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坠崖(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闻见,最近一年,你不是在建房子就是在布置阵法,难得空闲又教喜阵法,修行方面真的不要紧吗?”

  这天中午吃饭时,安小芙一脸担忧地问:“你以前还跟我说,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再这样下去,你会不会从金丹退步到筑基?”

  “谁跟你说我没有修行?”

  安闻见一本正经道:“建房子和布置阵法,就是我的修行方式。”

  然后安小芙和喜默默盯着他看。

  “咳,开个小玩笑嘛。”

  安闻见尴尬地清清喉咙,说:“你们应该知道,我们现在用的修行之法,只需正确地吐纳。而我已经将吐纳化作身体本能,代替普通呼吸,所以,我时时刻刻都在修行。”

  “将吐纳化作身体本能?”

  安小芙两眼瞪大:“还能那么做!”

  “当然能,不过很困难。”

  安闻见一脸沉重地回想自己过去所做的努力:“你天赋比我好很多,没必要遭这份罪。”

  “我不怕!”

  安小芙坚定道:“闻见,教我。”

  一旁的喜就贯彻咸鱼态度:“嘶~(我就算了)”

  “你这么上进是好事。”

  安闻见点点头,找出当年那块很多次想要丢掉的阵盘:“拿好,只要你能坚持戴在身上,不用灵力或者术法对抗上面阵法的效果,很快就能将吐纳变成身体本能,代替普通呼吸。”

  “这么简单?”

  安小芙淡定接过阵盘,马上挂身上:“闻见你当初花了多久?”

  安闻见仔细回忆,道:“前后加起来,差不多三个月。”

  “这不是挺快?”

  安小芙自信道:“我争取在两个月内掌握!”

  安闻见笑而不语。

  ……

  高耸如云的山峰,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女人,身后跟一个活泼的小姑娘,两人皆闲庭信步。

  “师傅,城里好多好玩的跟好吃的,真有意思!”

  小姑娘问漂亮女人:“等我境界突破,您能不能带我再去一次?”

  “行啊。”

  漂亮女人跟着笑起来:“等你突破,我就带你再去一次。”

  “好耶!”

  小姑娘开心地蹦跶起来,接着抱住漂亮女人的手臂:“师傅最好啦!”

  被抱住时,厌恶的表情在漂亮女人脸上一闪而过,紧接着想到什么,转而开心地笑起来。

  两人一直往高处走,直到天快黑,才来到山顶。

  “师傅,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小姑娘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来这里帮你突破啊。你不是一直问我怎么突破蜕凡境吗?”

  漂亮女人从手腕上的储物手镯里取出布阵材料:“这座山是附近灵脉的末端,同时也是连接其他灵脉的过度区域。只要配上专门的阵法,就能帮助你快速完成突破。”

  “原来如此!”

  小姑娘一脸恍然大悟:“师傅对我真好!”

  “谁让我是你师傅呢。”

  漂亮女人开始布置阵法,动作麻利,仿佛做过很多遍,嘴角带着莫名的微笑对小姑娘说:“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好好报答师傅。”

  “当然有!”

  小姑娘拍着胸口,认真说:“不管师傅让我去做什么,我都会做到!”

  “嘉怡真是个好孩子。”

  漂亮女人对小姑娘微微一笑:“来,到阵法里面修炼。”

  “好!”

  小姑娘-嘉怡,径直走到阵法中心,坐下,开始修炼。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漂亮女人眼盯着怡在阵法中间坐下,果然启动阵法。

  嘉怡感觉到一点难受:“师傅,我感觉有点难受。”

  漂亮女人的声音适时传来:“突破蜕凡境都是这样,过一会儿会更难受,你千万要挺住,别分心。”

  于是嘉怡更专注了。

  难受的感觉逐渐变成疼痛,但嘉怡牢记师傅的话,咬牙坚持。

  随着时间流逝,疼痛感越发强烈,嘉怡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撕裂一般。

  眼看就要坚持不住——

  “嘉怡!挺住,马上就要成功了!”

  来自师傅鼓励的话,仿佛一针强心剂,让嘉怡迈出最后一步。

  身体被撕裂的感觉消失,疼痛仿佛虚幻一般远去。

  “呼…”

  嘉怡长舒一口气,睁开眼睛,看到漂亮女人脸上灿烂的笑容,顿时觉得之前的疼痛不是那么难以忍受,起身:“师…”

  嘉怡站起到一半,突然脱力,倾倒,摔在地上:“诶?身体怎么,没力气……”

  “强行剥离灵根,没有当场昏死已经很了不起。要是你还能站起来,我都怀疑你灵根是不是没有彻底剥离。”

  明明是熟悉的声音,此刻却显得陌生。

  “师、傅…”

  嘉怡颤抖着身体,吃力地抬起头。

  她看到,一根散发着土黄荧光的条状物,被自己叫了二十多年师傅的女人攥在手里,依旧美丽的面孔,却没有往日的慈祥、和善,多出几分邪魅、疯狂。

  漂亮女人把手里攥的土黄条按在自己的腹部,很快吸收到体内。

  “啊~这就是极品天灵根吸收灵气的感觉吗,真是,太棒了!”

  女人一脸陶醉,显出几分放浪。

  陶醉过后,女人的目光终于转到嘉怡身上:“嘉怡,你现在,是不是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啊?”

  “师、傅…”

  嘉怡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为、什么?”

  “夜晚还很长,我不介意跟你慢慢说,”

  女人一脸陶醉地抬头看一眼月亮,低下头坏笑:“但你好像撑不到最后…那就听到哪儿算哪儿。”

  “我想想,就从二十八年前,我经过你出生的村子开始说吧。”

  “对了,这些年你一直叫我师傅,不知道我的名字。不过我也有点记不起来自己叫什么,那些知道我的人,都叫我‘骨美人’。是不是跟我很相称,毕竟我这么美~”

  “但是你知道吗?二十八年前,我经过你出生的村子时,发现那个村子里的女人,居然都·比·我·美!”

  “明明只是一群连修行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低贱凡人……所以我决定把村子里所有人都清理掉。但在清理过程中,你猜我我发现了什么?一个具备极品天灵根的婴儿!”

  “你知道我当时什么心情吗?”

  “当然是开心得不得了!因为我恰好知道怎么剥离灵根,再把灵根变成我的!”

  “不过剥离灵根还挺麻烦,我不但要让那个婴儿活着,还得想办法照顾她,养大她,教她读书写字,甚至修行……”

  “对,那个婴儿就是你!”

  “二十八年,你知道我这二十八年是怎么过来的吗?我每天都要小心躲避那些道貌岸然的修士追杀,还得顾好你!看着你一天天变美,我恨不得马上掐死你!但你要是死了,我该去哪儿找天灵根?”

  “所以我只能忍啊…忍啊…终于忍到今天!”

  “哈哈哈……就是这个表情,我一直想看你这个表情!你现在是不是在想,自己为什么活着?”

  “让我告诉你吧,答案就是你的名字——嘉怡,嫁衣,你活到现在,就是为了给我做嫁衣啊!”

  “……”

  “唉,你还真是顽强,居然一直听到最后。还想等你昏死过去再动手。怎么说,我也养了你二十八年,算你半个娘,有点下不去手杀你。”

  “没办法,就让你在断崖下自生自灭好了。”

  “记住,若是有下辈子,千万别再比我好看。”

  嘉怡瞪着双眼,看视野里的女人飞快缩小,直到看不见,最后撞上什么,发出“砰”一声巨响,便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sitemap