,他虽未评价一句,但已是清楚明了。

他身为武将之后,最怕朝中一心求稳,反而给异族崛起的机会,如今从林悠口中得知圣上也是在谨慎思量,他心中也觉放心许多。

当年望月关一役诸多疑点,他还等着去代州一探究竟。驻守北疆的有一大部分都是他祖父旧部,若圣上有意守住望月关,那他领兵前往北疆,或许是迟早的事。

到那时,该就能揭开当年祖父和父亲、兄长埋骨边关的真相了吧。

“燕远,燕远?”林悠伸出手来在燕远面前晃了晃。

燕远从飘远的思绪里回来:“辛苦悠儿了。”

林悠笑笑:“我们从小一道长大,怎么这会反而跟我客气了?”

铺开纸墨,在燕远和林悠的补充下,商沐风替池大人写好了要呈给圣上的奏报。

商沐风出身扬州商氏,是实实在在的书香门第之后,虽说如今不过在户部任了一个主事,但他可是大乾目今最年轻的进士,前途不可限量,他写这么一份奏报,自然滴水不漏。

燕远心满意足地将那份奏报收好,这才与商沐风林悠一道,心情甚好地出了这个隔间。

春秋酒馆就得名被林悠和燕远他们用作暗号的春秋酒,别看这里铺面不大,但酒香菜佳,顾客却是络绎不绝。

燕远三人从楼上下来时,正赶上厅中不少士子打扮的年轻人聚在一道说话。

春闱刚过不久,再过不多时日就要放榜,这些进京赶考的书生焦急等着成绩,时不时就会到京中各处茶楼酒馆小聚。

这会好一些人围着中间的一个,也不知道是说了什么,竟是意外地热闹。

林悠难得偷溜出宫一趟,有热闹便耐不住性子去瞧。她不记得前世有什么关于书生的事,是以越发好奇。

燕远和商沐风见她好奇,自然也跟上去,两人一左一右,正将她护在了当中。

但见那些人围着的,赫然也是个士子打扮的年轻公子,只不过他身上穿着布料显然比周围一众人好了不少,一看就是有些家底的。

此刻他正与另几个士子论辩,说的好巧不巧,就是有关胡狄的事。

“战争一向是最劳民伤财的,人人都想以武力解决问题,可武力真的就都能解决吗?那接连的战事,受苦的还不是边关的老百姓?”

他声音干脆利落,倒不像他清瘦的身影给人的文弱感。

“诸位倒是群情激愤,想要打得那胡狄人跪地求饶,可战场上刀剑无眼,倘若要打出关外,得有多少将士青山埋骨?那些将士也是旁人的儿子、丈夫、父亲,他们倒下了,又有多少个家庭劳累?”

已经有人被他说动了,应和着点头,但也有人不同意:“你说不打就不打?那胡狄人要是偏要夺我们的疆土呢?”

燕远默默点点头,这中间的文人看着眼熟,不过说的话倒是太怀柔了些,他并不认同。

那年轻文人被人这么问,不免也有些急了:“自然是教化!圣人以礼治天下,便是胡狄人,倘若知礼守行,自然也能同我大乾和平相处。学子开蒙时所读三字经,第一句便是‘人之初性本善’,诸位难道都忘了不成?”

“此言差矣。”林悠突然出声,那些士子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那年轻文士显然愣了一下,没想到有人这么直白驳斥他的话,他寻了寻才找到声音的来处,见到竟是个身量不高的侍从打扮的人,不免更加惊讶。

只是再一细看,更令人震惊的还在后头呢,他怎么看这小侍从都是个姑娘假扮的。今日是什么日子?他不过出来喝盏茶,先是遇到有人一力主战,后竟连女扮男装的姑娘家都遇见了,当真奇了。

林悠没有理会各色的目光,她只是听着那文士的话,忽想起前世燕远战死沙场之后,胡狄人打进京城时的样子。

她前世也不明白,边疆的百姓和平相处难道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流血牺牲,非要有战争呢?可当她穿着嫁衣站在城楼上,看着那些胡狄人肆意践踏大乾的旗帜时,她忽然明白了。

“人的欲望并不魇足,拥有了一,就会想要二,就会想要更多。这位公子倒是想以礼治天下,可大乾物产丰饶,外族人觊觎良久,倘若给了他们机会,他们又怎会安于在关外仅是和平相处呢?”

这一袭话出,围观的学子们,又有不少墙头草似地纷纷点头。

这位“小书童”说得也有礼,他们之中许多是寒门出身,进京赶考这一路,可谓历经磨难,人的欲望到底有多深,他们之中许多人甚至亲眼见过。

年轻文士明显地愣了一下,他未曾想过,这女扮男装的姑娘,出口竟然会是这样的话。

“想不到罗大人也喜欢在酒楼里与人论道埃”

这年轻文士燕远不熟悉,林悠不认识,但商沐风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那人不是定国公的嫡长孙罗清泊又能是谁?

这罗清泊同他是一年考学,如今在礼部任了个职位,平日里与人打交道倒是不多,不过今日听其语,果然也和他父亲定国公一样,是个主张议和的。

商沐风猜测罗清泊不认识乐阳公主,所以才一副还欲争辩的模样。但定国公罗向全可是罗贵妃的父亲,商沐风多少知道那小公主在宫里不受罗贵妃的重视,是以不愿让林悠陷入麻烦里。

再就是,他看到燕远身侧的手,已经攥成拳头了。

罗清泊可没练过武,商沐风丝毫不怀疑,燕远一拳,可以打两个罗清泊。他还是不希望发生什么人命官司的……

商沐风想着自己可真是个好人,便默默走上前,挡住了林悠,也挡住了燕远。

“怎么,罗大人不认识在下了?”

那愣怔的罗清泊终于反应过来了,连忙也行了一礼:“原来是商大人,方才不曾注意,见笑了。”

那围着一圈的士子听见这两位互称“大人”,脸色都变了变。

罗清泊见状,也知商沐风给了他台阶,差不多该下了,便道:“多日不曾见商兄,莫若到寒舍小聚?”

商沐风笑道:“天色不早,在下还有些事务不曾处理,改日再与罗大人一会。”

体面地道个别,商沐风三人与罗清泊前后从那春秋酒馆走了出来。

夏风还带着些许午间的燥热,罗清泊站在酒馆门前的阴凉里,目送商沐风三人走远,瞧着那有几分熟悉的背影,忽然间想了起来。

那一直站在旁边沉默不语的,不正是前几日父亲还提起过的燕少将军燕远吗?

只是那位女扮男装的姑娘又是谁呢?是商家又或燕家的丫鬟吗?若以那般身份,有那样见识,倒是让人刮目相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