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士不夺缘法轻财造地育侣建成道 > 第七十五章 似曾相识的一幕

我的书架

第七十五章 似曾相识的一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凰古林,断崖,安建派。

  自从建筑规模不再扩大,这里的景象就仿佛凝固,一直没有变化。

  风吹过竹林,竹叶发出沙沙声,几片枯黄的竹叶被风带起,缓缓落到地面。

  形似燕子的鸟儿从林间飞出,后方跟一只像鹰的大家伙。

  眼看燕子就要被追上,忽然穿过安建派的护宗阵法,它身后那只鹰却一头撞上一层无形屏障,僵硬落地。

  燕子趁机逃出生天,鹰在原地爬起来,甩了甩脑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稍后,鹰再次飞起,寻找新的目标。

  “怎么又有傻鸟撞上来,这个月第几次了?”

  修炼场上,安闻见转头看一眼某处,又转回来。

  身体保持打坐姿势悬空,面前是一团直径约一米的球形流体,正被安闻见用双手控制,不断改变形状,在不同建筑和阵法之间快速切换。

  “变形速度还行,灵力流动也很顺畅,完全符合预期,不枉我耗费三年时间炼制。”

  安闻见很满意,控制面前的流体聚合,变成一块边长三十公分的立方体板砖,塞进袖子:“时候不早,小芙差不多该喊…”

  “闻见,吃饭了!”

  安小芙的声音适时在耳边响起。

  安闻见微笑着传音回复:“就来。”

  一旁演武场上的嘉怡也大步流星走过来。

  十多年过去,嘉怡的身材越发玲珑有致,宽松的练功服都不足以掩盖其傲人的体态。

  因为炼体小有所成,嘉怡身体强度提升明显,即便身形曲线弧度变大很多,且没有辅助支撑的内衣,整体依旧昂扬挺拔,没有丝毫下垂迹象。

  唯独身高,不知为何,十年前开始就不再变化,被安小芙稳稳压一头,好在有维持孩童体型的喜垫底。

  安闻见外表变化也挺明显,高了,壮了,更好看了——最后一点是其他人(安小芙)说的,安闻见自己没有什么感觉。

  顺带一提,安闻见现在的发型,是安小芙给理的。不像大多数修士那样留长,是恰到好处的短碎发,看上去十分精神。

  两人并肩来到食堂,安小芙正穿着围裙端上最后一盘菜。

  喜打着哈欠,躺在一面白色平板上,由蛛丝吊着,从另一个入口缓缓过来。

  抬头看,房间顶部,白色的蛛丝似乎已经在整个建筑内部蔓延开。

  “你这个小懒鬼,连路都懒得走了吗?”

  安闻见笑骂一句,单手把喜从平板上拎起来:“每天不修炼,就知道吃饱睡,睡饱吃,迟早胖成一颗球。早上给你安排的功课做完没有?”

  “做完了,哈啊~”

  喜打着哈欠:“反正我自己修炼的速度也赶不上闻见你,不如做点别的事,躺着等你突破就好。”

  “虽然你说的是事实,但听起来怎么就让人不爽呢?”

  安闻见思考几秒,道:“决定了,今天开始,你和嘉怡一起锻体,至少要达到她训练量的三分之一。”

  “噫!!”

  喜吓到跳起来,树袋熊一样抱着安闻见,泪眼汪汪:“不~要~啊,嘉怡那个训练量,就算三分之一也会死蛛的!”

  “才不会死。”

  安闻见完全不为所动,用力把喜从身上拿下来:“你这样下去才会出问题,再说就把训练量加到一半。”

  喜立即止住哭腔,乖乖坐到自己的专属椅子上。

  “叫你别这么懒,不听,被闻见罚了吧。”

  安小芙笑着给喜夹菜:“多吃点,吃饱和嘉怡好好练。”

  经过十几年发育,安小芙的身体终于逐渐长开,少了青春靓丽,多出几分成熟妩媚。然而,身体曲线还是当年那样,前后都看不到起伏,仿佛一柄笔直的剑。

  “我也觉得喜应该多锻炼。”

  嘉怡少见地发表意见:“虽然经过化形后,和人类很接近,但体质应该比普通人强很多。充分锻炼的话,不一定比我这样的体修差。而且,只要身体强度上去,闻见就不用担心自己提升太快,导致喜出现修为超过身体承受范围的情况。”

  “啊?”

  喜一惊:“修为会超过身体承受范围吗?”

  “过去不会,不代表将来不会。”

  安闻见用筷子指着喜:“你的境界不是自己修炼突破,身体缺少逐渐熟悉的过程。万一我突破速度太快,而你身体没能经受住快速提升的境界,真会出事。”

  “好吧。”

  喜一脸认命的模样,大口吃饭。

  “闻见,”

  安小芙忽然问:“你之前说的阵法,研究进度如何?”

  “不太顺利。”

  安闻见平静地说:“我去年才凝结元婴,现在灵魂强化不太明显,对空间感知不够。”

  “诶~想不到闻见你也会遇上难题。”

  嘉怡有些感慨道:“我还以为这世上没什么能难住你。”

  “能难住我的问题有很多。你以前问的问题,我不就有很多不知道?”

  安闻见说着大实话:“不过,已经有一点眉目,再过个两三年,传送阵应该就能布置出来。”

  “到时候,我们不管遇到什么危险,都能第一时间逃走是吧。”

  安小芙一脸无奈道:“都已经达到元婴境界,居然还想着逃跑,闻见你是有多怕死?”

  “毕竟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安闻见严肃道:“我已经凝聚元婴,就算有个万一,大不了放弃身体转修散仙,但你们还做不到。所以必要的保命手段得多准备几个,否则我不放心带你们外出游历。”

  “是是,说起这些,总是你有理。”

  安小芙笑道:“二十多年都过来了,我不介意再等两三年。”

  逐渐习惯这样的日常后,她开始慢慢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如果总有一天会找过来的那群人不在的话。

  “老实说,我现在对传送阵已经完全理解。无法布置的主要原因,在于缺少对‘空间’的认知。”

  安闻见努力解释:“打个比方,我面前有一扇门,我已经找到开门的钥匙,开门的具体办法我也知道,但我找不到钥匙孔在哪儿。”

  简单易懂,就连喜都点头表示明白。

  “所以说,如果有机会让我直接观察或者感受空间变化,我可以立刻掌握传送阵。”

  安闻见总结,并无奈表示:“可惜,不知道哪里有。”

  话音刚落,在场四人同时转头看向宗门大门处——有修士穿过护宗大阵,而且是元婴境界的修士。

  “别紧张,能这么轻松穿过护宗大阵,肯定不是敌人。”

  安闻见站起:“我去看看,你们慢慢吃。”

  “我吃饱了。”

  安小芙放下筷子,取下围裙,身影一闪,已经在安闻见身边:“一起去吧。”

  安闻见笑道:“好。”

  两人很快来到大门,发现他们目标的修士正一脸兴奋地“玩弄”护宗大阵。

  强烈的既视感,让安闻见第一时间想起她的名字,以及当初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况,忍俊不禁,用上传音技巧,大声道:“水晴道友,许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喜欢阵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