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不了了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剑的概念?”

  安小芙开始不明白:“什么意思?”

  “简单说就是——”

  安闻见:“你认为什么是剑?对你而言,剑又是什么?”

  “剑是……”

  话到嘴边,安小芙忽然停住,半天说不上来。

  她想到很多回答,但此刻才发现,这些答案没有一个能让她自己感到满意。

  “闻见,我好像,真说不清楚剑是什么。”

  思索好一会儿,安小芙皱起眉头说:“不过对我来说,能用来斩开目标的,就是剑。”

  “别想太复杂。”

  安闻见伸手抚平安小芙皱起的眉头:“剑是人创造的兵器,也仅是兵器。既然你觉得只要能斩开目标就行,便不用拘泥于具体存在的剑。”

  “若不是具体存在的剑…”

  安小芙坚持问:“该如何御使,又该如何挥舞?”

  “用心。”

  安闻见竖起右手大拇指,对着自己的心脏,说:“手中有剑不是剑,心中有剑才是剑——虽然我完全无法理解,但以小芙你对剑的天赋,说不定能有所感悟。”

  “用心,唔……”

  安小芙低头沉思,默默走向修炼场。

  【好险,总算唬住了。】

  安闻见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希望能让她领悟久一点。】

  【接下来…去看看喜学得怎么样。】

  安闻见朝另一个房间走去:【化形后的脑子,应该比以前好使很多,但学习效率没有提升,肯定是她太懒,得想办法多给她一点压力。先制定一个“十年计划”,五年阵法,三年符箓,再加两年炼器或者炼丹……炼器吧,可以用她自己生产的蛛丝当做练习材料。】

  此时,正在自己房间摸鱼的喜,忽然感觉背后一凉,刚想确认是不是有敌人出现,就看到安闻见从门口走进来:

  “喜,你好像蛮闲的嘛。我给你制定了一个‘简单’的修行计划,快来看看吧~”

  ……

  凰古林内,万年和另外两个常青派弟子正沉默地前进。

  “玉竹师兄、苏子师姐,”

  万年忽然开口:“刚才,你们应该有注意到,那个平安宗主有问题。他肯定知道什么,甚至缘藤长老和广蔓师弟失踪就是他做的!”

  “万年,冷静点。”

  玉竹语气非常平静,甚至有一点冷漠:“你说的,我们都知道。但你应该也明白,我们没有证据,整体实力也是对方更强。”

  “抛开玉竹说的两点,我们也没有足够理由或者借口对他动手。”

  苏子补充道:“虽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缘藤和广蔓都还活着。宗门虽然派我们出来寻找,却不怎么着急,更不会为了找他们而与安建派为敌。那个宗主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从头到尾态度都很好,甚至主动发下天道誓言,让我们连发难的余地都没有。”

  “可,就那样不管缘藤长老和广蔓师弟吗?”

  万年一脸不甘心:“百花楼副楼主已经开始闭关,突破在即。我们常青派又要被压过一头。缘藤长老失踪前也快突破,只要能找到,很有可能成为我们宗门第二个炼魂境修士,宗门就不会……”

  “那你说说,我们要怎么找?”

  玉竹怼道:“用嘴巴说到那位平安宗主良心发现,然后承认事情和他有关?还是尝试用武力制服,然后被他当场镇压?”

  万年无言以对。

  “小万年,好好想想,为什么宗主在他们父子失踪后足足半年,才让我们出来寻找。”

  苏子轻轻在万年头上一拍:“缘藤长老对宗门一直没什么归属感,广蔓更是被宗门大部分同辈弟子所厌恶。就算缘藤长老没有失踪,也顺利突破,对宗门也不一定全是益处。或许,他们父子像这样莫名其妙地失踪但活着,才是最好的结果。”

  明明已经修行到寒暑不侵,万年却感觉浑身发冷。

  之后,常青派缘藤长老与其子广蔓失踪一事,正如苏子猜测的那样,逐渐不了了之。

  安建派恢复往日的宁静。

  安闻见规划好四人当前修行阶段的每一天,循序渐进,稳定进步。

  喜在安闻见的督促下,默默实践“十年计划”,但摸鱼之心不死,每天都为了摸鱼,跟安闻见斗智斗勇。

  殊不知,这正是安闻见计划的核心内容。

  安小芙一边努力摸索安闻见说的“念剑”或者说“心剑”,一边积极钻研剑阵、剑符、炼制剑器等能够与剑挂钩的副职业。一有机会,她就找安闻见征求意见,然而每次都很快被打发,期待的恋爱关系毫无进展。

  不过,安闻见暂时没有对哪个异性表现出好感,加上安建派很少和外界修士接触,安小芙认为,自己有足够多的时间和机会,可以徐徐图之,不必着急。

  嘉怡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剩余时间几乎都在锻炼,进步速度比安闻见预想更快。

  但嘉怡使用的,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修炼法门,安闻见担心会出现问题,于是隔三差五就会专门抽空确认嘉怡身体健康状况。

  好在情况一直很稳定,没有出现安闻见担心的修炼法门不兼容问题,也没有出现其他负面影响。

  倒是嘉怡的身材,几乎每隔几天就能感觉到变化,成长速度可谓日新月异,安闻见都不禁为之侧目。令安小芙羡慕之余,对嘉怡的关注和警惕有所增加。

  时间在这份宁静下,飞快前进。

  ……

  凰古林外,距离安建派近千百公里,一座豪华的庄园内,一群修士正在谋划:

  “大哥,昨日,庄里人在凰古林边缘地带,发现一个刚诞生的‘秘境’。”

  “具体地点?”

  “在我们和百花楼一直争抢的一带。”

  “偏偏在那种地方…”

  “大哥,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只要操作得当,足够让那群女人喝一壶。往后在低灵域,就没人能与我们作对。”

  “你有好点子?”

  “我们率先发现秘境,主动权在我们手里。只要在她们发现之前,进入秘境内动点手脚,然后假装和她们同时发现,再把消息传出去。按照那群女人的习惯,一定会邀请其他宗门一起探索秘境。届时,我们只要利用在秘境里的布置,就算人数不多,也够坑他们。”

  “你们怎么看?”

  “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只关心自己出剑够不够快。”

  “你呢?”

  “大哥,你是知道我的,只要能增加对剑的感悟,我什么都做。”

  “就剩你了。”

  “大哥,你还不懂我吗?百花楼那群女人,我馋她们身子好久了。”

  “那就这么定下。你们带上老六,尽快去秘境完成布置,安排好传消息的人。我会想办法暂时转移那群女人的注意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