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公主与少将军 > 第85章 粮草先行

我的书架

第85章 粮草先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乾嘉十八年的这个即将到来的冬天, 对于整个大乾来说,可并不好过。

在那日想到“粮食”这件事后,林悠在此后一段日子里,便在各种事情上都留意关于粮草的消息。

大军出征自然是带了粮草的, 可这次与胡狄对峙, 显然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结束, 待再过一段时间, 后方运送的补给就会越来越重要。

林悠前世不曾关心过这些,今生为了燕远, 也为了大乾能得胜, 她在半个月内,就将整个粮草运送,乃至大乾境内粮草的调运、买卖,摸了个门清。

她也不曾想到, 原来这能摆在桌上的一餐一饭, 都是几经波折,来得殊为不易。

多亏了林谚和林谦两位兄长, 否则这牵涉的律例、规矩太多,她可根本在这几日之内理不清楚。

而将这些都理清了, 有个问题也便越发引起她的注意。

按照大乾的旧例,似燕远这般出征的,若是朝中增派了粮草, 是由北疆传信、兵部呈文书,而东西则是要从户部出来, 最后交由京中守军派兵护送。

一批粮草前前后后要经过多人之手,看起来谁也别想一手遮天,而反过来, 中间不管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最后都会影响北疆的战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间过去太久,林悠已然想不起前世燕远在北疆时关于粮草的事情,她只隐约记得六年里大皇兄曾押送过一次补给,在过了三叠山后,遇到了一伙胆大包天的土匪,虽然最后粮草还是送到了,但大皇兄受了很重的伤,险些丧命。

胡狄的商队做的是药材和皮毛的生意,闻沛找到她时说的是粮草和皮毛的生意,药材、皮毛,往来与北地和京城乃至大乾南方的商队,大多都是做这两种生意,原因很简单,因为胡狄的药材和皮毛能在大乾卖出价钱,可粮草为什么能和这两种东西相提并论?

大乾土地广袤远胜胡狄,每年粮食收成自然也会比以游牧为生的胡狄更好,闻沛做皮毛生意,林悠尚能认为他是和胡狄人有来往,可他,或者他身后的人凭什么笃信粮食能在大乾卖出高价?

换言之,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粮食能卖出十倍甚至二十倍的价钱呢?

“公主,公主?”青溪抬手在林悠面前晃了晃,“午膳好了,先吃点东西吧。”

林悠一下回了神,收回目光看向面前摆着的午膳,得了她的吩咐,近来御膳房准备的午膳都清淡简单,一碗白粥熬得软糯,是她特意着青溪要的,此刻正飘散出最朴素的米香来。

“青溪,你知道一样东西,会在怎样的时候,突然间翻着倍的涨价吗?”

青溪微微愣了一下,想着许是公主不了解百姓里置办物件的那些灵巧心思,于是笑道:“公主不常买东西许是不知道,这东西,也讲究个‘物以稀为贵’,凡是少的,买不着的,那就是贵的,若是公主有什么东西想买,定是要挑这东西大量出现的时候,那会才最便宜。要不怎么百姓们都是夏季里吃瓜,冬季里喝汤呢,不光是冷热,这瓜在夏天熟,东西多了,自然就便宜了。”

林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拿起勺子盛了一勺粥送入口中。白粥里什么调味的都没有,只有纯粹的米香味,浅浅淡淡萦绕唇舌。

“物以稀为贵”,倘若如青溪所言,那这粮食什么时候会贵呢?自然是没有粮食的时候,所以才有没良心的商人囤积居奇,把吃的东西卖出高价钱。

“不对!”林悠忽然扔下勺子站了起来,把青溪吓了一跳。

“公主怎么了?可是这些东西不合口味?”

林悠摇摇头:“不吃了,我要见严大人,你让小山找人给严大人传信,我在燕府等着他。”

燕府里,因着老夫人上了年岁,屋里已经架起了炭火。

自打燕远出征,林悠已来了这里许多次,半数是陪着老夫人解闷,半数则是借着燕府的掩护,见商沐风或者淳于婉。

燕老夫人也习惯了,这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公主,如今越来越有小大人的模样,燕老夫人姜氏瞧着心内感怀,也不介意她借着燕家打掩护。

不过今日见的人有些奇怪了,竟然是刑部的侍郎严苛严大人。

燕老夫人诰命在身,虽然不在朝堂,可对朝堂中事也算了解,这位严大人可是以断案严明出名,不知那小公主见他又是为了什么。

在燕府的花厅里,林悠见到了严苛。

论理她与这位严大人统共也见了不到五面,可事情紧急,她却也懒得说那些客套之语,待严苛来了,便单刀直入,直说起关于粮草的事来。

她的猜想,便是与闻沛有关的人,想在北地的粮草上动心思。

如今已入了十月,大军出征已有两月,这期间已从三叠山外的郡县调过粮食过去,但从近来北疆的消息看,与胡狄的战事一时半刻结束不了,战事不结束,后头的补给就不能断,迟早得从京城,从周边的州县调粮食过去。

若是真有人把这条路掐断了,到时掌控了粮草这道命脉,想要如闻沛所说,十倍二十倍的提价,根本就不是空想,而是真的能实现的。

严苛听得眉头紧皱,只是他仍旧保持着理智:“公主殿下所说甚多,但这些都只是猜测,倘若没有证据,微臣也不能贸然给人定罪。”

“若不是这件事紧急,我也不可能这时候见你,那闻沛,绝不能让他再这么逍遥。”

“殿下所说微臣明白,只是那闻沛近来甚为小心,微臣虽已有所布置,但也要等鱼咬了钩才能收网。”

林悠是真的有些急了:“就没有办法再快一些吗?我听二皇兄提起过,北疆有镇北军和出征的两万大军,粮草万不能断,兴许过不了多久,京城就要再调粮去,那闻沛当初敢找我担保,必定是真有什么暗地里的路子,若是不能阻拦他,难道等着他哄抬粮价吗?”

严苛沉默了许久才终于下定决心道:“殿下容禀,据微臣目前所查,闻沛近来与京中多位世家子弟有所往来,北疆战事未停,大乾,不能先从里面乱了啊。”

“京中的世家子弟……”林悠面色忽地冷了下来,“是谁?”

严苛面露难色,但他忽然想起当初商沐风找到他时说的那些话。

罗家倒台,牵连甚众,已经很明显地告诉他们,这京城里真正为大乾好,为大乾百姓考虑的,早就剩不了几个了,签了生死状,豁出命都要去代州的燕远算一个,敲了朝夕鼓,留在京城却从未因公主身份偏安一隅的林悠也算一个。

严苛深吸了一口气,他有个习惯,没有证据的事情一向不会多与旁人言说,但今日,似乎要破例了。

他拿起手边的茶盏,倒了些水在桌上,而后蘸水写下了三个字。

林悠垂眸看去,正是——顾平荆。

“公主今日见了严大人,看来颇有收获。”

送走严苛之后,林悠陪着老夫人在府中散步。

已是深秋,黄叶委地,燕府之中越显空旷,往常燕远练武的空地上,此时只剩下搁置兵器的架子,因有侍从每日擦拭,故而瞧着倒是像仍有人在用一样。

林悠重生之后,自己都觉得比之前世勇敢了不少,但每到了燕老夫人跟前,就还是不自觉地想把自己当个不懂事的小姑娘。

“悠儿也不过是想多些努力,倘若能帮到燕远一点呢。代州那么远,他一定忙于战事,连封信都不曾有过。”

燕老夫人看着林悠的样子,一下笑了出来:“小乐阳是委屈了呀,放心,等燕远回来,祖母替你教训他。”

林悠又展颜而笑:“燕远最怕老夫人了,有老夫人给悠儿撑腰,悠儿再没什么可怕的。”

“可外头到底是不安全。”姜氏抬起视线,看着庭院里飘落的树叶。

林悠似有所感,愣了一下方道:“悠儿有分寸的,不会做那些冒险的事……”

“好孩子,你不必解释,老身也是过来人,明白的。可那朝堂上的事到底错综复杂,远儿在北疆,也定是希望你好好的,平安的就是了。”

林悠扶着老夫人的胳膊,顺着老夫人的视线看向院中的落叶:“应当还有段时间才会运新的粮草去代州,只要在这之前能有所收获,莫让人真打上粮草的主意,那就行了,悠儿会注意安危的。”

只是啊,这世上的事大多并不会按照人们所想的那样去发展。

就在林悠见过严苛后三日,从代州忽然传回了一封急报,具体说了什么,除了乾嘉帝没人知道,但这封急报一回来,六部便在圣上的命令下加急筹措粮草安排运送,却已让人对那急报的内容可窥一斑。

“什么?”淳于婉惊得捂住了嘴,还好是在定宁宫,她这么大的反应才没引来什么麻烦。

实在是方才听到的话太过让人意想不到了些!

“你可知道那地方有多远,那可是代州!悠儿,我拿你当亲姐妹,你可实话告诉我,你出过京城没有?”

林悠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

淳于婉抓着她的胳膊晃了晃,好像是想晃醒她似的:“你连京城都没出过,你就想跟着运粮草的队伍去代州?悠儿,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

作者有话要说:  林悠:异地?怎么可能异地!

淳于婉:商沐风和司空珩说得都对,你们夫妻简直疯了……

商沐风&司空珩:(虽然不敢说话但疯狂点头)

感谢小天使 迷、衣柜 的营养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